闖過三次生死大關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四日】我是二零零二年九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從修煉一開始到二零一六年九月,我經歷了三次生死大關,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救了我的命,我才能走到今天,我懷著萬分激動的心情,借明慧網,把師父三次救我過生死大關的經歷寫出來,表達弟子對師尊慈悲救度的無限感恩!

第一次生死大關

二零零一年九月,妻子因堅修大法被惡人舉報遭綁架,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妻子不配合邪惡的一切要求,堅修大法,拒絕「轉化」,被非法勞教一年關進當地勞教所。那時我還沒走進修煉中來。兩個孩子都在外地讀書,大女兒知道我身體不好,不放心,叫我去她那兒住。

二零零二年六月下旬,我剛去大女兒那不久,突然感到胃部疼痛不舒服,孩子立即帶我去醫院檢查,檢查結果是胃癌。這下可嚇壞了我女兒,又去多家醫院檢查,結果一樣。

醫生建議住院動手術,女兒急得直哭,我只好安慰孩子:「你媽在家說過,師父說一人煉功,全家都會受益的,有大法師父保護,我沒事的。」其實,這時的我也只能這樣對孩子說,是兇、是吉,我自己心裏是沒有底的,只能聽天由命,做兩種準備吧。

我把家中僅有的一點點積蓄的存摺交給了孩子,媽媽不在家,你們自己照顧好自己,自己的事自己當家。

動手術的日子很快就定下來了,問題是孩子還要上學,誰來護理我?又是在外省,人地生疏。孩子問醫生開刀有沒有生命危險?醫生告訴孩子:如果手術時間長是好事,你爸有救,如果時間短,就是開刀後一看就縫起來說明那就沒救了。

因為我同時還患有肝病和高血壓等,手術風險很大,妻子不在跟前,出了意外怎麼辦?兩個孩子承受著很大的精神壓力和痛苦,沒了主見只是哭。手術期間也需要人護理啊,老家裏的親人得知消息後,把情況反映到國安和看守所,要求放回妻子護理我。國安惡警到看守所跟我妻子說:只要你說一句不煉法輪功,就放人。我妻子擺頭說:「不!我修煉法輪功,我的家人不會有事的。」

我的手術就在這種情況下在外地如期進行。在手術台上我心裏很害怕,一直在默默請求大法師父保祐我。手術進行了約三到四個小時,五分之三的胃被切除,手術順利完成。術後的身體恢復的非常快,醫生都覺的驚訝,說三個百分之五的成功都讓我佔上了。醫生再次查我的身體時,甚麼不好的指標都沒有了,一切都基本正常,不需要作任何治療了。不到十天我就出院了。

我知道這是我支持老伴修煉大法,善待大法弟子得福報了,慈悲的大法師父救了我,給了我新的生命!

往後的日子裏,一切都恢復的很快,身體一天比一天好,根本不像動過大手術的人。

兩個月後,妻子一年非法勞教期滿回到家。她看我身體恢復的這麼快,很高興,要我和她一起煉法輪功。當時我出於怕心,說:我做個好人算了,支持你就行了。妻子說:「不行,你的命是師父給的,師父救你是要你修煉的,你一定要珍惜師父對你的慈悲苦度。」於是從這時起,也就是二零零二年九月,我開始修大法,每天堅持學法、煉功,慢慢的也知道要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三件事了。

第二次生死大關

二零零八年三月,我突然又感覺胃不舒服,先是吐髒東西,然後吐黃水,不吃也不喝,大便也不通,人非常難受,茶水不進,變的骨瘦如柴,只是人的精神還可以。我知道這已經是奇蹟了,如果是一個不修煉的常人早就沒命了。

開始我堅持不去醫院,一個月後心裏就不穩了。這時大女兒生孩子休假回家看到我這樣,非要我去醫院。大女兒說我等一個星期不行就送醫院。可是只等了三天她就急了,怕我出事,通知了她的舅舅和伯伯們,用專車把我送進了武漢同濟醫院。

急診掛特號,光檢查就是兩天。做胃鏡檢查時,我非常的難受,這時我突然想起了師父,默默的在心裏喊:「師父救我!」就這一聲呼喊,我身心一下緩解,舒服了許多。晚上我感覺腸胃裏的氣在往下蠕動,還能喝一點點水了。到第二天早上那個要我命的像鐵跎一樣的東西從大便裏排了出來!我一下就輕鬆了,能吃點東西和喝水了,我知道師父再次救了我,我能活下來了。

檢查結果還沒出來我就要回家。我不知道這一次師尊又為我承受了多少痛苦啊!孩子和親人也再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第三次過生死大關

二零一六年九月上旬,肚子連續疼痛幾天,接下來就是連續嘔吐好幾天,吐的全是黃水,不吃不喝,大便也不通,比上次更厲害。兩個星期後是連續打嗝,日夜不停的打嗝,非常吃力,滿肚子的氣不能往下行,肚子大的像氣球一樣,看起來挺嚇人的,每一天都非常痛苦。

無論怎麼難受我都堅持學法,難熬的實在支持不住時我就聽師父講法。師父講:「你說你必須堅定不移,這樣的心,到那時候你真能堅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為你的心性已經提高上去了。」[1]師父還講:「可是這宇宙的法裏邊有一個道理,給你消業的時候你必須得在這件事情上承受痛苦。你從前給別人製造的痛苦,自己得同樣承受。可是對修煉人來講不能讓你用同樣方式承受全部,會死掉的,那就修不了了。作為一個修煉的人圓滿後用福報於被傷害的生命,但是你得承受精神上的痛苦那一部份。」[2]師父開示:「可是你要想修成佛,你得在所有問題的認識上都得是超常的。你放不下那一顆心,你就過不了這一關,你就不可能圓滿。所以你要是失去了這個機會,這一關就沒有過去。」[2]

師尊的法給了我力量,我內心非常堅定。求師父救我,我還有使命沒完成,還有很多救人的事要做,我還沒修好,請師父給我機會。

在外地工作的孩子們知道了,都急著非要回家來看我,我妻子在電話裏告訴孩子,「千萬別回來,你應知道你爸的病到醫院是看不好的,唯一只有大法師父才能救你爸的命,你們回來不起任何作用,只能起干擾作用。你們只能在心裏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爸就有希望。」大女兒很明白的回答:「好,媽媽,辛苦你了,爸爸現在這樣的情況到醫院可能也是不行的。」孩子們也只好每天來幾次電話問候一下。

那段時間無論怎麼難受我都堅持學法、聽法、看講法錄像,我的去留聽師父的安排,全盤否定舊勢力對我的一切迫害。妻子也鼓勵我,說這一切都是假相,不承認,同修們也在為我發正念。

我在難受中也找自己的執著:平時學法少,學法也是走過場,大法書籍隨便亂放,不敬師不敬法。黨文化太濃,說話聲音大,經常發脾氣,自己的修煉不嚴謹,三件事做的不力。弟子的生命是師尊給延續來的,為啥不好好修呢?內心非常自責。對不起師尊,對不起大法。

這種狀態持續到二十天左右時,一天中午,同修和我正在一起看師尊講法錄像《第六講》時,肚子裏突然一震,我激動的大聲說:「好事!」在場的同修都蒙了,還沒明白怎麼回事,我急忙去了廁所,肚腸通了!在場的同修和我妻子都鬆了口氣,高興的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慶幸我又闖過了一次生死大關。

往後的日子也是一天比一天好起來了,很快的一切都恢復正常。連同修的家屬都感到震驚要來看我。因為他們知道,凡是類似我這樣病狀的常人送到醫院後幾天就離世了。這是師尊的慈悲偉大!是大法的神奇與超常!

我的命是師父給我延續來的!今後無論遇到甚麼事情,我都會堅定的修煉下去!

叩拜慈悲偉大的師尊!感恩師尊的無量慈悲!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