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放下生死時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四日】今年「五一」左右,警察多次上門騷擾大法弟子,村裏貼畫報誣蔑師尊,當我看到時,心裏難受極了,比侮辱自己的父母還難受,當即決定去做我該做的事。

有一次我從外面剛回家,丈夫就恐懼的說,來了四、五個協警找你,看樣子很橫,你快別在家了。我不為丈夫的話所動,再說家中沒有我不行,臥床不起的老人、孩子、丈夫都離不了我。我就想起師尊說的:「如果一個人他要是沒有那麼大的業力,就絕對不會出現那麼大的難。」[1]心中很平靜,心想:就像《西遊記》中唐僧西天取經要經過那麼多難,他不去了,他躲起來,能取得真經嗎?

第二天,又來了三個警察,一進屋站不站坐不坐的,我說:「來幹甚麼?」他們說:「來看看,」我說:「喝水?」他們說:「不喝。」客氣一番後,我正念直接發過去。有一個說:「你還那個?」我反問:「還那個甚麼?」我說:「我們得做到真。」他們臨走說,孩子學習好,得了那麼多獎狀,其餘的連半句別的話都沒說。

他們走後,丈夫怕心起來了,說當年被抓時沒有孩子,怎麼也好說,現在不行了,叫你就把孩子毀了。丈夫看我不為所動,就又說:「你爹怎麼死的?」

是啊,那是二零零二年我第一次被迫害,被惡警抓走不到兩個月,我父親由於受不了驚嚇,就去世了。那年我父親剛滿五十九歲,弟弟還沒有結婚,那種愧疚和自責至今不能忘。

他又重重的說:「他們再來,你就說不煉了,以後再學再煉誰知道?!」

朋友聽說也來勸說,其中一個說:「嬸嬸,他們再來你千萬別說再煉了,以後再慢慢學。」我一點恐懼都沒有,一點也不動心,就笑了笑說:「我們學的是真善忍,我能說假話?」朋友和我姐姐又說:「你一時假話,你可終生受益。」

丈夫看我沒有回聲的意思,就又說:「學吧學吧,再抓去,你娘也就死了。」

我從小父母就溺愛我為手中寶。因為修煉前我一身病──頭痛、關節痛、心臟病,修煉不到兩個月,全好了,年邁母親至今還放心不下我,時常念著我,牽掛著我。我修煉多年,最難放下的是情,這是舊勢力利用他們去我的情,可是今天我放下了,我是那麼平靜,那麼安然。

丈夫又說:「等抓去受罪吧。」我說:「我早已放下生死。」師尊講:「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2]。

時隔一天後,我去同修家,被惡警綁架到派出所。我一路發出強大的正念。師尊說:「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3]。

由於放下生死,沒有了怕,我對惡警答非所問。我說:「世道會變的。」他們氣急敗壞又帶著我去抄我家,在門外給我戴上手銬,強行讓我下車,抄走大法書籍和師父法像。我丈夫在使用手機錄下抄家過程,被惡警發現,三人奪手機,說我丈夫妨礙公務,也可以抓捕。

我就說,不是還有監控嗎?我一人的事朝我來,制止他們的惡行。他們又帶我走,我對丈夫還有圍觀的人說,「告訴女兒,她媽媽永遠是個好人,要她好好學習。」

我被帶到派出所,還是發正念,一絲一毫不敢大意。想起師父給我們的太多太多了,師父的經書《轉法輪》中講到開天目,我看到那兒,就開了天目,書中說「百脈同時帶開」[4],我的百脈真的就打開了,還有遙視功能、宿命通功能、周天等等,我整個身體充滿了高能量物質。就像在家中一樣,一點點怕都沒有。

不大一會兒,我說沒事我回家,起身剛要走,一個警察說,你道是在家中,說走就走,說來就來?我只好坐下,繼續發正念。

師父給我那麼多功能,我完全可以制止他們行惡。他們又問我的歲數和修煉多少年了,我回答了他們。其餘的我沒有正面回答他們,他就說我聾,侮辱我的長相。警察氣急敗壞的說:「我叫你家破人亡,就家破人亡。」我不為所動,說,我既沒有殺人,又沒有放火,我是修煉的好人,你就是執行者都有槍口抬高一釐米的權力。這是師父給我的智慧,他們拿我沒有辦法,把我放在一旁,好像我不存在一樣。最後,一個警察走路不小心,輕輕碰了我腳一下,就說對不起。他們再也囂張不起來了。

我再次要走,我說:「天快黑了,我車子沒有燈。」一個警察說:「回家做飯?」「是的,還有孩子。」他又說:「等等吧,等當官的來了再說。」我正在想師父的法,「修煉是修自己」[5],「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4],「在常人這個最複雜的環境中修煉。」[4]

不一會兒,一個警察說:「走吧。」我剛走出派出所院中,一群警察擋住了我的路,我知道這是舊勢力想迫害大法弟子。一個胖子問:「還煉不煉了?」我沒有回答,一個說:「還煉就進去。」我不慌不忙的說:「我得回家,我還有孩子。」一躲開他們,我就這樣走了出來。他們還要開車送我,我說不用。前後五、六個小時。

九點十二分,回到家中,女兒早已成了淚人,丈夫也沒有責怪我。吃過晚飯,我剛躺下,馬上就被強大的能量包圍住,身體輕輕的,有時有身體,有時沒有,就像坐在雞蛋殼裏一樣美妙,自身不動,內裏像宇宙一樣在運轉,像躺在搖籃裏一樣,深深體會到佛法修煉的美妙。這一切都是師尊的加持與鼓勵啊!

我感到愧對師父,弟子沒有做好。由於協警第二次來我家,我生出歡喜心,造成了後面的被迫害,被舊勢力鑽了空子。

我是屬於在漸悟狀態下修煉的,平時注重修心性,因為師尊:「心性多高功多高。」[6]遇事從來都找自己,別人做了再對不起我的事,我都能原諒他們,有的同修說真、善、忍中忍字最難修,但是我感到最好忍了,忍的很自然。別人說利益最難放,但我從沒有感到難。與人交往中,我最願意吃虧,吃了虧時我舒服自在。同修有時說我修的好,但我從來不敢默認,因為師父給我的功能與我的所做不成正比,比起那些精進的同修來,我差遠去了。他們從迫害最嚴重的時期走到現在,他們才是最最了不起的,因為他們在迷中,我是在漸悟狀態下。

由於層次所限,有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無存 〉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