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一滴修好自己 救度眾生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八日】我於二零零四年走入法輪大法修煉。十三年前的我,由於從小經歷挨餓、受凍,導致嚴重缺鈣,弱不禁風,每次的流行感冒都落不下,經常頭痛、噁心;四十多歲時還得了頑固性慢性咽炎,嗓子一遇到涼風就封喉,嚴重的時候連話都說不出來,還經常出現胃脹胃酸返酸水等症狀。走入大法修煉後,我的身體和心靈得到徹底的淨化,現在的我精神十足,紅光滿面,一改往日憔悴的面容,原單位的人看到我都說我的氣色好,我就跟他們講這是我受益於修煉法輪大法的緣故。

一、工作中證實法 多救人

師父告訴我們:「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1]。我在單位是做離退休管理工作的,經常和退休的老年人打交道,我就用我在大法中修出來的善去善待每個來辦事的人,每次都不厭其煩,儘量做到讓他們滿意。

做好自己份內工作的同時,我還經常幫助其他同事和領導做些事務性的工作,比如無償幫助服務人員做好食堂的管理、食材的採購等工作,當食堂的當班做飯人員由於各種原因不在時,我便自動填補空缺來保證單位十多個人的午餐。在退休職工進行指紋認證期間(此項工作不屬於我的職責範圍),我主動承擔了到原單位臥床職工家裏採集指紋認證工作。這樣不但幫助領導分憂解難,還可以更多的接觸有緣人,讓那些行動不便的老人及家屬了解大法的美好。我的一言一行都時刻體現著大法弟子在哪都是個好人,受到了本單位員工的尊敬。

工作中我還長期承擔了外地兩對老倆口的醫藥費報銷工作。因我並不認識他們,報銷工作既複雜又費心,但我作為修煉人,做任何事情都要多為他人著想。其中一對老倆口在我女兒工作的城市居住,女兒結婚時我到女兒家,老倆口聽說後前來看望,並送給女兒五百元做彩禮,我給他們講我是修大法的,我們師父告訴我們要做一個處處為別人著想的人,做好事不圖回報,是我們有這個緣份,你們的心意我領了,但錢我堅決不能收。但老倆口說啥也不肯,說是給孩子的。他們走後我就跟女兒說老年人在外地有病多不容易,咱不能要人家的錢。到下個月報銷醫藥費時我將五百元錢同醫藥費一同匯入他們的帳戶中。老倆口非常感動,到女兒生小孩時,老倆口又來探望,又拿出五百元錢,並說這次必須收下,否則他們真生氣了。藉這個機會我就給他們講大法的美好,講法輪功受到的迫害,講修煉的人都是好人,講江魔頭、周永康、徐才厚他們做的壞事,老倆口不住地點頭並辦理了三退。最後經過他們同意,我將此款捐給了大法資料點。

還有一對在煙台居住的老夫妻,兩年中我一直無償為他們辦理一些離退休業務。兩年後的一天,老太太特意到我的單位來看我以表示感謝,我就抓住機會給她講大法真相,煉法輪功的都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她非常認同,並高興的做了三退。

這幾年來對來單位辦事的家屬或職工,環境許可時我都盡可能的給他們講真相辦三退,讓很多有緣人明白了真相。

二、修煉無小事 遇事向內找

在單位裏,有一個被公認為性格怪癖的女同事,我和她在一個辦公室辦公,她經常莫名其妙挑我的刺兒,辦公室衛生從來都是我打掃,可是我擦地她卻表現出很反感,我打個電話她也煩,還動不動就數落我一番。開始我都默默的忍著,知道這是給自己提高心性呢,是好事。可有一次受她所托,我在上級機關單位辦完事後給她捎回來她的一些職責內的工作文件,過後她找不到了,楞說我沒給她,衝我大嚷大叫,說的很難聽,最後還是領導看不過去了,把她給數落了一通。

其實類似的事情發生很多次了,每次她向我發難時我雖然表面上都能做到忍讓,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2],但心裏頭還是不太舒服。這一次事情過後,我冷靜的向內找,發現這些矛盾都不是偶然出現的,還是衝著自己的愛面子心、爭鬥之心和不平衡的心來的。繼續向內找,是自己平時沒做到修口,當別人評論她的不是時,自己往往也憤憤不平的附和幾句,甚至心裏還有一種對她的厭惡感。我知道是我這出了問題才讓她一直以來對我這樣的表現,我應該謝謝她才對的,是我應該提高了,怎麼還怨恨人家呢?當時我真是發自內心感謝對方幫助我提高心性。由於我找到了執著,明白了她的表現正是我提高的一面鏡子的法理後,以後像甚麼事都沒發生一樣,矛盾也迎刃而解。

二零一零年我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到工廠邪黨書記那裏,於是單位的穩定辦主任、綜合辦主任輪番到我工作地點(距離他們工作單位有四十里)找我「談話」,由於我不配合他們,他們就找到我丈夫的單位給他施加壓力,丈夫回家後衝我大發雷霆,把我的兄弟姐妹都找來了,威脅我說如果再煉下去就離婚,並威脅姐姐(同修)說要舉報她。我知道這是在去我對情的執著,不為所動。見我無動於衷,丈夫便又打出苦情牌,苦苦哀求我別煉了,再煉幸福的家庭就沒了。我不卑不亢的對他說:你應該知道我在大法中受益良多,他們騷擾我們的正常生活,並不是我的錯,是邪黨無理迫害造成的,而我們今天的幸福是大法給予的。當時他根本聽不進去,又說了些非常不理性的話。第二天(週六休息)他又被單位邪黨書記找去談話,晚上回來變本加厲,軟硬兼施,甚至利用我一直以來的善良和忍讓,恐嚇我要麼選擇煉下去走出這個家門,要麼聽他的話放棄大法。當時我心裏難受極了,雖然從法理上也知道他是迫於邪惡的壓力和被邪惡因素的操控所致,但是心裏對他的這種只顧所謂的家庭利益而沒有站在我的立場替我考慮一下而感到不平衡。我知道這一次是對我信師信法的根本考驗,我決不放棄大法,當天晚上毅然離開了家,以表明我的立場。當晚十一點丈夫打來電話,口氣也軟了,「你趕快回來吧,我身體不舒服」。我就想不能把這個生命給毀了,他也是為法而來的,他的不理智的表現是因為邪黨的邪惡造成的。結果當我回到家中後他啥也不說了,一切煙消雲散,以後我再做大法上的事他也不管了。

修煉的提高是放下人心,當我放下人中的情和利益的時候,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三、平衡好家庭 丈夫緣歸大法

修煉人應該平衡好家庭,把家人當作眾生去對待,只有各方面都做好,才能更好的證實法,開創良好的修煉環境。我在生活上關心體貼丈夫,在工作上當他遇到甚麼不順心的事時,我就用大法法理開導他。尤其對待他的家人,公婆有三兒一女,這些年來婆家所需要的花銷幾乎全由我們承擔,而老人留下的房子我卻主動跟丈夫說不跟他的兄弟姐妹們爭。一些親屬來借錢我也解囊相助,甚至不還我也不去計較,更不讓丈夫從中為難。

丈夫看到我作為修煉人的境界後,漸漸對我修煉越來越支持,甚至主動幫助我洪法和救人。有時他們單位同事到我家做客,他還幫著講真相辦三退呢。他和同學、同事聚會時,經常講真相,講社會的不良現象,揭露邪黨的惡行。

現在丈夫也和我一起學法煉功了,雖然他並不精進,但時常用大法約束自己,在單位不配合上級領導搞不正之風,還時常提醒我哪做的不夠標準呢。

二零一三年的冬天,他開車時被迎面而來的雙排座貨車違章駕駛把我家轎車左側給撞了,把車的前蓋和左門都撞癟了。交通警察現場勘測後告訴那位肇事司機他是全責,修車費應由他承擔。當時那位司機老漢就哭了,說出去拉點活掙錢準備過年,這下完了,年都過不去了。

我丈夫回家後跟我說這事,非常糾結上火。因為這次交通事故確實損失很大,我家的車沒有保全險,如果體諒別人就得自己遭受巨大損失,但是如果走官方程序,那肇事者真的可能年都過不好。我安慰他:不管花多錢,修車錢咱們自己拿,那家那麼困難恐怕連年都過不去了,而咱們也不影響過年,我是修煉的人,你也知道不失不得的道理,咱們得多為他人著想。這樣丈夫才不鬧心了,還誇我說:家裏有修煉人真好,甚麼事情都好解決。第二天領著那人辦理了一切手續,並告訴他說:我媳婦是修煉的人,是她讓我這麼做的。中午辦完手續後又請他們父子吃頓飯。那對父子非常感動。

四、信師信法 正念正行

這些年的修煉中,我還經歷了邪惡對我身體進行的五次比較大的考驗,比如我去證實法時下樓梯把腳給崴了,腳面全是青紫色;傍晚走路匆忙被大石塊絆倒趴到地上,由於冰雪路面倒地後身體又向前滑,頭重重的磕到牆上;在家衛生間裏滑倒趴在瓷磚地面上等考驗,在當時事情發生時首先想到我是修煉人,我有師父看管不會有事的,舊勢力不配來考驗我,對我的迫害我更不能承認,就這樣,一個年近半百的人,在師父的看護下每次都有驚無險。事情發生後,我每次都深深地向師父的法像磕頭鞠躬,都是弟子不爭氣做的不好才被干擾,謝謝師父的慈悲護航。

在這裏再一次向慈悲偉大的師尊致謝,千言萬語也表達不了我的感恩之心,只有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不枉費師尊的慈悲苦度。

磕磕碰碰的走過了十三年的修煉路程,要說的事情很多,不能一一列舉。總之是大法給了我健康的身體,淨化了心靈,提升了道德品行,走上了回家之路。師尊用巨大的承受在拖延正法結束的時間,拯救眾生於危難之中。作為弟子,我一定精進不怠,助師正法,以報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