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一談正念正行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八日】二零一七年四月中旬的一天,我正在上班,接到一個電話,是社區治保員打來的。問我是不是給北京寫了一封信,我猜可能是二零一五年六月份給最高法院寫的起訴江澤民的那份控告書,於是,我肯定的回答:「是的。」

對方又說:「今天晚上街道的領導和派出所的人要到你家裏去,找你談話。」我說:「晚上沒時間,星期天吧。」對方的口氣變的很強硬:「必須是今天。」我想大法弟子的家,那是多麼神聖的地方,那是大法弟子學法煉功,助師正法的修煉場所,是你等人說來就來、大膽放肆的地方?所以,我也沒給好口氣:「我不同意。」接著我把電話掛了。

過了幾個小時,又來電話了,是街道辦的人打來的,口氣很友好,沒堅持去我家裏,只想跟我談談。我感覺對方不是那麼邪惡,就約好等我下班後,在一家茶館會面,我想看看他到底怎麼來著。

見面寒暄幾句後,我就知道他是六一零的。對方開始還蠻客氣的,後來就開始對我說教起來,我耐著性子聽了一會,最後還是打斷他的話。我想還是給他講講真相吧,師父教導弟子,救人沒有選擇。

我說:「國家新的最高當權者強調依憲治國、依法治國,法輪功沒有違憲,也沒有違法,過去給法輪功定罪都是依據當時最高檢察院個別領導人的司法解釋,這種解釋本身是沒有法律效應的。」

對方開始變的邪惡起來:「就憑你現在的態度,我就要送你去‘學習班’。」我知道所謂的學習班就是臭名昭著的洗腦班,我說:「你要送我去‘學習班’的行為就是違法。」我勸他:「你還是離開六一零吧,你們最高級別的頭李東生,就是那個導演天安門自焚偽案的人,都被當今的最高當權者抓起來了,六一零面臨被整肅。」

對方可能從來沒聽過別人如此教訓他,一下火冒三丈,暴跳了起來,指著我的鼻子:「我就是違法,也要把你送到‘學習班’去,今天晚上,我已經約好了派出所‘戶籍’,還有其他的執法人員,八點到你家裏去。」

看到這情景,我把茶杯放下,對他說:「我沒必要再跟你談了。」於是我起身離去,付了茶錢,就回家了。

回到家吃完晚飯,沒有像往常那樣料理家務,直接往床上一坐,開始發正念,此時師父的法在我腦中迴盪:「師徒不講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心想這是檢驗我信師信法信的怎麼樣的時候了,邪惡之徒你來吧,看你能進的了我家的門?!

我的心平靜似水、念力也特別集中,我發出強大的正念,清除我空間場中那些人渣敗類、邪惡之徒人皮內外的邪靈爛鬼。每隔十五分鐘我休息一會。從晚七點半到晚十點,連續兩個半小時,不斷的正念清除邪惡。到晚十點的時候,也沒見邪惡的動靜。心想一定是正念起了作用,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在保護著弟子。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