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八日】二零零零年秋,我地同修們共同決定,出資一萬多元,在外地同修的支援下,購得一台二手複印機。那一天大霧瀰漫,複印機拉回來了。

那時的複印機是多麼的珍貴呀!雖然它體積龐大,重達幾百斤,非常的笨重,可是同修們仍然對它愛不釋手,那是大法弟子助師正法的法器啊!

複印機如約被拉到一位同修提供的一個場地。可是意外發生了,提供場地同修的一個親戚突然闖進來,吵吵嚷嚷,說了不少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話,不准把機子放在那裏,還揚言不弄走就舉報。

在場所有的人一下子全懵住了。 H同修站出來,平靜的與那位親戚協商,「現在已經很晚了,我一天還沒空吃飯呢,容我們一宿,明天一早保證運走……」一場風波就這樣悄然「化解」了。

H同修走出屋子,發現霧很大,天已經晚了。她心情沉重的回到家中,吃不下飯、睡不著覺,酸甜苦辣,五味俱全,不得其解的苦苦思索著,埋怨同修在關鍵時刻退縮不前吧,但設身處地的想,當時邪惡虎視眈眈,每個人都面臨著巨大的心理壓力,在如此巨關巨難面前,怎麼忍心再指責埋怨呢?況且指責埋怨絲毫於事無補。想當初,苦海掙扎了半生,一朝有緣修煉大法,得法的喜悅和幸福歷歷在目,「寧可放棄生命也不放棄大法。」修煉之初的誓言言猶在耳,如今在真正的生與死的考驗面前,一個真修弟子能輕言放棄嗎?

師父說,「一個修煉的人所經歷的考驗是常人無法承受的,所以在歷史上能修成圓滿的才寥寥無幾。人就是人,關鍵時刻是很難放下人的觀念的,但卻總要找一些藉口來說服自己。然而一個偉大的修煉者就是能在重大考驗中,放下自我,以至一切常人的思想。我為在能否圓滿的考驗中走過來的大法修煉者祝賀。你們生命不滅的永遠以至未來所在的層次,那是你們自己開創的,威德是你們自己修出來的。」[1]

法理清晰了,H同修的內心異常的平靜。她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說服不修煉的丈夫幫助自己把複印機拉回家中。丈夫不知哪裏來的勇氣,一口應承下來。

當時他們夫妻二人來本地是初來乍到,人地兩生,落腳之地還是臨時租住的,擺在他們面前的困難可想而知。

第二天早上,H同修坐在自家的農用車上,由丈夫開著去拉複印機。經前一天的折騰,沒有人再來幫忙。面對這個龐然大物,四個壯漢抬著都費勁,再看看個子瘦小的丈夫,自己又是一個弱女子,別說把它從院子裏抬出去,就是挪動一下都別想啊!

H同修這次是真的犯愁了。面對新的困難,就此退縮嗎?不,決不!我是一名大法弟子,豁出去我也要把這麼珍貴的大法資源保護下來,說甚麼也得把它運出去!就這一念,師父給她打開了智慧:撬板(厚木板)、滾槓、撬棍聯合運用!

在平地上,把機子用槓桿撬起來,下面墊上圓木棍(當地叫滾槓),往前挪動起來,就省勁多了。可是當時的院子是極不平坦的深宅,挪動每一寸都是異常的艱難。夫妻二人就這樣用撬板一點一點的挪到大門口,過門檻了,丈夫在前面拉,同修在後面用後背背著機子推,用雙腳使勁蹬地,全憑雙腳發力,使機子能夠向斜上方搭上門檻,同時還要注意不讓機子側翻,再一點一點挪下大門檻。上車就更難了,首先把撬板的一端搭在車上,另一端放在地面上,再把機子用撬棍撥到撬板上,套上繩子,丈夫跳上車腳蹬撬板(防撬板上躥,又是腳的著力點),拽住繩子拉一下,同修在後面推一下(還是用前面的方法),丈夫哼一聲,二人同時使用爆發力,哼一聲動二指,哼一聲動二指,硬是把機子裝上了車。

值得一提的是,現在的H同修家從當年的房無一間,地無一壟,已擁有了平房、樓房,孩子們都擁有了自己幸福的家庭、滿意的事業。

像故事中的主人公一樣,在那樣嚴酷的環境下,很多大法弟子當初真的放下了生死,默默的證實著大法,可歌可泣,令人感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位置〉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