珍惜聖緣 背法修心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一日】

一、我隨八十七歲母親喜得大法

我母親原來是一個虔誠的佛教徒,在佛教中修了四十多年,她常年吃素吃齋,不沾葷,不殺生。可是在她八十七歲那年,也就是二零零四年,一場大病折磨得她心力交瘁,身心俱衰,她患上了嚴重的糖尿病,胰腺炎病、胃病。疾病的疼痛使她無法忍受,好像生命走到了盡頭,看來佛教也救不了她的命。

我弟弟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就把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講給母親聽,每天陪她學法、煉功。我母親得法後,渾身的疾病一掃而光,無病無痛,非常幸福,而且人也顯得年輕了許多,頭上的黑髮比白髮多。從此以後,我母親走進了大法修煉。

我弟弟由於修煉法輪功,遭到了中共殘酷的迫害,被抓被打被抄家,最後被誣判入獄。弟弟被非法關押之後,陪母親學法的任務就落在了我身上,當時我還沒有修煉大法。

我把母親接過來一起居住。母親來我家之後,我天天陪她學法、煉功。母親不識字,我就一個字一個字的教她念。母親眼睛不太好,我就把大法書的字放大,打印出來給她看。母親每天要發正念,我就把發正念的口訣印在硬板紙上,方便她用。後來母親可以把《轉法輪》讀下來了,還能把《洪吟》、《洪吟二》讀下來,甚至還能背出不少。到了二零零六年,我也得法了。

我每天督促母親煉功,我看著《大圓滿法》,一個動作一個動作的教她煉功,一個一個動作幫她糾正。慢慢的她的動作也越來越準確了,真不容易啊,畢竟是快九十的人了。有時我哥哥會買來補品,如人參、藥等,我就認真的給母親解釋,修煉人為甚麼不需要吃補品,她會樂意的接受。

母親修煉中遇到的干擾來自於佛教中的那些假佛、亂神,她經常晚上睡覺會驚叫、害怕。我安慰她,教她發正念解體邪惡,並且經常放師父講法錄音給她聽,告訴她有師父,有大法,甚麼也不要怕。所以,母親後來就習慣了求師父加持。

我母親腿腳不好,經常走不穩,就摔跤,可是,一摔下去,她就叫:「師父保護我!」所以母親從來沒有摔壞過,真是神奇!在這十年的實修中,母親有過兩次考驗,或者說是過關吧,她都在師父的保護下,在正念中闖過來了。她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正念越來越強。為了母親,我在自己家裏成立了學法小組,有了很多同修的幫助,母親進步很快。

母親的生命是師父延續來的,母親在我這紮紮實實實修了十年,已經九十七歲高齡了。二零一四年,她突然臥床不起,她意識中很想學法,可是身體衰弱,力不從心,而且耳朵也聽不見,所以客觀上受到很大影響,放鬆了學法,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我準備了很多尿不濕,還做了很多尿布,準備伺候她,讓她起碼活到一百歲。然而,她臥床一個月,就安詳的去世了。

同修打坐中看到,在另外空間裏,我母親是一位美貌絕倫的仙女。我很安慰,我母親修成了!回到天國世界去了!

我母親一生沒有參加工作,沒有退休金,沒有積蓄。她的錢幾乎都是我們兄妹給她的伙食費,去世後,我從母親剩餘的錢中,拿出二千元,捐給了大法真相資料點。

二、珍惜大法修煉機緣

我就是在母親幸運得法、絕處逢生後,在我弟弟被殘酷迫害,大法被詆毀和迫害的腥風血雨中,走進大法修煉的。由於每天陪母親學法,大法的法理也驚醒了我。每當我一打開大法書,師父的慈祥、法輪圖的玄妙,使我激動不已。

師父在《轉法輪》一開篇就說:「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1]「往高層次上傳功,大家想一想,是甚麼問題?那不就是度人嗎?」[1]「佛家講普度眾生這句話的涵義:是把你從常人最苦的狀態中拿到高層次上去,永遠不吃苦了,解脫了,他講的是這個涵義。」[1]「唯一真正要尋找你舒舒服服的沒有病,能夠達到真正解脫的目地,就唯有修煉!叫人修正法,才是真正的普度眾生。」[1]

博大精深的法理開啟了我的佛性,我終於明白了,師父是來度人的,是來普度眾生來了。我要修煉!我能行!於是在二零零六年,我義無反顧的走入了大法修煉。

我弟弟說,他做過一個夢,夢見我似一尊大佛從天而降,來到我的家中,然後我出生了。師父說過:「特別是中國人,大家知道,我過去講過,有許多天上的王、各民族的王、各個歷史時期的王,都轉生到那裏去了」[2]。通過學法,我知道我是從高層次上來的,我是與師父簽了約的,我是來助師正法的,我是來兌現誓約的。

我慶幸自己遇到了大法,有了信仰,找到了師父。我感謝師父把我從一個渾濁的、骯髒的、迷的世界帶到了一個美好的、純潔的、修佛的世界,帶我從一個物慾橫流、金錢至上的常人社會,走入了一個修煉真、善、忍的高尚群體。我和母親學法背法,比學比修,我們在大法中,變的寬容、忍讓、善良,我們在大法中脫胎換骨,褪去人皮,走向神。

後來我們通過學法,我們悟到:我們要走出去講真相,證實法,於是我帶著九十多歲的母親去向邪惡的公檢法要人,我們說大法是佛法修煉,大法弟子修煉真、善、忍沒有錯,我弟弟沒有犯法,要求立即放人。

三、我背出了《轉法輪》

師父在多次場合都談到學法的重要性。「大家知道,我在《轉法輪》一書中已經講過了,我說那裏邊那個法理非常博大,你看每個字的背後都是層層疊疊無數的佛道神,都數不清的。因為每一層次有每一層的理,每一層次有每一層的佛、道、神存在。你想想這個法該有多大。」[3]「如果你能夠認真的去看《轉法輪》這本書,你會發現他太珍貴了。裏面有許許多多的天機,只是在表面上看一看也會使人受益匪淺,一般人會明白怎樣的做人。不想修煉的人看不出內涵中的東西,看不到《轉法輪》裏高層的理,然而他包含的內涵相當大,可以使一個人修煉圓滿。還不止是圓滿,還能使一個生命昇華到更高境界中去。」[4]

走入修煉之後,我知道《轉法輪》是一本寶書,是一本天書。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都是天理,博大精深的法理震撼我的心靈,原來師父給我們創造了一部上天的梯子啊! 所以我就開始大量學法,尤其是學《轉法輪》,並輔助學師父各地講法。修煉一段時間之後,我開始有些懈怠,總覺的這本書已經看了很多遍了,好像進步不大,法理也不清晰,記不住。有時想找一句話,可是怎麼也找不到,這可能是自己學法不入心造成的吧。怎麼辦呢?我要突破這個東西,於是我決定背法。師父說:「你背下《轉法輪》來,對於提高是有好處的。因為你身體微觀上的那部份和你人的最表面都在背。」[5]「背下來的人當他遇到甚麼問題時,他一下就會想起法,所以他不容易做壞事。」[4]「自從開展背書後,學員不是做了事情以後去對照,而是在事前他就知道了該不該做,這樣非常好。」[6]

我一開始要求自己每天背五頁,爭取兩個月把他背完,可是談何容易!背了一段時間之後,就發現背了後面忘了前面,而且伴隨著各種心,甚麼不耐煩的心、著急的心、浮躁的心、畏難的心、想放棄的心,都起來了,看著這本厚厚的書,我有點洩氣了,覺的干擾很大。我與同修交流,有的說她也是背了很久,也背不了一點點,沒有堅持下來。怎麼辦?就這樣放棄,我不甘心。突然我想起師父好像說過:「人念佛號要一心不亂的念,心裏甚麼都不想,把大腦其它部份都念木了,甚麼都不知道,一念代萬念,「阿彌陀佛」的每個字都能顯現在眼前。這不是功夫嗎?一上來就能達到這一點嗎?達不到,達不到就肯定不能入靜,不信就試一試。嘴裏在那裏一遍接一遍的念,心裏甚麼都想:我們單位領導怎麼這麼看不上我,這月獎金給我這麼少。越想越氣,氣的夠嗆,嘴還在念佛號呢,你說能煉功嗎?這不是個功夫問題嗎?這不是你自己心不淨的問題嗎?」[1]是呀,功夫! 對!是功夫問題,既然是功夫,那就不能走捷徑。我告訴自己:背法也是在同化大法,也是修心的過程,不能有有求之心,不能急功近利 。

為了解決背了後面忘了前面的問題,我採取了一邊通讀,一邊背書的方式,就是讀書與背書結合起來。就是一邊通讀、熟讀,一邊背書。師父說:「你在背書的時候不會影響你通讀,也不會影響你因為不能通讀而造成不能提高。因為你在背書的時候,每個字背後都有無窮無盡的佛、道、神,每個字都能讓你明白不同層次的理。」[7]我每天讀書都讀出聲音來,這樣可以加深印象,而且能熟能生巧,讀的多了,不用想,後面的句子就會蹦出來,真的是一種功夫啊!我這樣要求自己,讀書時,不錯字,不漏字,注意語速,注意咬字清楚,注意上下文連貫,注意法理意思入腦入心。

這本書我現在已經讀背幾百遍了,現在我已經可以背出百分之九十多了,一開始的時候,我捧著書,看一行,眼睛不自覺的掃一下,眼睛不敢離開書。以後看一段眼睛掃一下,現在看好幾頁才掃一下,基本上可以離開書,把他全部背出來了。現在我背書的速度可以達到讀書的速度,而且幾乎很少出錯。別人聽上去,不像在背書,就像在讀書一樣流暢。我過去要求自己每天讀背兩講法,從二零一七年六月份開始,我要求自己每天背三講《轉法輪》。我覺的這種方法不會出現背了後面忘了前面,因為循環很快,三天或四天就一輪,所以背出來是很快的。

當突破一個又一個難關時,我發現越背越順,每當我溶入法中時,我覺的有一種置身於美妙仙境的感覺。背法的過程,也是修煉提高的過程。心靜的時候,背的很快,而且不怎麼出錯。我現在體會到:當我們真的橫下心去做一件事的時候,發現自身壞的思想去掉了,層次也提高了,各種執著心也放棄了。當然,我覺的能把《轉法輪》背下來,也不能說明我就把法學好了,大法背後的層層內涵是無窮無盡的。所以我不會滿足,我要繼續突破層次往上修。

四、在放下名利中提高心性

1.拒絕有償家教,拒絕回扣

我是一名中學教師,從教四十年,現在已退休了。走入大法修煉之後,我的思想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過去我是一個非常嚴厲的老師,是個非常強勢的人。我對學生要求很嚴,容不得學生對我說不,我對領導絕不買賬,說話咄咄逼人,不給別人面子。我修煉大法之後,周圍的同事們發現我變了:變的寬容,忍讓,變的善解人意,變的不爭不搶,變的隨和,禮讓,不佔便宜,變的看淡一切,尤其是名和利。

師父說:「為名者氣恨終生 為利者六親不識 為情者自尋煩惱 苦相鬥造業一生 不求名悠悠自得 不重利仁義之士 不動情清心寡慾 善修身積德一世」[8]。比如說我們老師有個公開的秘密,像我們這樣資深一點的老師,教學能力也強,教學效果也好,學生找上門來家教的很多,有的是同事朋友介紹來的,有的就是老師們的親屬、小孩,也有慕名找上門來的。時間久了,我們都有固定的生源,比如有一個學校的高三學生每年都有人找我家教,就是有償補課。自從我修煉法輪大法之後,我覺的大法弟子不能追逐金錢,不能追名逐利,於是我辭去所有的家教,一個不留。消息一傳開,很多老師不理解,很多家長找上門來,求著我把他們的孩子收下。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我才把所有學生勸走。我知道,能放下人的東西,就是層次的提高。

江澤民主導下的腐敗治國使社會道德塌方式下滑、崩裂,教育、醫療等無一倖免。我們學校和醫院一樣,也是有回扣的。老師幫學生買複習資料,一般的回扣都在百分之三十到五十。教書育人是教師的天職,我覺的教師這樣做是非常不道德的。開始拿這筆錢的時候,都有點像見不得人似的,知道是不對的。久而久之,反而心安理得了。人變壞多容易啊!教師也不例外,人心就是這樣變壞的,可是整個社會都這樣,連教育最後這一塊淨土都變髒了,人在其中隨波逐流,為名為利,不擇手段。我們每個老師教兩個班,共一百多人,一次回扣會有一兩千元。修煉大法後,我拒絕了所有的回扣,一分不領。有些無法拒絕,你拒絕,人家還覺的你怪怪的,別人不理解,我就把錢給班主任作為班費。堅持了幾年,人們也知道我是為數很少的幾個不要回扣的人之一。

2.金盆洗手,遠離股市

修煉前,我喜歡玩股票。因為整個辦公室的人都玩,從來沒覺的這有甚麼不對。就像師父說的,「在道德標準扭曲了的時代,一個人做壞事,你告訴他是在做壞事呢,他都不相信!」[1]而且大家都覺的這是娛樂,又可以玩,又可以賺錢,何樂不為呢?而且我這人做事,很容易執著,幹甚麼事情非常投入。我買了很多技術書,我有專門的炒股軟件,我學習了很多技術分析,甚至寫了幾本筆記,我掌握了很多炒股技巧,二零零七年正是牛市,我正躊躇滿志,想大幹一場。

自從看了師父的各地講法後,我恍然大悟,師父說:「炒股票就是賭,是在拿別人的錢。炒股票有的傾家蕩產的,你知道是甚麼滋味嗎?修煉人絕不能幹這些,那心怎麼修啊!」[9]「我說的是「炒 」股票,你們一定要記住啊,是「炒」股票,每天看看價目表的浮動啊,心簡直被它提上來扯下去,(眾笑)你怎麼修煉?修煉不了,你的心都在股票上怎麼修煉?簡直執著的不得了,比常人還常人,這哪是修煉人哪?根本就修煉不了,我是指這個。」[10]

師父這講的就是我呀!我知道了,原來這是賭博啊,所以我決定拋掉所有的股票,洗手不幹了。其實放下這個心是很難的,就像戒酒、戒煙、戒毒癮一樣,很難的。雖然戀戀不捨,但我去意已定。有一個好朋友聽說我要離開股市,很不理解,不知道我發生了甚麼事,說:「你做的這麼好,為甚麼要離開呀? 有錢都不賺呀! 」 她說:「打死我,我都不願離開,我是離開不了的了。」由於我真心離開,師父看到了我的決心,於是師父就幫了我。我全部資金出來後,清空賬戶,結果一看自己全部出局的資金,幾乎持平,不賺不虧。

我說我不炒股了,我丈夫以為機會來了,他說他要玩,我拗不過他,就隨他去。結果他一進去,就虧了幾個跌停板,嚇得他再也不敢碰股票了。我想應該是師父也在點化他吧。空倉後,我周圍都是股友,每天都充滿著誘惑,有的說:又跌了還不進去呀,還有的說,現在到底部了,你這時進去,一定賺。我守住這顆心,我不被他們左右,我硬是不為所動,我硬是堅定的走了下來。我是二零零七年離開股市的,當時行情那麼好,一般人是捨不得走的,但是大法弟子做到了。

3.放下對房子的執著

我公公與我丈夫在一個單位工作,家裏有一套住房,面積八十多平方米,三室一廚一衛,就是那種老式住房。公公一九七二年去世後,我丈夫頂替工作,房子自然過戶到我丈夫名下,幾十年來我們交房租費,水電費,而且因為這個房子,我沒有得到單位住房補貼,一萬三千多元。後來二零零三年,我丈夫單位進行房改,棚戶改造拆遷,按理單位應該分給我們兩套住房,我婆婆一套,我們一套。可是單位領導很不負責任,就分給我們一套六十五平方米的房子,就是按照「拆一還一」的拆遷政策,也不夠啊,也不合理呀!結果搞得我們全家矛盾重重,吵吵鬧鬧。

丈夫家人不是去找單位補足面積,而是直接找我們吵架,硬說這個房子是他們家的,必須寫婆婆的名字。我也不示弱,不讓步,我心不甘啦,我覺的這家人怎麼這麼壞呀,我平時不知幫他們多少忙,我曾經幫他們幾個外甥女補過課,幫他們轉學,甚至還親自教過他們,可是到了這個時候,就忘恩負義了,真是世態炎涼啊(當時我還沒修煉)。我找到他們單位評理,我去上訪,我找同學,找朋友,找各種關係,很多部門認為這個房子應該分給我們,是我們的。由於我多方奔走,按照政策,最後上面同意再分給我們一套經濟適用房,面積大概有七十多平方米。

但由於二零零六年,我走入了大法修煉,我知道我是大法弟子,我來到這裏不是來過舒服生活的,是來修煉的,師父說:「人家說:我來到常人社會這裏,就像住店一樣,小住幾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戀這地方,把自己的家給忘了。」[1]是呀,我們只是在這小住幾日,匆匆就要走的。「我們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東西,而我們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煉。」[1]師父還說過:「有的時候你看那東西是你的,人家還告訴你,說這東西是你的,其實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認為是你的了,到最後它不是你的,從中看你對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執著心,就得用這辦法給你去這利益之心,就是這個問題。因為常人悟不到這個理,在利益面前都要去爭,去鬥的。」[1]於是我聽師父的話,輕鬆的放棄了這套房子。可是沒想到的是,我這個媳婦放棄了,我丈夫卻不肯放棄,還跟我吵,所以我還要說服他。結果他們家皆大歡喜。

而且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他們一直以婆婆的名義要房子,可是到最後,婆婆卻做了一個很不明智的決定,把其中一套房子送給了小兒子,另一套給了二兒子。我丈夫是大兒子,我們卻甚麼都沒有得到。當然我們心性已經提高上來了,我們知道修煉人吃虧是福。

感謝師父慈悲苦度,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在新唐人電視討論會上的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舊金山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一》〈美國第一次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瑞士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在廣州對全國部份輔導站站長的講話 〉
[7] 李洪志師父著作:《歐洲法會講法》
[8]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做人〉
[9]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10]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