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法的要求 做好每一天的功課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四日】從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到今年已經二十年了,二十年後的今天,才感覺有點腳踏實地,知道修煉最真實、最重要的,就是在每天紮紮實實的功課上,也就是能夠堅持學法,每天煉功,遇到事情能記得從修煉的角度思考。

學法與背法

剛剛得法的時候,看到師父在早期的講法中說:「說這樣好的東西我們為甚麼不把他背下來呢?」[1]﹝1﹞心裏明白這是師父期望我們做的,於是決心把《轉法輪》背下來。

背書是我的專長,在中學讀書的時候,大篇大篇的課文,老師沒有要求的,我都能背下來,準備美國留學時,幾百頁厚的英漢辭典,我幾乎能背下來一大半。開始背法時,很快就把《精進要旨》背下來了,連每一篇的發表日期都背下來,然後開始背《轉法輪》。

《轉法輪》背到十頁後,就再也背不下去了,因為感覺很機械、很難受,也沒有甚麼特別的收穫,而且因為花很多時間,導致沒時間讀法,弄的兩頭都不搭,於是就放棄了,這是第一次的努力。

過了五~六年,明慧網和學員不斷有人交流背法的體會,自己很羨慕,同時想「師父要求的,我沒有做到呀,怎麼行呢?」於是再次開始背,這一次囑咐自己,不可以半途而廢。我背書的經驗,是要重複七次,才能完全記住,但是《轉法輪》很長,要重複七次就走不動了,於是我只能放棄重複背過的,一直往前背。

這一次努力了好幾個月,最終還是停下來了,因為自己會背書的那些竅門,用在背法上彆彆扭扭的,踉踉蹌蹌的背了八講,到第九講時終於再也支撐不下去,再次放棄。

這一次我知道了,正因為我很能背常人書,所以我很難背法,所以就不作此想了。這一放棄就是十年,但是心裏對「做不到師父要求的」這一點一直存在遺憾,於是最近覺得不能留下這麼大的遺憾,終於第三次撿起來。

這一次我開始仔細反思以前背書為甚麼背不下去,我發現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我的目地是把書能背下來,能夠覺得驕傲,能夠自我滿足,想把書背下來的背後,其實是一顆顯示心,而這個心就擋在背法的正前方,阻止我對法的內涵的理解,讓我在背法中沒有收穫。

第二個問題就是這些背書技巧的使用。師父在講法中講背書的法時,說的是:「說這樣好的東西我們為甚麼不把他背下來呢?時時刻刻要求我們在常人中能做個好人,能提高,你背下來不就更好嗎?時時刻刻都有對照。」[1]﹝1﹞我理解到,背法的目地是加深對法的理解,不能是為背法而背法。

於是我注意放棄原先的求心,也放棄了我熟知的竅門,背法時開始用心,用學法的心態去背法,背法時不把注意力放在如何把每句話背下來,而是放在法的意思上,反覆讀師父講法的意思,在這個基礎上背。沒想到這樣一來,前面的路豁然開了,不斷的看到法的意思,讀了二十年的《轉法輪》的很多文字,好像第一次出現在我的眼前,讓我從新認識。

從修煉以來,自己在放棄了很多優裕的常人中的物質條件,但是心裏其實總是有不足,常常在夢裏把那些東西又找回來,醒來之後對自己懊惱不已,但是,當我背法時看到:「我來到常人社會這裏,就像住店一樣,小住幾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戀這地方,把自己的家給忘了。」[2]﹝2﹞一下子豁然開朗,真的是這樣哦,自己還真的把眼光放在了一個旅店裏的東西,而不是放在本來就應該放到更高層次的東西上,我的注意力真的錯了,困擾了我內心深處很難拔掉的思想根子好像一下子徹底拔掉了。

再比如,自己對本地的很多修煉環境很不滿,覺的太難了,無可奈何,但是當我背到:「複雜的環境,我想反倒是好事,越複雜,才能出高人哪」[2]﹝2﹞時,才真正體會到,原來複雜的環境,是給修煉人的機會,面對這些「機會」,不是嘆氣,而是能去解決這些問題,不就能夠出高功嗎?這個理不是正好是反的嗎?這樣一來,困擾自己多年的煩惱一下也去掉了一大部份。

從背法以後,自己平時碰到的關中,背下來的法理會記得,會出現在眼前,就像師父說的:「他在行動中每當做甚麼事情的時候,他都能夠用煉功人的標準來要求自己,真是不一樣。」[1]﹝1﹞ 我終於能夠體會到這一點。

現在背法終於不再是負擔,而是自己很想找時間去做的事情。從背法這件事情中體會到,我們做的事情確實不是常人中的事情,要做成,常常是要去掉常人中自己的特長、所長、經驗、觀念,從法中來找正確的路,這樣才能走的通。

堅持每天煉功

長期以來,自己仗著年輕,對煉功很不重視,而且自己的作息時間是晚睡晚起,晨煉也就無法保證,所以煉功是抽空煉,沒空不煉。

大概是三年多前,身體開始出狀況,內臟突然疼痛,一開始是疼幾分鐘就過去了,後來要疼半個小時,再後來會連續疼幾個小時,最後一次,持續疼了將近二十個小時,疼的在地上打滾,可以說是度秒如年,幾乎就是奪命的關。自己用正念闖過來之後,檢討自己,意識到是長期不好好煉功所欠下的。如果按照法嚴格要求自己,每天煉功,消業,就不會欠這麼大的債,到頭積累成了這樣一個差點過不去的關。

經歷了這件事情,開始重視每天煉功,但是感覺真難,每次煉功都好比爬一座高山,爬完後累的心有餘悸。但是,我身邊的同修們,卻每天早上四點或五點到戶外或公園煉功,無論寒暑,天天如此,相比之下,差別何其之大?!於是終於覺的這樣不行,於是給自己定一個目標,一天一天的要求自己早起,去戶外煉功,早上起來很難,沒有睡幾個小時,真是有千鈞之重,但是一旦去公園煉了,發現爬山的感覺蕩然無存,身體感覺非常愉快。師父在法中說:「我們那個場只要你去煉功,比你調病要強的多。我的法身坐一圈,煉功場的上空還有罩,上面有大法輪,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場。那個場不是一般的場,不是一般的練功那樣的場,是個修煉的場。」[2]﹝2﹞這樣好的場,是師父給弟子的,為甚麼我連收師父給的好東西都做不到呢?

從每次在舒服的室內煉功疲憊不堪,到現在終於可以早起煉功而不再那麼難,真的感覺修煉就是嚴格要求自己,能做到,慈悲的師父就去掉了困難,給出「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境界。

唯有精進

前後有好幾年的時間,自己常常做一個夢,就是又回到大學裏,然後有兩門課我總是不做作業,一次作業都沒有交過,但是作業佔二十分,這二十分就全都沒有了,而且還有幾門課老不讀書,已經大學四年級了,馬上畢業考了,看著可能就畢不了業,但是,畢業考總是不來,自己在夢中都納悶:怎麼還不畢業考,時間不是過了嗎?

每次醒來,都知道是怎麼回事,心裏既慚愧又緊張。這樣的夢,每年幾乎都出現一次。直到最近,自己開始真正抓每天的基本功課後,這樣的夢才停止出現了。自己感慨的是,修煉了二十年,才剛剛有點腳踏實地的走,才能做的有一點像煉功人,真是差距太大了。

師父在去年在紐約的講法中說了很重的話:「你承擔的背後的那個分配給你的那些無量眾生、龐大的生命群,你都救度不了,那是甚麼?!那是簡簡單單的一個不精進修煉的問題嗎?那是極大極大的犯罪!罪大無比!」[3]「你說你到時候一喊師父,說我沒修好啊師父,這事就完了嗎?誰能放過你呢?那些舊勢力放過你嗎?多重大的事情啊?!」[3]﹝3﹞我感覺到,在修煉中,我們是否是按自己的標準來要求自己,「好像該做的都做了」,而不是按法的標準來要求,才會導致在正法十八年後,讓師父說出這樣重的話來,才導致正法進程一拖再拖,師父在其中的巨大承受與付出,我們只能猜想,無法真正知道。

時至今日,如果在法中所說的要求,每天學法、煉功、發正念、向內找,把複雜的環境當作修煉的機會,這些事情我們都做不到,每天還因為人中的誘惑和興趣,而在這裏給自己放鬆一點,那裏放鬆一點,耽誤時日,蹉跎時光,如何能夠達到法的要求呢?如何能夠不拖正法的後腿呢?如何算對得起自己的誓約呢?

在正法十八年後的今天,也許我們要意識到的是,我們整個狀態、或對自我的要求,可能都完全趕不上師父的要求,才會造成這麼多的遺憾。我想,師父為了我們能完成使命不斷的承受,不斷的延後結束的時間,我們做弟子的,是不是應該警醒了,真正的讓自己進入一個不同的狀態,更高要求的狀態,法所要求的狀態?而這個改變,對我自己來說,就是要從每天的基本功課,與平時的一思一念做起。

期望與同修共勉,共同精進!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在北京法輪大法輔導員會議上的建議 〉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