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難面前心存正念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九日】我今年七十五歲,老伴八十一歲,是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年弟子。在師父的呵護下,在修煉的路上,真修自己,同化大法,大法改變了我的世界觀和人生觀。

修大法改變了世界觀和人生觀

我於九六年過大年去親戚家拜年時,親戚向我介紹了法輪功,說是佛家功,如何好。我對氣功是一無所知,受到大陸的黨文化無神論的灌輸,對神佛更沒有甚麼認識。但我欣然的同意了去看師父的講法錄像,第二天一早就到了煉功點去煉功。

通過煉功和看了師父的講法錄像,我被震撼了,師父說的都是我從來沒有聽到的新東西。師父說:「我們看人的生命,不是在常人社會中產生的。人的真正生命的產生,是在宇宙空間中產生的。」[1]說由於生命變的不好了,才掉到人類這個層次中來的,我那時一直認為我們人是從猿人進化來的,師父說:「人的真正生命的產生,是在宇宙空間中產生的。」[1]太不可思議了。我聽了後,回來和老伴確實討論了一陣。

師父還告訴我們:「要想好病、祛難、消業,這些人必須得修煉,返本歸真,」[1]我的思想一下子就打開了。啊!原來這宇宙真的有神、佛存在啊!我懂得了人生的真諦就是要返本歸真,返到生命原先的位置上。我就和老伴說:我要學法輪功!我要修佛!思想就有一種從來沒有過的興奮,原來宇宙真的有神佛。無神論是謊言,這個世界是一個有神佛的世界。

法輪功改變了我的世界觀和人生觀,從此,我走上了一條修煉的路。

修去名利心

通過學法,我知道了法輪功要求修煉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只有時時刻刻按著真、善、忍做,才能修成佛。因此在工作中,在日常生活中,我都嚴格要求自己。例如:有一次單位分房子。按條件,我是應該分得一套好房子,領導找我談話,說「這次應該分給你一套,但這次房子少,要的人多,所以有困難。」最後領導說:「把你的房子讓出來分給別人,這樣做對你是不公平的。」我知道我要面臨退休,單位也不蓋房子了,以後就沒有分房子的機會了。但是我想,我是個修煉人,對利益要看淡,我就爽快的回答道:「按領導說的辦吧,我可以不要這套房子。」我回家和老伴說了此事,他也支持我說:「既然修煉了,那就捨吧!」就這樣,我走入修煉後,過了放下利益的第一大關。

再一個就是對職稱不爭,高職的名額少,大家爭的很激烈,並用各種方法去入圍。我看到這些情況後,就主動的不申請。我認為那就是個名,我要求自己認真的做好本職工作。師父告訴我們:「在個人的利益上,在人與人之間的矛盾當中,能不能把這些問題看淡看輕,這是關鍵問題。」[1]既然我修煉了,我就聽師父的話。師父讓我看淡,我就按師父說的去做,修去名利之心,我的心裏很坦然。

巨難面前心存正念

在兩年前的一天,我的大兒子來到我家,對我說:「媽媽,我不能給你盡孝了,我的工程下馬了,欠下了一筆前期費用的大債,我已無力償還,我要一走了之,求你幫我把兒子供出大學畢業吧!」

我聽後心裏翻了一個個,但立馬平靜下來,我沒有向他發火,也沒有責罵,我用常人的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對他說:「不可以這樣做,你想過沒有,你走了,你妻子、兒子怎麼辦?你這個媽媽的心何時才能平復下來啊!」

接著,我就讓他坐下來,對他說:「我師父能救你,師父說過,欠了債就得還,這也是個理啊!這輩子不還,下輩子也要還的。你相信媽的話,誠心誠意的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得師父的護佑,振作起精神,去努力掙錢,把債還上,我和你爸爸再幫你一把,是沒有問題的呀!一定要走正道,不要走歪路。」

我又給他讀了一些師父的法。我又對他說:「我師父說過人的生命是最寶貴的,你一定要珍惜生命。」他慢慢的醒悟了,情緒穩定下來了,我和他一起在師父的法像前跪拜師父。

如果我不修煉,幾百萬的債,別說我兒子難活,就是我聽了,也很難活下去。兩年過去了,雖然債還沒還完,但他一直情緒穩定,並積極努力工作,並且有了轉機。是偉大的師父救了他一條活生生的命呀!救了他一家人,也救了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

我每想起這些,我就淚流滿面,感激之情無以言表。我只有一思一念按照大法、按照師父的話去做,心存善念,在巨難和艱難中才能過關,報答師父的救命之恩。

講真相救人是我的史前大願

我和老伴是同修,在九九年前我們經常在一起切磋修煉的事,每天早晨去公園裏煉功,晚上學法,白天上班。過的很充實愉快,每天都是樂呵呵的。

在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老伴去北京上訪,回來對我說,總理接見了大法學員代表,事情都圓滿解決了。就在大家又穩穩當當學法煉功時,同年七月二十日突然單位、派出所、社區人員都來我家,要陪我們看電視。警察還說:你老伴是公園煉功點的頭頭,所以要好好「學習學習」。從那時起,我們地區就不安靜了,經常有人上門騷擾和監控。

在二零零零年五月,師父的詩詞《心自明》發表後,我們對形勢有了明確的認識。老伴就買了一台佳能複印機,又收集和編寫一些真相材料,自己邊做邊發。這時我才明白這是一場對法輪大法、對大法弟子的邪惡迫害。後來師父教我們發正念除邪惡。

師父說:「你個人修煉只是成就了一個生命,而你們在救度眾生中所起到的作用卻成就了眾多的主體生命、無量的眾生,甚至於是更龐大的天體,就肩負著這麼大的事情。」[2]我逐漸的明白了自己修煉不是目地,要救人,我們為甚麼要講真相和講真相的作用。

我和老伴複印傳單和小冊子,做真相幣,花真相幣。去農村發,去城市發,凡是能去的地方都帶上各種材料,走到哪就發到哪,讓更多的人明白真相得救。遇到有緣人就面對面講真相、做三退。在講的過程中,我體會到,首先從「無神論的謊言」切入,效果比較好。尤其是年輕人講一個就會退一個。但給老人講就不一樣了,得從邪黨的腐敗講起好些。所以對不同的常人要用不同的方法,才能打開他的心結,這樣才能把他救了。

隨著正法形勢的發展,我們從二零一二年開始成立了學法小組。那時,資料點來源很困難了,同修在一起商量自己小組建一個小資料點。小組同修克服了各方面的技術困難,終於建成了。剛開始負責少數同修的資料,像《明慧週刊》、《明慧週報》、各種真相傳單、明慧期刊等,後來外區也需要,這樣資料成倍增長,使每一個同修都有足夠材料去救人。例如:光每年的掛曆和台曆就得做五、六千份。根據同修和當時情況的需要,又先後增加了複印機、彩色複印機和刻錄機,這樣,這朵小花就越開越旺盛。

師父正法救度宇宙眾生,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雖然我在修煉路上做了一些自己應該做的事情,但距離大法和師父的要求還差很多,但我要做師父所要的,認真的做好「三件事」,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實現我和師父簽定的史前大願。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