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意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六日】每個人對「幸福」二字都有著美好的憧憬與渴望,人們為之不懈的努力。然而在人的這一生中誰能說自己不會遇到一些或大或小波折與坎坷?那麼怎樣理解「幸福」的真意,這成為我們每個人所要面對,需要思索的問題。我自己在經歷了一段婚姻的變故之後,對「幸福」二字也有了不一樣的理解……

我出生在中國大陸北方的一個普通農村家庭,家裏有我和姐姐兩個孩子。因為母親是一位賢惠、善良的家庭婦女,繼承了中華傳統女性的美德。自小我就深受母親的影響,成為一個乖巧懂事的好孩子。在父母和姐姐的關愛下,我從小一直生活在無憂無慮的快樂之中,特別是姐姐出嫁後,父母對我更是關愛有加。

一九九八年夏天,當時我不到20歲,喜得大法,在我們那裏有好多人都在學煉這個功法。怎料一九九九年夏天中共對法輪大法的迫害就開始了,由於學法時間短,我雖然當時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我知道大法教人做好人,沒有錯。所以我也是一直在堅持著,也在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證實中共利用媒體所說的都是謊言,大法弟子在任何地方都在做對別人、對社會負責的好人。

二零零零年我結了婚,丈夫是一個忠厚老實的人。從小吃了很多苦,他八歲時,生母就去世了,扔下了他和小他很多的弟弟,後來他的父親又娶了繼母,由於繼母性子剛烈,很難與之生活在一起,他的父親常年在外做買賣,沒有辦法,丈夫只好帶著弟弟單過。小小年紀就擔負起了家庭的擔子,洗衣做飯,照顧弟弟,吃了很多苦。初中沒畢業就出外打工。我們結婚後,母親就一直說他從小吃的苦太多,到了咱家,一定要好好待人家。俗話說:一個女婿半個兒。丈夫在我的父母眼裏就是整個兒。

拿我本身來說因為我是學法輪功的,在當時中共控制的媒體的鋪天蓋地的謊言下,我知道很多人聽信了那些謊言,比如:學了法輪功之後,就不要家庭了,等等。我身為大法弟子就要以實際行動揭穿那些謊言,在家裏我對丈夫非常的好,家裏大小事務都不用他操心,都安排的妥妥當當,就讓他在外邊安心上班,填補家用。哪怕是在生女兒時在產院因為羊水少,生產費勁,而折騰一夜。在這個緊要關頭的時候,我都沒有打電話通知他,讓他回來,為的就是怕他在外面開車分心。等後來女兒平安出生後,我才打電話告訴他生個女兒,讓他放心。

自從我生了一個女兒,給我們這個原本幸福和睦的家庭又增添了開心與快樂。婚後的幾年中,我們很少拌嘴,丈夫對我的關心細緻入微。我在家裏操持家務,我們家的日子過得還算紅火。在我父母的幫助下,我家還蓋起了二層樓,這在我村還是第一戶。我家成了被人羨慕的幸福之家。

可隨著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逐步升級和持續,後來一位同修被警察非法抓去,在他家搜出我家的電話號碼,就這樣我也被警察非法帶到派出所。後來雖然第二天被放回。可是迫害的陰影卻長時間的籠罩在我的家中。

我丈夫是個老實人,經不起這種打擊,原本對大法算得上是認同,後來就說了一句不希望我再繼續煉了的話。我卻對他說,我學法輪功有哪一點對不起你,或者做的不好?他卻一點也說不出來,因為我完全做到了為人妻為人母的責任和義務。從此他雖然表面上看不出甚麼異樣,心卻與我越來越遠。而對丈夫這種變化,善良的我卻被蒙在鼓裏,渾然不覺,反而比以往對他更加的好。

二零零八年,丈夫辭去司機的工作,在我父母的幫助下買了一台二手貨車,沒過多久,又貸款買了一台跑長途的大貨車。原本以為我們的日子會越來越好,可沒想到,就是這樣原本一個忠厚老實的人,也沒能抵禦得住社會大染缸的污染。慢慢的他回家的次數越來越少,打電話總說太忙,沒時間。即便是到了離家很近的市裏,也是如此。開始的時候我還自我安慰:貸款買車,需要還貸款,壓力大,就多體諒體諒他吧!再後來,村裏人有了閒言碎語,說我丈夫在外面有外遇了。話傳到我的耳朵裏,覺得很可笑,心想:誰變他也不會變,他不是那樣的人,我相信他。話雖這樣說,可心裏還是有些慌。年幼的孩子似乎也知道些甚麼,在電話裏面對好久未見的爸爸哭著喊著:爸爸,我想你,好想見你,你回來看看我好不好,我和媽媽都好想好想你,你回來好不好?我們全家人和以前一樣……孩子想喚回疼愛她的爸爸。女兒在電話裏哭,我在旁邊哭,我年邁的父母也在一旁默默垂淚,而電話那頭──無語。

我帶著年幼的孩子去找他。幾個月不見,丈夫沒有了對我往日的關心與呵護,而女兒也沒能見到以前疼愛她的爸爸,增添了更多的是陌生……

回來後,我在床上躺了半個月,面對突如其來的變故,想不清到底是怎麼回事;面對著世事多變,不知道在這世上還有甚麼值得信賴?

半年後,法院送來了一張傳票,上面離婚「理由」公然寫著:2001年某月某日婚生女某某出生。此後,被告開始不顧家,迷戀法輪功,多次勸阻無效,夫妻間無法交流,感情徹底破裂。原告無奈出外打工,至今已經一年有餘……我顫抖著雙手拿著這張傳票,一下子清醒了。因為我明白,在那個迫害瘋狂的歲月裏,只要一提到法輪功,何止是離婚,把你投入監獄也是再輕鬆不過的事。

再次見面是在法院。我和女兒按規定的日期去了法院,而他卻帶來了律師。見面之後,我對他說:你要知道這麼多年我和我的家人是怎麼對待你的,為了你的一己私慾在起訴書上亂寫,有哪一條是真的?我學法輪功哪裏有不顧家庭了?你好好和我說說。你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嗎?他自知理虧、不再辯解。為了讓我同意離婚,丈夫提出要撫養孩子。我對他說:你也是飽受繼母之苦的人,我真的無法理解為甚麼你要讓自己的親骨肉也走這條路?我決定留下女兒。他暗自歡喜。

事已至此,一切都已無力挽回,我便提出分割共同財產問題。(因傳票上寫著:原告將婚後雙方購置的家庭共同財產全部交被告所有。)他居然說道:我就是一個打工的,沒有財產。我問道:那車呢?他說:我哪有車呀?這一切似乎早就預謀好了的,新買的車,用冠冕堂皇的理由落在了別人的名下,我居然毫無防備,毫不知情。為了孩子,我提出撫養費的問題。為了更快辦理離婚手續,他也滿口答應,按月支付孩子的撫養費。就這樣,我沒有得到一分錢,就辦了離婚手續。

辦理離婚手續當天,把放在我手裏的小叔子的存摺給了丈夫,當他拿著存摺的時候,很是吃驚,我說:這是你弟弟辛辛苦苦掙的錢,是他信任我才放我這的,給他拿回去吧。他根本沒想到他如此對我,我還會把存摺給他。我告訴他:因為我是一位修煉真、善、忍的大法弟子才這樣做的。我的師父告訴我,做甚麼事都要為別人著想。如果是一個常人我不但不會給他存摺,還得與他鬧得天翻地覆才會罷休,否則絕不會咽下這口惡氣。

這也是我年幼的女兒最後一次見到她的爸爸,在她稚嫩的心靈上卻留下了一道無法平復的傷疤。這一別,孩子的爸爸就再也沒來看過她,沒給她打過一次電話。

回想著在法院的那天,女兒不知道那是甚麼地方,看見她的爸爸,小手拽著爸爸的衣角,希望爸爸能跟她回家,眼中充滿了祈求的目光……孩子是無辜的,我們這一代人該用甚麼才能彌補孩子幼小心靈上的創傷?!

由於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導致多少家庭離異、年幼的孩子被拋棄等等人間悲劇!同時因為中共大肆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群體,從而導致社會上假惡鬥橫行,道德下滑的非常的快,人人在其中,都成了加害者、同時也成了受害者,可見中共當局為了一己之私,讓這個社會(包括中共本身)付出多麼慘痛的代價!

不久,孩子的爸爸就和別的女人結了婚,那個女人也是離異的帶著一個女孩兒。他也沒有如期支付我孩子的撫養費。再後來,他換了電話號碼,搬了新家,我們也就斷了聯繫。

因為離婚的打擊對我而言實在是太突然,讓我有些猝不及防。在我的人生字典裏沒有離婚的概念,面對著精神與生活的雙重壓力,我一時間沒了方向。為了撫養女兒,沒打過工的我,也找了一份工作。這份工作一幹就是三年,這三年真的是又苦又累。工作中的苦,不算甚麼,咬咬牙就過去了,可心靈上的苦,真是剜心透骨的痛啊。想想多年的付出,到頭來竟被騙的身無分文,就把這些不如意變成了一種怨恨,看哪都不順眼,尤其是對孩子。因為孩子長得像她的爸爸,看見她就想起了她爸爸帶給我的傷害,就把這種怨氣都發洩在孩子身上。漸漸的女兒和我的話越來越少,在學校裏發生甚麼事也不跟我說,變得少言寡語,學習成績可想而知。

在這期間也有一些學法輪功的年長的同修和我切磋、交流,我也覺得總是陷入在這種消沉和怨恨的狀態中不行。我在反思我自己,我這是怎麼了?法輪功教人做好人,做更好的好人,捫心自問我做到了嗎?在法輪功主要著作《轉法輪》一書中寫道:「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應該的,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1]我要善待身邊所有的人,決心放下一切怨恨。

不再怨恨前夫,想著他被中共的淫威所嚇倒,離我而去,在無知中做著錯事,為了自己的私慾,苦苦掙扎,不管他過的如何,都是可憐之人。有的人見我們娘倆日子過得很苦就氣憤的說:他不給孩子的撫養費?就讓孩子去找他,挖地三尺也要把他挖出來,他不讓你們好過,你們也不讓他好過……各種為我鳴不平的話語。我沒有那麼做,我不會讓我的女兒再去面對這種痛苦,這是我能為她做到的。

錢不是萬能的,錢買不來心安,買不來快樂。我對女兒說:不要恨你爸爸,放下怨恨,帶著感恩之心,人才能活得開心快樂,才會過的幸福!

過去,因為覺得對他關心、照顧是做好人的表現,而當他變心棄我而去的時候,心裏馬上就受不了了。因為當時的內心中還是有想尋求回報與理解的心。經過這次婚姻的挫折讓我明白:其實這還是有一種狹隘的私心摻雜在裏面。師父告訴我們:「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甚麼說甚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2]那麼我就應該把我的心變得更寬更廣,只是狹隘的對自己的丈夫、孩子好是不夠的,我要善待一切與我有緣的人,讓他們感受到一位大法弟子對他們的真誠、善良和寬容與忍讓的境界。這不僅僅是為了消除他們因中共的污衊造假宣傳造成的誤解,更是為了讓廣大的民眾都能體驗到修煉法輪功道德回升給他們帶來的直接益處。

與此同時,自己也真切的感受到幸福的意義:不是因為自己得到或者被呵護而感到幸福,而是因為自己能為別人付出,能理解、寬容別人而備感欣慰。人生誰也不希望有坎坷、有挫折,但當我們遇到的時候,就應該用一種光明的心態去面對,將其成為我們前行的階梯或者墊腳石,那才是一種智慧,一種達觀的生命境界。

後來我也換了幾份工作,無論做甚麼我都把大法的美好與純淨的風貌帶給別人,讓人們真切的感受到在物慾橫流的當今社會,還能有這麼好,又這麼負責的人!所以當我因故離開時,他們都執意挽留,再三肯定我的表現和工作能力。

一晃幾年過去了,女兒已上高中,家裏雖不富裕,但我們生活的很幸福,每天晚上10點10分,女兒會準時發來短信,告訴我一天在學校的情況,與我分享她的開心與煩惱的事。每看到女兒燦爛的笑容掛在臉上,內心深處都會感謝大法帶給我家的恩德。

當初在孩子的爸爸和我提出離婚的時候,我給孩子的爺爺打過電話,說明此事,結果孩子的爺爺卻說:那是你們自己的事,我們不管,他說這話是因為看到自己的兒子很有本事,有車又有錢了。可沒想到,自從和我離婚以後,他的兒子後娶的媳婦太厲害,總跟他們老倆口打架,最後鬧到兒子也不回家了。這幾年老人靠在外打工度日,現在兩個兒子都不贍養他們,很是淒苦。我放下了怨恨心,每年節假日我和孩子都會打電話問候、安慰老人!孩子的爺爺很是感動,每次電話裏都會說上同樣的話:現在呀,我就你們娘倆是親人了!也埋怨自己的兒子沒有福氣,這麼好的媳婦不要,自己的親生女兒不養,去養別人家的孩子……

前夫再婚後他們夫妻總是吵架,後來又貸款買了一個大貨車跑運輸,怎料一次出車禍,車被撞報廢,欠下銀行30萬的債務至今也沒有還上。他媳婦懷了孩子,卻因為臍帶纏頸,而胎死腹中。得知關於他的消息,我憐憫之心油然而生,更為他感到深深的惋惜。

經歷這番波折,我終於明白一個人活著要懂得感恩,要懂得寬容,錢財、名利真的都是身外之物,不會長久,長久的是你心中的那份真誠、善良、寬容的心態不要泯滅。長久的保持這種心態,才能讓我們絕地逢生、遇難呈祥!當然最好是請您拿起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靜下心來看一看,為甚麼全世界有一百多個國家、上億人都在學,在中國大陸即便是中共歷經十八年的瘋狂迫害,法輪功還是屹立不倒。相信您看完後會得出自己的答案。

最後值此,向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師父表達最崇高的敬意與感恩。祝願天下所有的善良人都能有個美好的未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