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學好法 才能修好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一日】一九九九年邪惡瘋狂迫害大法弟子,我們當時以為是個別小人作祟,地方政府不作為,所以在逐級上訪無果後我決定進京以自己修煉大法的親身經歷向政府澄清法輪功被迫害真相。結果被勞教兩次,期間被單位非法開除公職。我丈夫也因為修煉而受到其單位的迫害,造成家庭經濟異常困窘。

即使在這種情況下,我和丈夫不為所動, 並且互相鼓勵,今生能得大法,已經無比幸運,邪惡想在經濟上迫害我們,動搖我們,那我們偏不上當,不動心。

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有弟子提問:「在正法的這個特殊時期,有的美國弟子的工作受經濟的影響失去了……」師父回答說:「這是舊勢力在幹的。你們永遠記住這一條,今天在大法弟子中所出現的一切干擾我都不承認的,不應該有的都是舊勢力的安排,它們把你們個人的修煉看作是第一位的。當然,個人圓滿是第一位的,你圓滿不了那甚麼也談不上。」「舊勢力時不時的就會有對學員的干擾,可是救度眾生這件事情多主要啊!非得搞這些干擾。不承認它!因為它們誰也不配參與。」

丈夫建議我先不要出去找工作,多學法,多在法上提高,並且邪惡迫害我們,也是在干擾我們助師正法,干擾救人。雖然只靠他一人的微薄工資生活上是緊了點,可是我卻有時間多學法了,因為這幾年被邪惡迫害,我們學法非常少。我們每天大量學法,他在家,我和他一起學,他上班了,我就自己學,然後等他回來了我們就出去救人。基本上是我和人講,他幫我發正念。

由於學法多,我的心態也比較祥和,遇到眾生智慧也源源不斷的湧現,甚至自己都被感動了,有時和眾生講的話,回頭再想講給丈夫聽都重複不出來。真的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有這個願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這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1]

法學的多,正念就強,救人的基點也擺的正──救人不是為了自己圓滿,而是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救人的效果當然也會比較好。講真相時整個人都被強大的能量包圍著,一片祥和,眾生也是本性盡顯。最多的時候,大約兩個來小時我們能救二十多人。

當然我和丈夫的配合也很重要。有時候看著眼前的人群,我不知道該跟誰講,他就指給我,無論甚麼樣的人,只要他指給我了,我就過去講,基本上對方都能接受。丈夫一直發正念,只要我朝某個人走過去,他的正念也立即跟過去。

在講真相時,我們大法弟子的形像也非常重要。我每次都非常注意,穿戴一定要整潔,得體,大方,有禮貌。有好多時候,當我告訴對方我修煉法輪功時,他們都非常驚訝,說:「原以為只有老年人才煉法輪功,你這麼年輕怎麼也學啊?」我就告訴他們,我都快五十歲了,因為修煉了法輪功才這麼年輕健康的,法輪功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接下來給他們介紹大法洪傳的盛況和中共的抹黑與迫害,及「三退」大潮,勸對方退出加入過的中共及其附屬組織,對方有時間,就再講講藏字石等。

每次講真相回來,我們都要從新整理一下思路,今天遇到的眾生有哪些心結,這些結是不是我們自己也有?例如,前幾年講真相時總遇到有人說我們反黨。其實我內心確實也很糾結,我們是不參與政治,可是我們又在勸世人脫離中共惡黨。所以我也總是迴避這個問題,從其它角度勸其「三退」。

再學法時我明白了。師父說:「大法弟子沒有參與常人的政治,我們對政權不感興趣,這只是一群修煉的人。但是迫害者為了迫害法輪功、迫害修「真善忍」的這群善良民眾,不惜毀掉人類的道德,宣揚假、惡、暴、色情那些人類社會最壞的東西來對抗法輪功。也就是說,雖然我們對政治不感興趣,我們不要人手中的權力,只須有一個能夠修煉的環境、有一個信仰大法的自由,就足矣了,但是迫害者也不是完全沒有理智迫害,它非常清楚這群人要做好人。中共邪黨政權是不叫人做好人的,從它建政那天開始就是流氓起家,一路上都是用謊言、用假的來欺騙民眾,用暴力來專政,是這樣建立起來的政權。一路上都是靠不斷造假與暴力鎮壓過來的,幾乎每一件宣傳與打壓都是假的。它的政績是假的,它宣傳的英雄人物是假的,它打擊的壞人是假的,它宣傳的敵對勢力是假的,它樹立的英雄人物是假的,冠冕堂皇的外表也是假的。世人,特別是中國人,越來越看清它的面目了。」[2]

自從我明白了這個問題後,再也沒遇到過世人說我們反黨了。

由於經濟上不寬裕,我們夫妻倆在這方面比較注意修自己。比如:有同修找我們幫一些忙,留我們吃飯,我們從來不吃。因為我們覺的同修之間互相幫助是應該的,不能麻煩同修,即使是便飯,因為我們的存在,也不會真的隨便。再說了,修煉人餓幾天都沒問題的,迫害中絕食都是常有的事,怎麼能佔同修的寶貴時間呢?還有的我這裏正好需要點東西,而別人又正好多餘的要給我,我們也不要。或者人家非得要給的,我就折錢給人家。一般的,我們需要甚麼,我都自己買或者做。

我悟到修煉人要時刻嚴格要求自己,要守德,沒德要飯都要不著的。同時人還有個慾望問題。「慢慢的由給小紀念品接受了,逐漸給大東西也要了,最後給少了也不幹了。最後他說:給我那麼多東西幹甚麼,給錢吧!給錢少了還不幹呢。」[1]

當資料點需要資金的時候,我們從來不吝惜,但我們自己卻是非常節省的,買菜都買應季的大份菜,填飽肚子就行嘛。

可是,不知不覺中,我們逐漸的發現了一個很有趣的事。就是每次講真相回來路過市場,總能遇到賣家剛降價,降價的幅度大而且菜又是非常好的,我們常常都是第一個或是第二個顧客;偶爾在大商場講真相,就會遇到缺碼斷號的大品牌服裝、鞋等商品清倉甩貨,價格低的不敢信。而我每次都是隨手就能選到適合我的,既不費時也不費力,非常經濟實惠,而且非常適合我們講真相時用。

不久丈夫也提前退休了,是單位主動給他辦理的。這回我們可以有足夠的時間一起學法,一起講真相救人了。

我悟到這都是師父給弟子的鼓勵。只要弟子聽師父的話,放下執著,嚴格要求自己,走正修煉的路,師父甚麼都能給弟子做。放下心,做大法弟子該做的,是你的,師父都會給你的,只要我們聽師父的話。

師父為弟子提高真是用心良苦。只是我們有時人心重,悟不到。我周圍的同修老年人比較多,當遇到魔難過不去關的時候常找我,認為我法理清晰,那時我自己也這樣認為。

一次學經文《和時間的對話》,其中「這些問題已經非常嚴重,他們怎麼樣能把看到的對方如何如何,反過來看自己就好了。」這段法時使我一震,原來不是我法理清晰,而是我也有和同修一樣的或類似的不足,是我和同修都該提高了。我曾「幫」了那麼多的同修,也曾有過小竊喜,其實是我有那麼多的那些同修們都有的不足和執著,只是我沒有同修表現明顯而已,每一次都是師父安排要我和同修共同提高的,都被我愚蠢的向外推出去了。

只要多學法,一切都在法中。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