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足 有驚無險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三日】算起來,我修煉法輪功近二十年了。修大法前,我滿身是病,連做基本家務都很吃力,還有兩個十多歲的女兒要照顧。修煉大法後,師父給我淨化身體,讓我感到了無病一身輕的幸福和美妙,也讓我的一家人都支持我修煉法輪功。因此即使是深夜,我一個人也會毫不猶豫的到外邊房前屋後、街道、路邊粘貼大法真相標語。

記得在二零零三年秋天的一個晚上,我一個人到一個居民住宅區附近的一家大型購物廣場的大門口處寫大法真相標語,只見路邊停了好幾輛大貨車。貨車中間有根粗大的電線桿,上面很適合寫兩條真相內容。

我擠在一輛車的後面,讓車擋著,藉著霓虹燈的光一看沒人,趕快從兜裏掏出粉筆,先寫下了一條「全球審判江澤民」,等轉到另一面正寫著「法輪大法好」時,剛寫兩個字,就聽遠處有人大喊:「快看,就她。」

我扭頭一看那個人,好像是從監獄剛出來的人,光頭,不超過三十歲,表情很惡指著我,身後還帶著倆人,朝我走來。

我心裏慌了一下,忙在心底默念發正念口訣,就當甚麼也沒聽見,手放在褲兜兒裏,扭頭向另一方向快步走著,還聽見身後有汽車鳴笛聲在跟著我,我緊張得手心裏的汗把兩根粉筆都捏成泥狀了。但思想裏就守住發正念的那八字口訣,啥也不想,直奔旁邊的一條胡同,左拐右拐,居然進了我的小姑子家。

在她家,和小姑子講完經過,平息好情緒,小姑子鼓勵我說:「嫂子,沒事,咱倆重出去寫。」也真神了,我居然沒一點怕,兩人就又出去寫真相標語了。

事後聽說,當時就是那個光頭的人跟蹤我,看我寫字,就打電話報警了。幸虧,我有師父相助,沒造成被迫害

還有一次是在晚上,我和一位比我小的同修上街用漿糊貼真相標語。我倆分工合作,我提著包,裏面裝著盛漿糊的鍋,負責往牆上抹,她負責貼標語,抹平,不讓起皺。無意間,我看她有一張貼的不平整、一片一片的皺,心想這真相內容代表咱們大法的形像呀!不能叫世人看到那起皺的紙而誤解大法,就停下,仔細的從上到下、從中間到兩邊,用手按平、貼工整。

沒想到,又是這當口上,後面不知從哪冒出來一個人,看到就喊:「站住,別動。」同修一聽,說:「咱快跑吧。」我說:「不跑,怕啥呀?你一跑,他就會死跟住咱的。」

就這樣,一邊走,心裏一邊想著:不怕,師父會保護的,一定不會有事的。也真神了,那人只是喊得張狂,但沒追我們。我倆順利的繼續貼完了真相標語。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