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大法超常 講真相救人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三日】我今年七十多歲,原為教授級正研究員。我小時得了一場重病,奄奄一息,中西醫大夫都說沒治了,準備後事吧。在百般無奈的情況下,我外婆和我媽抱著我到廟裏去求藥師佛。求出第一個簽是一張藥方,按藥方抓藥,服了三天,病情好轉,後來又去求了兩次,都是這一張藥方,又服了六天,到第四次再去求得一簽說完全好了。是藥師佛救了我的命。從此我父母十分相信神佛,帶我去廟裏上香。隨著年齡長大,上了學,接受了邪黨無神論教育,慢慢不信了。特別是大學畢業後,在工作單位為了名利色氣開始與人爭鬥,隨波逐流,在滾滾紅塵中越陷越深。但埋在心底的信佛的根芽還沒有完全熄滅,常常有一種要找佛找神的想法。

一九九三年八月十一日幸得法輪大法,從此走上了修煉之路。那天上午我從外地出差回單位上班,工間操時有人告訴我球場邊上有人在教一種新的功法,我聽後馬上去那裏,跟著他們學煉起功來。有一位同修看我學的很認真,告訴我這是法輪功,並約我下班後去她家。晚上我從同修那裏請來了《法輪功》。我打開扉頁看到了慈悲偉大的師尊相片,就是我在夢中見過的師父啊!我不到一天時間就學完了《法輪功》。在不到一週的時間裏,我就從同修那裏學會了五套功法。

一、見證神奇

我參加了北京一九九三年東方健康博覽會,第一次親眼看到了慈悲偉大的師尊,我第一次親耳聆聽了師尊的講法報告。我熱淚盈眶,欣喜萬分,從心底裏升起無限敬仰之意,我下決心一定要跟隨慈悲偉大的師尊修煉到底!

在那一段日子裏,師尊還幫我打開了天目,我看到了師尊的法身及給我下的法輪、氣機、機制及原子結構。在煉功場看到了大大小小象雪花般的彩色法輪從天上降下來落在煉功人身上,看到了許許多多東西。不到一個月我身上的各種病不翼而飛,走路輕快,走多遠也不累,騎自行車像有人在推一樣。過去萎靡不振的我完全像變了一個人似的。有一天,我正在上班,突然眼前出現了一艘晶明透亮的水晶法船,由東向西行駛著,我知道是師尊派來的法船,讓我登上努力精進。

從一九九四年三月初到七月底,我先後跟隨師尊上了四個法輪大法學習班,師尊又給我進一步清理思想和身體,自己的世界觀得到徹底改變,明白了做人的目地是為了返本歸真,只有嚴格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來要求自己,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才能真正修煉上去。在學習班上我看到了師尊身上發出的佛光,照滿整個會場,每一個學員都沐浴在師尊的偉大的佛光中──一個強大的能量場之中;我還看到師尊肩上不斷的發射出無數光芒四射的法身,發射到台下學員中間,這是給學員調整身體的啊,無比殊勝!

在一九九四年七月濟南學習班上,剛開始時有不少學員邊聽課邊搧扇子,師尊叫大家放下扇子,就會感到一陣陣涼風吹來。果然我看到在師尊講話的桌子前左方有兩個特別大的法輪在轉,一個東西方向轉,另一個南北方向轉,把一陣陣涼風吹向整個體育館。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底,我參加了《轉法輪》發行儀式大會,請到了《轉法輪》,我激動的心情無以言表,用了不到三天時間就把《轉法輪》學了一遍,思想境界又得到很大的提高,自己覺的真的永遠也離不開這本寶書了。

在學《轉法輪》時,我開始看到每個字都是法輪在轉,每個字都發出金光;學了一段時間後,看到每個字都是師尊的法身,每個字都發出鉑金光。有一次,我到外地大姐家去洪法,晚上住在她家。在睡前我看到有九個青色法輪在我周圍上空飛快的旋轉,清理著我周圍的空間。

從我得法至今,每過一段時間,就會感到突然有一陣熱流從頭頂上下來通透全身,渾身發熱,這就是師尊給我灌頂呀,是師尊在給我淨化身體,把我的身體進一步清理。

二十多年來,不管在甚麼情況下,都能做到每天學法煉功不間斷。我每天學一講法,有時學兩講法,有時間再學師尊的其他著作;五套功法每天煉一遍;每到休息日,我們就到周圍單位、學校、居民小區去洪法。

在東方健康博覽會上有許許多多感人的神奇的故事。有個四、五歲小孩雙腿彎曲不能走路,父母花了很多錢,去了許多醫院也沒治好,而師尊只一會兒當場就給他治好了,行走自如了,他父母千恩萬謝,跪拜在地,師尊慈祥的把他們扶了起來。有一個男青年右大腿摔斷了,在醫院剛打了石膏,第二天家人陪同打車到博覽會來了,經師尊短短幾分鐘的調理就好了,當場撤掉石膏,自己走著坐公交車回家了,第三天去醫院檢查,骨頭全長好了。他告訴大夫是師尊給調理好的,大夫們都感到很神奇。

在煉功場上,我看到了五彩繽紛、大小不同的法輪從天而降,加持和調整煉功人的身體。師尊為我淨化了思想和身體,大法改變了我的人生觀,知道了人活著就是給我們在正法中修煉、返回自己真正的家園的一次機會。我身體的病痛不翼而飛,扔掉了藥罐子,工作、走路一身輕。

師尊說:「在幾年的修煉中,除了我為你們太多的承受之外,同時為了你們的提高不斷的點悟著你們,為了你們的安全看護著你們,為了使你們能圓滿平衡著你們在不同層次欠下的債。」[1]

事實正是如此,我在參加師尊的學習班後,有兩次很危險的經歷,都是師尊為我化險為夷:第一次是我在做儀器實驗時,突然一股強大的電流把我兩手吸住了,電流從左手通過胸口往右手循環,我渾身顫抖,怎麼使勁也落不下來。邊上的同事特別著急,不知如何是好。我心中馬上求師尊幫助,瞬間電流就斷了,我脫離了危險。第二次是我騎自行車穿馬路,當我快到對面時,從對面馬路邊突然快速的開過來一輛小轎車,一下就把我撞了,自行車被壓在轎車底下,車筐也壓扁了,但我人卻還跨在自行車上,圍觀的人紛紛數說司機,我說沒事叫他走吧,他很感激的把車開走了。這兩件事都是來取我命的,是師尊保護了我,救了我的生命,為我還了兩條命債。感謝師尊!感謝師尊!

二、講真相救人

九九年「七二零」,江魔發動了歷史上最邪惡的迫害,一時間烏雲翻滾。那時每天領導找我談話,單位組織部長天天跟在我後面監管著我。一些不明真相的群眾在會上攻擊大法,我心中很難過。由於自己的私心作怪,一時糊塗,交過書,寫和講過一些模稜兩可的話,做了不符合大法的事。過後自己心中很難過,覺的對不起師尊對不起大法,當時想我一定用實際行動捍衛大法。因此從一九九九年底開始,我和女兒(同修)利用晚間懸掛「法輪大法好」的條幅大標語,利用上下班時間及雙休日到家屬小區和自行車棚發放真相傳單,同時對自己的親朋好友也跟他們講真相。

從那時起至今,講真相的事一直堅持,從不停歇。二零零一年剛過完年去上班,邪黨黨委讓大家討論中央電視台播放的造假的「天安門自焚」,在我們二十多人的討論會上有些人發表了誹謗大法的話,我當即提出了幾個問題,如:為甚麼王進東燒成那樣了而他腿上裝著汽油的雪碧塑料瓶卻完好無損?為甚麼女記者可以不穿防護服到燒傷病房採訪燒傷小女孩劉思影?為甚麼劉思影切開了氣管還可以唱歌?那幾個在電視台上講話的人所講的內容全是違背大法的,法輪功著作中明確要求修煉人不能殺生,而自殺是有罪的,真正的法輪功學員絕不會去自焚的。我又說我們單位有那麼多的人修煉法輪功後身體都好了,有的人是癌症病人修煉後癌症消失了;有的人患有嚴重的腎炎,多次住院沒治好,煉法輪功後不久就痊癒了;有的人長年抽煙想戒戒不了,而煉法輪功後很快就戒掉了;還有的人原來脾氣不好在工作中常對別人發火,和人吵架,領導也感到頭疼,煉法輪功後完全變了一個人,脾氣變好了。這些事實你們為甚麼看不到呢?在我的雄辯聲中,主持人匆匆的結束了討論會。會後領導找我談話,叫我以後要注意,我說我講的是實話,你能解釋了那幾個問題嗎?後來他們也沒再找我。

《九評》發表後,「三退」大潮開始了。除了發真相傳單外,我還郵寄真相資料和《九評》書,發真相光盤及《九評》光盤,到外面講真相勸「三退」,貼不乾膠真相資料等等。

我遵照師尊的要求努力做好三件事:認真的學好法、煉好功,按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做人,遇事向內找、修好自己;每天四個整點認真的發好正念,清理自己與周圍的空間場並根據需要再加發正念;用各種方式講真相從不間斷。開始是在各個小區、超市、車棚發真相資料、往各處寄真相資料、用真相幣。記得有一次我用真相幣在一個菜攤上買菜,攤主接到我的真相幣後,高舉雙手,高興的喊道:「這是法輪功的錢,大家快看,真好啊!」

後來又學會了用手機講真相或面對面講真相,擴大了講真相的範圍,把自己原單位和我丈夫單位的領導、同事、同學、朋友及家鄉親人都打了個遍。還有許多邊遠山區的有緣人也能接到我的真相電話,有不少人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有的人還說「我非常支持你們的做法!」還有的人說:「我還想給我的孩子退。」我為這些明真相做了「三退」的眾生高興。

我學會了上明慧網,建了一個小小的資料點。我丈夫看我比較忙,主動擔負起大量的家務活。

我們成立了學法小組,堅持集體學法不怠,互相切磋,共同精進。我和Z同修一起,在周圍同修中做著許多協調的事。整體提高,整體昇華。救度眾生,堅持不懈,努力兌現和師尊的誓約。

在救度眾生、發真相資料過程中,會遇到一些危險,由於自己堅信自己做的是最正的事,師尊就會幫助化解。每次都在師尊的呵護下平安過去。當然安全還是要注意的。我每次發資料時先到要去的地方觀察一下,如何進如何退都想好後再行動。有一天中午,我到一個高樓去發真相資料,沒想到那個樓的保潔員提前打掃樓道衛生了,她發現了信箱及門縫中的資料,馬上就懷疑我了,因為她見我臉生,旁邊又沒有別人,她兇巴巴的問我,還想報警,我閃過一念,把她定住,她果然就乖乖定住了,我就從樓梯安全的走了。

師尊慈悲看護我們,當我們有危險時會點化我們。記得在幾年前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好像提示有甚麼危險,要注意安全。因為當時形勢很緊迫,有不少同修被綁架,我突然悟到我要保護好手頭的大法書及大法資料,因此我只留下了有師尊講法和煉功音樂的MP3播放器,其它東西我整理好後放到了一個安全的地方。幾天後,我家果然闖進了二十多個警察,其中有一半由他們的刑警大隊長帶領下讓我去派出所,說要了解一些情況,而另一半留在我家中抄家。由於事先已做了準備,故沒抄到甚麼,謝謝師尊提醒!

在去派出所的路上我下定決心,誰也動不了我。到了派出所一個大廳裏,那個隊長問我:「你以前是法輪功的輔導員嗎?你女兒也煉法輪功嗎?」,我理直氣壯的回答他們:「是的,法輪功叫我們做好人,我願意每天清早義務為大家提錄音機放煉功音樂,大家都來做好人。」接著我就跟他們講真相,我告訴他們:自己原來身體很不好,在單位裏是一個有名的老病號,醫務室都知道,每天要吃一大把治血壓、治頭疼頭暈、治類風濕關節炎的藥,每年要花費國家一萬多元的醫藥費。煉法輪功後所有的病都好了,為國家節省了許多醫藥費;由於自己身體好了,再也沒休病假了,精神好了,還經常加班加點,主動為國家多做貢獻。我們單位有許多老病號,都像我一樣,煉法輪功後身體好了,減輕了家人的負擔,為國家節省了大量的醫藥費,節約了單位的支出,這是大好事!我們單位裏有的人以前很自私,甚麼事都首先為自己著想,修煉法輪功後,完全改變了,能做到處處為別人著想,在生活中,能主動幫助有困難的同事,在工作中能下到基層了解他們的要求,主動為大家服務。

我一邊講、一邊發正念,他們也沒再提其他問題了,大約一個多小時後,他們就送我回家了。

雖然自己一直在努力按照師尊說的去做,與許多同修來比還是差的很遠,我要做的更好。在正法的最後時刻,更要找自己的不足,特別要注意去情方面的執著和清除黨文化的干擾,努力走好修煉的路,兌現誓約,跟師尊返回自己真正的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