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蕩正法路 幸福回天途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二日】怎能忘記二十年前,偉大的師尊以無邊法力照見茫茫人海中的我,以無量慈悲喚醒滾滾紅塵中的我。從此,我走上了幸福而又殊勝的正法修煉之路。一部天機盡括的《轉法輪》,引導我脫離生死輪迴的苦海,三個金光閃閃的大字「真、善、忍」,照亮了我返本歸真的回天之途。從一個業力深重、情慾滿身的世間俗客,到如今看淡名利、放下生死的神道行者,讓日月見證這宇宙大法的神奇,讓眾生同頌偉大師尊的恩德,並以此喚醒沉迷的世人,早日醒覺、早登法船。

一、朝朝暮暮思索,歲歲年年迷惑

人為甚麼活著?死後又去哪裏?怎樣獲得永生?神話是真是假?無際星空有無盡頭?盡頭之外又是甚麼?它和我們有無關係?宇宙是否人類獨存?……

這些問題,對於攘攘世間奔走名利的人們來說,已是一種奢侈的疑問。當一個社會把「成功」作為顯學的時候,慾望和佔有,讓匆匆的世人再也無暇留意窗前的花開花落、天外的雲捲雲舒。即便偶有發此問者,也都忽而即過、浮光掠影。但,正是這些看似無聊的問題,困擾了我從懵懂孩童到而立之年的人生。

疑問中,我從小學讀到了大學;
疑問中,我涉獵了目力所及的知識;
迷惑中,我翻閱百卷佛經、苦讀千卷道藏;
迷惑中,我推演陰陽五行、研習易經八卦。

我徜徉二十四史,游走諸子百家;我最愛《上古神話演義》,我不離《奧秘》和《飛碟探索》;我愛好文學創作,我喜歡琴棋書畫。這一切的一切,對於我要找尋的前面問題的答案,結果仍是只有一個──無解。

在一般人眼裏看來,我也算個社會「寵兒」──「政府機關公務員、黨員幹部大學生」,身份優越,前途錦繡。加上博覽群書愛好廣泛,能力出眾又不過分爭強,所以人緣尚可,少遭人忌。但目睹道德淪喪的社會、貪腐糜爛的官員和世風日下的民眾,自認為讀過聖賢書的清高使我不願深涉其中,但又不願徹底脫離。尤其是那些無解的疑問,既困擾我又警醒我,讓我雖走在暗夜之路,但又未落入泥沼。多重的迷惑掩蓋著先天的真我、塑造著後天的假我,讓我成為一個混沌的矛盾體。我精神上仰慕聖賢、尋求有道,但現實中卻詩酒放浪、貪杯買醉;我討厭官場腐敗、人際變異,但生活中卻歡於飲宴、流連賭桌。時而自甘墮落,時而崖岸自高;時而隨波逐流,時而遺世獨立;時而亟亟功名,時而散淡無求。

這種矛盾,障礙了我對人類歷史的正確認知,阻擋了我與古聖先賢的心靈交流。勘破生死、出家修成正覺的釋迦牟尼,讓我感到既真實而又恍惚;得道升天、人文初祖的軒轅黃帝,似乎既鄰近而又遙遠;騎牛出關、留下五千真言的老子,聽起來熟悉而又陌生;身負天命、教化世人的孔子,談起來明白而又模糊。我的迷惑之苦,深入骨髓。我之所苦,如夜半不能入睡之苦,如扁舟不能靠岸之苦,是盲者不見光明之苦,是行者不見路標之苦。

二十歲出頭,我曾撰寫一副對聯,或可反映這種半清醒半迷茫的情態。上聯為:「又喜春風又惡春風春風已過我亦不秋」;下聯為:「又趨時尚又落時尚時尚雖移我亦不遷。」橫批是:「隨遇而安。」今天從修煉的角度看,多少體現了生命的「神光不昧」和「佛性猶存」,或為後來得法修煉之前兆。

然而,窮盡人之智慧所極,又如何洞見無上天機?若無聖者指點,倘無聖者接引,世人恰如茫茫大海一葉扁舟,何時能見彼岸?何處是天盡頭?

二、紮紮實實修煉,純純淨淨昇華

一九九七年的開頭幾天,我生命更新的奇蹟,在意想不到的偶然和冥冥天數的必然中,倏然而至。那幾日,妻兒去外地度假,我便呼朋引類,棋牌飲宴。那真是通宵達旦、醉生夢死,酒桌和賭桌晝夜輪替,煙味和菜香滿屋混雜……終於筵散客離、人去室空。望著杯盤狼藉、垃圾遍地的景象,極度的空虛先是扼住了我的胸部,繼而蔓延我的全身,侵蝕了我從頭到腳的每一個細胞,彷彿有種抽空了的驚悸。無助的絕望,讓我感到身體乃至靈魂的一部份在剎那間驟然逝去。

是機緣成熟,是福至心靈。當我抬頭看見恭放在書櫥裏的《轉法輪》時,就像落水之人遇見了舟船,忽然有種得救了的感覺。這部天書雖被我恭敬請回數月之久,但一直被我冷落,只是偶爾翻看題目,從未細讀其中內容。如今彷彿靈魂被召喚,我洗淨雙手,如飢似渴的拜讀起來。睏了,睡一會醒來再讀;餓了,吃口飯接著再看。一天一夜,連續讀完,我徹底震驚了──如此淺白的語言講述著如此高深的道理。書中所闡述之道理,真是古今聖賢不曾講過,看似淺顯明瞭,實則天機盡藏。我豁然明白了,這──就是我要拜的明師, 這──就是我渴求的真法。其後幾天,我又通讀幾遍,感覺生命像更新了一樣,有生以來的所有疑問和迷惑,一切盡解。

從師尊的法中,我明白了:宇宙最高的特性是真、善、忍,他就是佛法,也叫作道,順應他的才是好人,同化他的就是得道者。

我明白了:人來自天上,人生的目地不是為了當人,是為了返本歸真。

我明白了:人的返本歸真的過程就叫修煉,去掉名利色情和各種執著心,提高心性,吃苦消業,處處為他人著想,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

…………

生生世世等待的,人類古今所盼的,不正是師尊和大法麼?我猛然醒悟,古老的「修煉」一詞,正從遙遠而神秘的傳說漸漸走到了現實。我開始進入了實修。煙酒賭博等惡習斷然去除,玩世不恭變成了謹言慎行。之後,妻子和小兒一併得法實修;之後,我又引導多人走入修煉;再之後,我們建立了煉功點,幾個月的時間就有近百人共同修煉。我們集體學法,集體煉功,共同切磋,共同提高。大家比學比修,遇事向內找,心性不斷提高,生命在法中不斷昇華。

為了去掉我對「名」的執著,師尊安排了多次考驗。常人中,我執著於口才,口舌之利難免傷人,大家都不敢和我論爭。所以,幾次考驗都是別人當眾指責或羞辱我。最典型的一次是,同科室的某同事,向來對我畢恭畢敬,可有一天喝多了酒來到辦公室,突然對我大吵大嚷,指責我對某件工作不負責任,耽誤了大事,而這件事既不是我工作範圍的任務,也不是他的職責範圍,因此旁觀的其他同事很是不平,替我與他大吵。我記住了師尊的教誨,知道一切事情都是考驗,也知道一切壞事都是好事,這不正是修忍辱、去名心的好機會嗎?於是我真誠的向他道歉,平息了怒氣後又送他到後勤值班處休息。下班前他酒醒了回到辦公室,道歉了一遍又一遍,我勸他說:「您平時總是寵著我,有啥毛病也捨不得批評,今天藉著酒勁點到我的不是,真該感謝您才是。」從此,我們相處的十分溶洽。

政府擬選拔我出任某局領導,並且已向社會公布,我考慮再三,對談話的領導講,我天性逍遙散淡,書生氣太重,又不擅變通,恐怕與當今社會合不上拍兒,還是留個閒雲野鶴之身吧。我放棄了就任,領導雖然失望,但也十分敬佩,暗暗稱讚大法修煉者的境界。因為他最清楚,為了得到這個職位,多少人差點踏破他家的門檻兒。這件事情,至今在當地官場和社會傳為美談,為後來講清真相、救度眾生奠定了良好的基礎。擬提拔我的領導在惡黨迫害大法後,明裏暗裏多次保護我。接任我的同事,後來升任政府領導,也是一直不露痕跡的照顧著我。九九年「七﹒二零」後,許多民眾在邪惡的造謠宣傳中說我們參與政治,我僅舉出這一件事,就駁斥了他們的誣陷。是的,一個連當官都放棄的人,怎會對政權感興趣呢?

利益上的考驗更是毫不含糊的,在多次過關中,我由難以割捨到達到標準,終於也「毫不含糊」起來。僅舉兩例。我的房前存放了一車原木,準備修繕房屋所用,但某天下班,赫然看見對門鄰居正電鋸轟鳴的加工著這些木頭,而且鋸好的木板多數已上了他家房頂,成了他的棚板和頂板了。我詢問他時,他一口咬定這是他家的木頭,其理直氣壯和肆無忌憚過於違背常理,反而使我頓悟是個考驗,於是一笑了之,他也一笑了之。後來,他的老伴走入修煉,一車木頭結下了珍貴的佛緣。第二件事情是,朋友在我修煉前向我借了二千塊錢,當時不算小數目,幾年也沒還。修煉後的某天,他突然來到我家,無理糾纏,哭窮賴帳,並說甚麼你修佛了,還要錢幹啥,我是不能還你了。我笑著說:「不還就不還吧,朋友一場,算我幫你的。」他悻悻而走,至今未見其面。

師尊的呵護與加持,讓我在修煉上突飛猛進的提高著,師尊還淨化了我的身體,使我達到無病狀態,二十年來遠離藥物和醫院。師尊的法身還多次在危險時保護我,有一次車禍中正處在受撞部位的我安然無恙,而旁邊的人卻重傷昏迷送往了醫院。

三、堂堂正正救人,快快樂樂回家

然而,宇宙中舊的勢力遵循著敗壞後的舊的法理,在九九年「七﹒二零」後,操縱地上的中共惡黨以撒旦魔鬼的邪惡,開始了對宇宙大法及其弟子的瘋狂迫害。但了悟宇宙真理的神道行者卻不會被嚇倒,大法造就的生命,理所當然的成為宇宙真理的捍衛者。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一開始,我就和眾多同修進京「護法」,向迫害者討還師父的清白和修煉者的神聖權利,前後長達半年之久。在這之後,邪惡政權非法關押我多次,兩次拘留,一次刑期一年的勞教。但我從未屈服,在被迫害服刑的二零零零年之初,就毅然宣布退出惡黨,擺脫了這個邪靈的控制。十八年來,我謹遵師父教誨,嚴格把握心性,正念鏟除邪惡,努力講清真相,助師正法,救度眾生。

十八年艱辛的正法之路,有師尊的保護,有大法的指引,莊嚴殊勝的未來漸漸明晰起來。謹擷取眾生「明真相、得救度」的幾個鏡頭,來見證師尊的無量慈悲和大法無邊的威德。

在被地方政府的兩次拘留、一次勞教的迫害後,我所在的開發區領導了解了真相,從未對我進行處罰,幾次都安頓我回單位上班,勞教所回來後還安排我到一個展示館任館長。

被勞教迫害期間,我和幾位同修不配合「轉化」,因而獲得一些獄警的私下敬佩。為紀念「四﹒二五」一週年,我寫了一首詩與同修共勉──「驚天春雷四二五,血雨腥風漫天舞,從此人神有分界,通天大道萬魔阻。法徒志堅懷正信,敢叫邪惡化塵土,恩師巨手定乾坤,天國再造我為主。」不想此詩輾轉落入獄警之手,但他只是提醒我今後注意,並沒有為了邀功對我「治罪」。「七﹒二零」一週年,勞教所強迫我們觀看某人所謂的「轉化」錄像,並要求寫出心得體會,我當場寫出四句短詩:「板蕩識忠臣,路遙知馬力,猶大叛耶穌,豈知非天意?」遞給獄警後,他先是搖了搖頭,然後又不斷的點頭,一言未發。

當地的公安局長是個明白真相之人,在一處幹休所裏辦洗腦班,同修們要學法時,警察們就躲到別處閒聊,還在早晨提醒大家起來煉功。這期間正值第二個「世界法輪大法日」前後,天氣很冷,但這局長吩咐警察下河抓魚,為大家做了一頓豐盛的宴席,準備了飲料茶水。席間舉杯祝酒說:「今天甚麼日子大家都清楚,我穿著這身皮就不明說了,用你們的話講,祝你們早日圓滿吧。」此人幾年後退休,晚年安享天倫之樂。

一派出所長提醒我說:「兄弟,告訴你們功友,別在大白天滿街發傳單,有人舉報就不好辦。你們晚上發,我們白天撿,誰也說不出啥。趕集的時候注意,有時我們是聯合執法,好幾個部門一起,碰上就麻煩了。」此人也已退休,夫妻倆都身體健康,兒子也找到了一份體面工作。

由於體制特殊,我區的行政綜合辦兼具多種職能,主任身兼組織部長、宣傳部長、政法委副書記等職務,也分管「六一零」、綜治辦、維穩辦等部門。該主任了解大法真相,尤其是和我當年共同被提拔的經歷,他是親眼見證的,因此對大法修煉者的態度十分正面。在邪惡最猖狂的幾年,他頂著流言和壓力,以利用我的文才為名,將我調入該辦,讓我為各部門的文字材料把關。他私下對我說:「在我這裏,看誰還敢動你?」有意無意間,我能看到一些敏感文件,減少了很多同修的損失。在非官方的場合,他曾對主管迫害法輪功事務的幾個部門頭頭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幹的越歡就越挨累。上邊問起法輪功的情況,就說都「轉化」了,你我不都省心嗎?咱們是開發區,重點是發展經濟貿易,別的都是瞎扯。」後來他升任市裏某局擔任業務領導,下屬甚服其德。

民眾的覺醒也為自己帶來了福祉。有一個大約二百戶的棚戶區,生活環境極差,道路泥濘,排水不暢。但居民們特別願意接受我們夫婦送去的大法的真相資料,八年的時間裏從未拒絕。甚至有一天,某個居民在市場遇見我,說怎麼好幾天看不到你們法輪功的小本本了呢?我們全家都愛看呢!我詳細問了他家住址,才知道是在因施工挖開的那條大溝對面,正趕上這幾天下雨不好走,才沒過去。我很抱歉,回家取了資料給他,他十分高興。後來,開發區向上面爭取了巨額資金,以環境綜合治理的名義把這個棚戶區全部搬遷,並且搬到了一處商業集中的地段。一戶修理自行車的人家,幾間破房緊鄰一條臭水溝邊,屋瓦不全,山牆開裂,沒有閒錢修理。他聞聽過真相,牢記真善忍好,憑良心和手藝維持生活。搬遷時,他得到兩戶住宅樓的回報,既有了安身之所,又有了兒子的婚房,多年的愁苦一掃而光。

更多的事例真是不勝枚舉。一位機關的女士結婚多年不孕不育,很是苦惱,我們夫婦告訴她常念「法輪大法好」,幾月後奇蹟出現,年屆四十的她已有身孕,如今女兒已讀小學了。還有一次我在超市購物,遇見一位外單位的女同事,她興奮而又神秘的對我說:「法輪大法真好,真好!替我謝謝你師父。」我問緣由,才知她有個資質平平的女兒,花錢念個專科學校後,幾年來都發愁找不到工作。娘倆都聽我們講過真相,經常念誦法輪大法好。有一天女兒在同學的鼓動下,想報考國家公務員,父母都不以為然,卻也不甚阻攔,誰知結果下來,竟被省城某個機關錄取。娘倆感謝我們傳給她們的福音,多次提出要擺大席宴請我們。

…………

這些例子不勝枚舉,見證了宇宙大法的神奇,見證了大法弟子兌現誓約的神聖。世人都是天上客,早聞真相早醒覺。新宇宙在等待,眾神佛在呼喚,讓我們不負創世主的洪大慈悲,珍惜這萬古不再的機緣,早登法船,同回天堂!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