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教師學大法 師尊呵護渡難關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九日】

一、大法挽救我

我是一名家處偏遠山區農村的女大法弟子,今年七十七歲。

得法前,我是一名山村小學教師,在黨文化毒素的灌輸下,總想有個出頭之日。那時,家貧如洗,為了掙錢糊口,一九七零年三月,由同學介紹到一所小學代課,工資二十七元,七二年三月轉正。從此,我就拼死忘命的為邪黨所謂的「教育事業」服務。工作積極,年年評為先進,二十六年如一日,錢沒掙到,卻得了一身病:長達二十年的胃病(因胃裏有個硬餅,不能吃飯)、膽囊炎、咽喉炎、肛裂、頭痛,還有腳後跟裏的骨質增生等等,一直熬到一九九五年三月,因病我提前退休了。

我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的前一天(即七月十九日)下午,經熟人介紹步入大法修煉的。剛請到寶書《轉法輪》,江氏集團就瘋狂的開始迫害法輪功。我當時沒有怕心,抱著「試試看」的心態,把寶書帶回了家。從那天起如飢似渴的學法、煉功,不到三個月時間,全身的病無影無蹤了,從此,我精神起來了,身體健壯,走路生風,做事麻利,不減當年。

我發自肺腑的說:「師父啊師父,是您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是大法挽救了我。」真不知用甚麼語言才能表達我對師父的感恩啊!一直到現在,我總覺的渾身有使不完的勁兒,真不相信自己是年近八旬的老人。

二、師父幫我渡難關

得法不久,我四兒子問我:「佛法是相當深奧的,你學得懂嗎?」我說:「怎麼學不懂?我慢慢的學嘛!」他稍停了片刻又問:「要丟掉世俗間的一切,你丟得掉嗎?」我回答說:「怎麼丟不掉?我一個一個的丟哇!」幾年過去了,我悟到那是師父在考驗我,看我能不能修煉到底,能不能勇猛精進。

一次,我挾著書,帶有怨氣的說了老伴一句髒話,剛走到房後台階邊,正準備下台階,突然「啪噠」一聲摔在院壩裏,我艱難的爬起來,一看,哎呀!右手掌和手腕摔傷了。我忍痛默念師父關於「一念之差」的法理,連忙說沒啥沒啥。一會兒手全發紫了,我說不管它。第二天早上起床後一看,全都好了,沒有一點痕跡。我悟到摔跤的原因:一是沒有修口,二是我把寶書挾在腋下,沒做到敬師敬法。所以摔跤是讓我從中悟道。

還有一個長達十三年的病業關,在師父多次加持、反覆幫助下,終於闖過了這一大關。那是二零零四年四月的一天,我發現解小便不順,又脹又疼,就這樣,憋了十多天,來血了,我想這是師父在清理身體,沒事兒。又過了十多天,又來了一點血,我悟到這是師父講的:「而且老年婦女還會來例假,因為性命雙修功法,需要經血之氣來修你的命。來例假,但不會多,在現階段那麼一點,夠用就可以了,這也是一個普遍現象。」[2]

這種現象過一段時間又出現,就這樣反覆、反覆到今年,我都沒悟到是舊勢力鑽了空子,安排的假相,只要一發作,又疼又脹,解不出來,甚至十分鐘、二十分鐘就要解一次,整得我晚上睡不下,早上起不來,痛苦極了。

最近幾年,我也在發正念鏟除,可是效果不佳。二零一七年我就請求師父加持、幫助,一直到七月下旬,師父幫我終於闖過了這一大難關。

三、寫真相信、發資料同樣救人

十多年的講真相、發資料、發小冊子、發光盤、發《九評》,貼不乾膠,寫大法真相標語等,都做得很順,可目前由於邪惡瘋狂的干擾,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很難,特別是年輕人,中毒很深,生怕聽到法輪功三個字,給他講不聽,給資料不要,有的甚至還要去舉報。咋辦呢?同修切磋決定發放資料,請師父加持讓他們拿回去看,了解真相,明白真相得褔報。

以前我們是往農民背篼裏放,現在我們是往摩托車、駕車、小車、運輸車裏放。從今年三月份到現在已發放資料八千多份。

為了解救公檢法司人員,我和乙同修從二零一五年訴江過後開始的,到現在寄出的真相信達一萬封。經了解調查,發出的資料八千多份只看見有三份被丟在地上。一萬封真相信寄出,沒有一封返回,也沒有不良反映。這都是在師父的加持下,眾神、師父的法身在幫我們送。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廣度眾生〉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