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識字的我走出了自己的修煉路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二日】我是大慶大法弟子。一九九九年四月五日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剛一煉功就感覺渾身發熱,走路輕飄飄的,心想這個功這麼好,太好了,我非常高興。可是只煉了三個多月,七月二十日,中共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邪惡迫害就開始了。我頂著各種壓力,磕磕絆絆的一路走過來了,從未動搖過。

學認字 兩年讀完了全部大法書

因父母去世早,我從小就沒念過書,不識字。我自己學法只能聽師父講法錄音,集體學法聽同修們讀法。我手捧著大法寶書,看著師父的法像心裏真不是滋味,含著眼淚心想我要識字該多好哇,渴望有一天我也能讀法。

有一位同修看我有這個願望,就幫助我學讀《轉法輪》。我下了很大功夫,承受了很大的壓力,我非常用心的一個字一個字的念,有一點時間我就學念,在學法中認字,忘了就再問同修。我就這樣不斷的學法,不斷的認字。在師尊的慈悲加持下,在同修的幫助下,我用了兩年多的時間,能把所有的大法書讀下來了,只有個別字認不準。

在修煉中我很勤奮,我不怕吃苦,起早貪黑的學法、煉功、發正念。特別是去年七月明慧編輯部發表大法學會通知,要求全球大法弟子加大力度發正念以來,我四個整點發正念之外,幾乎每天增加兩小時連續發正念。現在我能把新經文背下來,每天都背十幾遍。不斷的向內找修自己,做好三件事,清除邪惡,救度眾生,按著真、善、忍去做。

我不會寫文章,也不敢想自己寫體會文章向明慧網投稿的事。這次在同修們的鼓勵下,我寫出修煉中的二三事和點滴體會。

當好打印機的義務修理工

二零一零年六月,我退休後就全身心的投入到修煉之中。七月份的一天,協調人來我家說有事要和我商量,我告訴他,證實大法的事你儘管安排;常人的事別找我。他說:你們倆口子都修煉,在你家辦個打印機修理培訓班行不行?八、九個同修吃住都在你家,需要二十天,有同修教,邊修打印機邊教修理。我們答應了。我就天天買菜、做飯,也學修理打印機。從此我在同修中當上了打印機的義務修理工。

七、八年來,在邪惡的環境中,我背著修理包,走街串戶,從本地到外地,從城市到鄉村,歷經四個省,三、四十個資料點,為做資料的同修義務修理打印機。只要不換新配件不收一分錢,換新配件只收成本費,同修經濟困難的我不但不收錢,再拿出幾百元給同修買耗材。一個打印頭就七、八百元,同修沒錢我就不要了。我自己生活很節儉,吃飽就行。外出時儘量不在同修家吃飯,幹完活後在回家的路上自己買一個大餅子、麵包、卷餅、烤地瓜等,隨便吃點就可以了,有時連一瓶水都捨不得買。

及時修好打印機是我的責任,以便讓同修為救度眾生打印出精美的各種真相資料。所以我在修煉的路上要走正,事事要在法上。

我外出修機器,吃住都為同修著想,特別是農村同修,經濟上都很困難,我不能給他們添麻煩。有一次到一個三不管的地區,很偏僻。換了三次車,大約有三百多里。當地協調人把我帶進一棟空房子,黑黑的沒有電燈,炕上放著被子,地上放著一堆壞的打印機,簡單的糧油,大白菜。協調人問我:「這行嗎?」我說:「行,太好了,能幹活就行。」還來了兩個同修跟我學修理。我自己做飯吃。

為了節省時間和糧油,我每天吃兩頓飯,白天抓緊時間學法後修機器。晚上看不見我就煉功、發正念。在那裏幹了八天,修好九台機器,邊幹邊教同修。臨走時,同修一句話:「八天我啥也沒學著,你幹啥了?」這使我震驚。

我沒覺委屈,這不是幫我提高心性嗎?這句話上億元也買不來呀,我心裏謝謝他。

當我遇到困難時我就找自己並請師尊幫助,奇蹟就會發生。二零一一年五月,去本地一同修家修打印機,拆裝了八次還是不好使,怎麼也找不到原因。我一邊找自己一邊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師父幫助,無意當中手一碰「喀」一下,裝好後一試好使了。我當時眼淚就下來了,趕緊謝謝師尊。

牢記自己的使命,抓緊救度眾生

我是大法弟子,在做好修理打印機工作的同時,不忘自己來世的使命──救人。舉個例子:

一次我到市郊某地修打印機。那一片的機器都壞了,同修著急用,時間很緊,我就乘出租車去。

上車我就跟司機搭話:「小兄弟,怎麼稱呼你?貴姓?」我慢慢的跟他嘮起來。他大約有三十五、六歲,是個轉業兵,在部隊入了黨。當我講到「三退」(退出中共及其附屬共青團和少先隊)保平安時,他急了,大聲說:「法輪功?你再說我給你拉公安局去!」我說:「小兄弟,你別急,你聽我講完再拉公安局去也不晚。」我詳細的給他講了所謂「天安門自焚」是騙局。看看中央電視台的報導,慢鏡頭可以清楚看到那個劉春玲根本不是燒死的,是被打死的;她的女兒劉思影氣管切開了三、四天就能說話、唱歌,而且聲音還很清晰,怎麼可能呢?再看看那個所謂領頭自焚的王進東,全身燒傷嚴重,眉毛、頭髮卻好好的,兩腿間盛汽油的雪碧瓶在自焚大火中連形狀都沒變,他的煉功動作根本不是法輪功的動作,警察拿的滅火毯一直在等著他喊完口號才蓋他身上。整個自焚案的錄像那麼清晰,有遠距離和近距離,還有特性鏡頭,這不是在演戲嗎?小兄弟,你好好想一想,千萬別上當受騙。我是真心為你好,讓你能得救。」

這時他說:「別的法輪功我一嚇唬就都不敢說了,你還敢說,我沒嚇唬住你,還講的這麼透,我明白了。」他讓我用真名給他上網「三退」。感慨的說,共產黨竟然做出這種事,看來它真要完了。

我還告訴他回去告訴所有的親人,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入過黨、團、隊的,遇到大法弟子時請大法弟子給上網「三退」。

遇到有緣人我都會找機會講真相,勸「三退」。

只要在法上,只要為了救人我就踏踏實實的做,不為名利,不圖回報,做好我該做的三件事。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