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成了植物人後的康復之路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五日】我丈夫沒有修煉,但認同大法。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日早上,我正在發正念,突然聽到丈夫喊我,我到他那一看,他渾身是汗,說肚子疼叫我給他揉肚子,我一邊給他揉肚子,一邊叫他快念「法輪大法好」,過了一會兒,他說:現在好點了,我剛才去衛生間解手,解了很多。我很難受也沒衝馬桶,你去衝一下吧。我到那一看大半桶全是黑的,用了好多水也沒衝乾淨,我拿手電筒一照,沾在馬桶上的像玉米粒大的顆粒全是黑的,我又用水一沖,那玉米大的顆粒變成黑紅的血色了。我把看到的告訴了他,他說:怪不得剛才那麼難受,現在好多了。

他說想去客廳坐一會,我就把他扶到客廳,過了一個小時他又想回到臥室。我去扶他時,他起不來,胳膊腿就不當家了,我也弄不動他,就給兒子打電話,兒子接到電話直接給他在醫院的六姑打電話,他六姑馬上派救護車來了,我們一起到了醫院,醫生問了情況,就開始輸液,因為他有高血壓,就先按高血壓治,同時進行各種檢查,最後做了核磁共振,才確診是腦幹大面積堵塞,醫院下了病危通知書,叫準備後事。這對全家人來說真是當頭一棒,都痛苦不堪,不知如何是好。可是總得面對現實。丈夫的兩個妹妹去買了送老衣。孩子們找醫生協商,醫生說:搶救過來的希望不大,最多也是個植物人。兒女們說:只要有一線希望也要搶救。

我一直守著丈夫,沒有人讓我表態。我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呀,如果他有命,就叫他活過來,證實大法。如果沒命,我也不強求,一切由師父安排,我聽師父的話。

醫生在孩子們的要求下繼續進行搶救治療,主要是二十四小時不停的輸液。我對孩子們說:你爸該治就治,但是還得聽師父講法,只有大法能救他。孩子們沒有反對。就這樣。我們自己住一個病房,我幾乎二十四小時陪伴著,給他放師父講法錄音,大法弟子的歌曲等,醫生護士也沒反對。因為是搶救期間,醫生隨時都會去。有的醫生聽了說:講的挺好的,叫他聽吧。

十幾天危險期過去了,命是保住了,人也真的成植物人了,眼睛看不著,也不會說話了,全身不會動,身體瘦的皮包骨,不會吃飯,就用皮管從鼻子插到胃裏用針管往裏打;不會解手,也是插的皮管。面對這樣的植物人,全家人的心情可想而知,醫生說能保住命已經是奇蹟了。開始我聽了心裏很難受,這以後的日子可怎麼過,實在接受不了,兒女們不在跟前時我就偷偷哭,不想讓孩子們心裏難受。

正在我不知道以後如何生活的時候。師父的法打入我的腦中:「作為一個修煉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惱都是過關;所遇到的一切讚揚都是考驗。」[1]「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2]想到這,我覺的這一切都是師父在管著,才有了他這個命,要沒有師父管,他連命也沒了。既然這樣了,我還有甚麼過不去的?我要堅強的面對現實,聽師父的話。

我要求出院。後來醫生也同意我們出院,在出院的前一天,奇蹟出現了,後半夜我太睏了,女兒叫我去睡一會。她看護她爸,她在給她爸翻身的時候,一不小心把胃管弄出來了。開始我也害怕醫生來了不好交代,又一想,女兒也不是故意的,再一想,這也不是偶然的,既然出來了,那就用小勺灌他點水看能不能喝。我叫著他的名字:喝水,咽。隨著我的聲音,他一點一點的嚥下去了,總共喝有兩小勺。醫生來了,我把情況說了之後,醫生覺的很驚奇,說:他能嚥下去了?我說是的。醫生很高興的說:太好了,那就不用插管了,以後就慢慢的餵奶和稀湯。你們回家也方便多了。(本來醫生是叫帶管子回家的)

回家後,兒女們把我們安頓好,都上班去了。他們的住處離我家比較遠,有甚麼事給他們打電話。我想既然有師父管,我就把全部藥物都給他停了,就每天給他放師父的講法錄音。三天內,他變化很大,有了點知覺。剛有了點好轉,就在這時候,我小姑子從醫院捎藥來了,並且給女兒說一定叫你爸按時吃藥。我一聽就急了,說:「這藥不能吃!」我女兒不高興了,說:「不吃藥怎麼行呢?」我說:「怎麼不行?你爸在醫院每天用藥也不見好,這幾天不吃藥越來越好,為甚麼非得吃藥?你爸現在有師父管。」女兒急了說:「如果不吃藥,那以後我們就不用管了?」我說:「這是你爸,你想來就來,不想來就不來。反正你還得上班。」女兒走後,我知道自己做的不好,沒守住心性,心裏也很難受。到晚上兒子來了,我和兒子說了此事,兒子說:「媽,我爸已經成這樣了,還得你管,我姑送藥是她的心意,吃不吃藥咱說了算,反正我爸就這樣了,醫院也沒別的辦法,咱也不能一棵樹上吊死,你說法輪功好,我也不反對,那就按你說的辦吧。好壞我不怨你。」我說:「有你這句話就行了。要不是有師父管,你爸爸命早都沒了。」

從此以後,女兒也就不再提吃藥的事了,我也開始新的生活方式。開始丈夫只能喝一點奶和稀湯,慢慢的就給他弄稠一點,因為他沒有牙,也不會嚼飯,女兒給他買了個攪拌機,我每次做好飯用攪拌機打成稠糊糊,喊他張嘴,他就張嘴,送一勺飯,叫他咽,他就有意識的咽了。就這樣,師父開始給他清理身體。慢慢的,三、四個月以後,他也認識人了,也吃胖了,臉也紅潤了。

半年後,他又開始咳嗽了,咳的很厲害,有時聽到他咳的痰要上來,可是因為他不會吐,痰又嚥下去了,女兒就買了個吸痰器,也吸不出來。大概咳嗽有一個月左右,有一天晚上,我三點多起床去拿褲子的時候,看到褲子上有一個像乒乓那麼大的一個東西,我仔細一看,像吐的痰,我當時很吃驚,我又不吐痰,他又不會吐,家裏又沒別人,這東西從哪來的。啊,我立刻明白了,是師父把這髒東西給他拿出來,我當時熱淚盈眶,雙手合十,謝謝師父。我用衛生紙抓起來叫丈夫看看,我說:你天天咳嗽,就是這東西在作怪,今天師父給你清理出來了,以後你就不會再咳嗽了,快謝謝師父。他不會說話,但是我能看出他很高興,從那以後他再也沒咳嗽過。

丈夫住醫院期間,我們這一片的同修都去別的地方拿資料,比較困難。我想不能耽誤同修講真相發資料,再難我也得做資料,有師在有法在,甚麼干擾也別想難倒我。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安排的,我雖然很忙,每天幾乎沒有休息的時候,但我的時間安排很緊湊,我每天早上三點二十分起床,洗漱後給師父上香,然後給丈夫換尿布,再煉功。發完正念後,打開電腦、兩個打印機,開始做資料,刻錄機刻光盤,一邊做飯,一邊打掃衛生。弄好飯,再一口一口的餵丈夫吃飯,同時換刻錄的光盤,餵完飯,我再隨便吃點,趕快把廚房收拾一下,就開始訂資料、切頭。晚上,打印好光盤盒貼,中間還得換尿布、餵水,給他翻身。時間對我來說是非常快的。中午有時收拾不完廚房,就到下午集體學法時間了,同修們走了我自己再學一講,因為我知道集體學法時,我也學不全,丈夫一會要解手、翻身,有時還喝水,我也不想耽誤同修學法。到晚上吃過飯收拾完了,我再繼續做資料。平時我幹到十點左右,神韻光盤剛出來時,因為供不應求,我就幹到十一點半。最多時可以裝一百個光盤。雖然時間對我來說很緊,睡眠也很少,可是我不覺的苦,因為我有師父每天都在呵護著我,我生活的很充實,渾身有使不完的勁。

我家用的是雙缸洗衣機,有一天給丈夫拆洗尿墊,洗完後往甩乾機裏放,東西沒放平,我就離開去幹別的了,就聽到洗衣機「銧當銧當」響了幾下,我趕快回去,甩衣機已不會動了。晚上兒子來了,我說你看看洗衣機不會甩乾了。兒子看看說:咱自己修不了。女兒來了,說不行再買個。我說洗衣機還好好的,要能買脫水機就好了。孩子們忙,我也出不了門,而且差不多每天都得用,沒辦法。我想起師父說:萬物有靈,我就給洗衣機說: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把你弄壞了,你每天給我洗衣服也是功德無量。我心裏又求師父,弟子實在沒空去修,請師父幫助。沒想到中午我正在飯廳倒飯,突然陽台上的洗衣機「喀嚓」一聲,我馬上一驚,自語:師父把洗衣機給我修好了。當時我沒空去看,等我忙完到那一看,甩乾桶真的好了。當時我激動的淚水止不住往下流,孩子們來了我一說,他們都感到神奇,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師父的偉大。謝謝師父。

我丈夫有姊妹八個,都說我照顧的太好了,幾年如一日。二零一五年我的生日,他們要請我吃飯,叫我女兒在家陪她爸,到飯館後,有送花的有送絲巾的,全家人都感謝我,我對他們說:應該感謝大法,感謝師父。沒有大法,沒有師父,我可能連我自己也顧不了,哪能照顧好他。大家都說:謝謝師父,謝謝大法。

通過丈夫身上出現的神奇事,我們家將近四十口人,還有親朋好友,由開始不認同大法到後來都相信大法好,明白了真相,都做了三退。

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