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走正走穩修煉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三日】我是湖南農村的普通婦女,一九九八年有幸得遇法輪大法。在十九年的修煉中,師父為我淨化身體,去掉了難以醫治的痔瘡、頭暈、高血壓等疾病。真正體驗到了無病一身輕,那自在美妙的感受。

通過學法,我懂得了做人的道理,思想境界在實修中不斷的昇華,由一個心胸狹小、為名利爭爭鬥鬥的人,轉變為做事能為別人著想,在切身利益受到不公正時,能先想別人後想自己,一如既往的按照師父真、善、忍的標準善待所遇到的一切人與事。

在十九年的修煉中與我接觸交往的世人,都能從我的言行舉止中感受到大法弟子與眾不同的表現,處亂世而不染的品質,從而看到了大法的美好,都發自內心呼喊「法輪大法好」。

從修煉中使我領悟到了師父的慈悲偉大。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是佛法。我們修煉大法沒有錯,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走的正、做得正,感覺師父時時都在保護我,所以也就沒有害怕的因素。也許就是有一顆信師信法堅定的心,師父看到了,一直看護我,點化我,使我平穩地走到今天,在此首先叩謝師尊的慈悲救度!

下面把我修煉路上目前所在層次的體會寫出來向師尊彙報與同修交流。

一、面對面講真相救眾生

我丈夫是一個中醫內科醫生,醫術比較高明,找他看病的病人也多。這給我每天面對面講真相提供了有利條件。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惡黨開始殘酷迫害法輪功修煉者,大法弟子開始面對無故強加的誣陷、打壓。為證實大法,還師父清白,我就開始告訴世人大法真相。當時還沒有真相資料,多以第三者身份講,採取先問他們對江魔頭迫害大法弟子的看法,大多數人認為江澤民太壞,沒人性,普遍認為法輪功弟子都是好人、善良人。於是我就和他講法輪功是甚麼,大法師父是怎麼教人「從做好人做起,一味的提高自己的心性,一味的吃苦,一味的往上修,一味的要求心性的提高」[1]。

後來有了真相資料,如數量不多時,就當面發給有緣人;資料較多時,我就到省、市、鄉鎮都去發放,有些講完真相後,根據他們的接受能力,再給真相資料。《九評》一書問世後,又開始講真相、勸三退,我講的對象上有市人大領導、局長,下有平民百姓,這些年講了多少也記不清了。

記得有一個「六一零」(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的副主任,我跟他講真相,後來他遇到我的兒子,還詢問我的情況怎樣。他告訴我兒子說:「我真不忍心抓煉法輪功的人,他們確實是好人。我再不做這見不得人的鬼事了。」後來他真的離開了那個職務,回到他原單位去了。

我講真相還有一個群體,那就是親朋好友及本村村民與附近村民,逢我接觸的人,這些人百分之八九十的,都聽到了我講的真相並做了三退,來一個講一個。有十一位還請了《轉法輪》寶書回家學法了。還有的人聽完真相三退後又把沒聽的人領到我面前聽真相,我知道這都是師父把有緣人引導來的,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只是動動嘴而已。

說起講真相還有一段小插曲:我丈夫給人看了病,病人送東西我總是要我丈夫拒收,因為師父法中講過:「不失不得,得就得失」[2]。懂得了這個理,就使自己少造業,丈夫也就不收禮了。後來人家也就習慣不送了。使那種不正習俗在我家歸正了。

二、明真相,得福報

這些年我在講真相中,也遇到不少奇蹟。在此,僅舉幾例:

一位六十多歲的親家患有嚴重的肺心病,經檢查心臟與肺部腫大粘在一起,手腳變成紫色,醫院診斷不可治癒了,他本人也說不可能會好了。我跟他講真相,並送他一個真相護身符,同時給他三退並告訴他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有好轉的。他聽後就天天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十多天就出了院,回家後不知不覺身體得到了康復,現在甚麼重活都能幹了。

他和家人見到我的第一句話就是:謝謝你把這麼好的東西送給我,我說:你與大法師父有緣,一切都是我師父做的,你們就謝謝我師父吧。

另一位老年婦女,是我們村的,我跟她講了真相,做了三退並送她一個真相護身符後,有一天她坐鄰居的車去吃酒,在回家的路上經過山路的時候突然車從高處摔了下去,司機的腳都摔斷了,住了一個多月院,而她老人家卻一點也沒傷。她跟我講:真是大法師父救了我的命,謝謝你們師父救命之恩。

又一次有五人來我家找我丈夫看病,當時我丈夫沒在家,我就跟她們講真相,做了三退。等了一會兒她們說:不用看病了,症狀好了,沒等我丈夫回來就都走了。我都感到驚訝!大法的超常真是無所不能。

再一次也是來了五個人到我家買樹,我跟他們講真相,並送給每人一本真相年曆,還幫他們做了三退。其中有一個說:他有病要做手術,我說你就天天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可能不用做手術的。過了兩年,他又來了我家,他說:我真的沒做手術,病好了,真是大法師父慈悲救了我的命。

三、兩次遇難呈祥

世界之大,人心繁雜,有好人就有壞人,有認可的就有反對的,有正的就有邪的,這也是舊宇宙相生相剋的理在人世間的反映。我在講真相中先後幾次被惡人誣告,有一次在大街上講真相被惡人誣告了,當時被警察抓上了警車,把我強行帶到了公安局,當時我心念正,也不害怕,我就喊師父快來救弟子,一路到公安局都在發正念,不配合邪惡,問我話就講真相,後來惡警逼我簽字,我就寫:法輪大法好,我學了法輪功不但身體好而且家庭和睦了,鄰里關係好了,自己的心也樂了,法輪功真是有百益而無一害。過了幾個小時,警察叫我兒子把我接回去了。

一次發真相光盤也被不明真相人舉報,我同樣喊師父救救弟子。結果惡警氣勢洶洶的來,最後好像沒看見我似的灰溜溜的走了。

兩次遇險,都在師父的保護下,遇難呈祥。真是「一正壓百邪」[1]。弟子謝謝師父的呵護!使弟子在虎口中轉危為安。師父的恩德弟子千言萬語也表達不盡。

四、丈夫回頭

我的家庭在外界看來是一個美滿的家庭。但一家不知一家的事,丈夫的粗暴脾氣,常常令我膽顫心驚,加之他在邪黨大染缸中的污染下,隨波逐流,道德下滑,他在外面有情人,在情的帶動下,簡直是魂不守舍,總是看不慣我,有事無事都發脾氣,不是摔東西,就是打我、罵我。就在我修煉的前後幾年,我幾乎是在他的打罵中熬過來的。修煉前我雖然也做到了忍,但那忍是無奈的忍,因打不過他、罵不過他,是常人的含淚而忍。

修煉大法後我才懂得了人生的真正意義,用真、善、忍來指導自己的言行,並學會了向內找,與自己內心對話:我為甚麼會有這種遭遇,原來我有一顆驕傲自大的心,總認為我各方面條件都比他好,他應該無條件的對我好,而不是我作為妻子怎樣關心他、體貼他。

另一方面,我從法中明白了師父講的:「都是有因緣關係的,都是業力輪報,你欠了債就得還」[1]。可能是我前世欠人家的債要還。還明白了「一個修煉的人所經歷的考驗是常人無法承受的」[3]。所以,遇到的一切問題都與修煉有關,都有修煉提高的因素在裏面,找到了問題我放下了一切不好的心、從生活上關心他,體貼他,家裏的活我多幹點,他罵我就當作沒聽見似的,真正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2],他扔東西我就收拾好,打掃乾淨。我明白他在幫我提高心性。也就做到了真正不動心的忍──修煉人之忍。

我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他看在眼裏,記在心裏。他說:你真、善、忍做的好。我告訴他:我的善良、忍耐是大法師父教我的,你比一比,看一看你找的那些情人哪個比你老婆更善良,哪個能做到這樣忍。他認可了。

在師父的感召下,在善的感化下,丈夫變了,變得能體貼人、關心人了。現在的他在家裏搞衛生、種菜挖土樣樣都幹,從此,再聽不到他的打罵聲了,外面的那些情人也自動退出了。現在他雖然還沒走入修煉但表面看也在提升自己,對我修大法各方面都很支持,特別是經濟上支持很多。

一路走來,師父的慈悲法理,不斷的給我指明方向,使我逐漸放下了人的觀念,境界在不斷的昇華。一個修煉人所經歷的確實太多太多了,每個修煉人不知傾注了師父多少心血,這都是我們不能想像的。作為師父的一名弟子,感到無限榮耀,無比幸福,唯有好好修煉,多救人,緊跟師父正法進程。

因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位置〉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