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心學法 實修自己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四日】我和大家交流的是我最近怎樣轉變觀念,實修自己的過程。

一、闖關

我和丈夫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我們也是歷經魔難,在師父的呵護下,跟頭把式的走到了今天。可是由於懈怠,我們慢慢的放鬆了修煉的意志。

特別是丈夫,他也不怎麼學法了。三年前,他出現了病業假相,身體消瘦,有時體力不支的樣子,我總是在法上鼓勵他,他的狀態也是時好時壞,一味的堅定大法,卻不精進。

三年來,我的心隨著他的狀態上下波動,我偷偷的哭過,也勸過他去醫院,都被他拒絕,我也想他修大法,沒事的,我感覺我的心放下了,不再執著他了,心也坦然了。

今年春天,我看他的狀態有點不對,他告訴我腰疼,幾天後,臀部痛,用手直捶,後來大腿疼,站著煉動功都疼,不能打坐,走幾步都疼,明顯的一瘸一拐。我非常嚴厲的指出他的各種不足,要麼認真學法,要麼去醫院,別給大法抹黑。他選擇了認真學法。

而在這兩個多月裏,我特別關注他的一舉一動,下班回家第一件事就是觀察他的氣色,用我的標準衡量他有沒有事,同時抑制不住的胡思亂想,怕他有事,我知道我的心態不好,但總是放不下。我們修煉快二十年了,心裏從來沒有病的概念,而且我很依賴他,我認為我這三年多放下的心又都暴露出來了,我的心臟慢慢的也出現了不正確狀態。

就在我倆要精進闖關的時候,三年來,對他的身體不聞不問的當護士的女兒突然提出要給他爸驗血,說他不正常。丈夫的血糖非常高,女兒發火了,說了一些不中聽的話,而我就在女兒給他採血的一剎那,我的心緊張的喘不過氣來,心怦怦直跳,我怕出不好的結果。

下午我上班的時候,突然心生一念:這大法是真的是假的?師父是真的是假的?師父真能保護我們嗎?為甚麼會是這個結果?那一刻我不信師不信法了,覺得一切都是假的。但理性的一面讓我真切的感覺到:修煉,為甚麼會有弟子邪悟,一念不正就會走向反面。我驚恐於自己的這一念,趕緊盤腿發正念,解體這不正的念頭,但似乎很難,我努力守住信師信法的一念,不讓自己去懷疑。我曾經那麼堅定的信師信法,闖過了關關難難,在正法的最後時刻,竟然在夫妻情上會讓我摔跟頭,修煉真的很嚴肅。

下班回家,他精力充沛的對我說:「我雙盤發正念一個小時,我的腿不疼了,我明天上外地幹活,得十多天。」我說:「別去了,在家學法吧。」他說:「我也不想去了,但如果不去,不就承認舊勢力的迫害了嗎?我沒事的。」我們約定,等他回來,我們都有一個變化。

我的心很亂,想找同修訴苦,有用麼?我決定讓大法幫我,學法。於是我捧著書,坐在師父法像前,像個初學者一樣,虔誠的一個字一個字的念,我不求速度只求入心,這樣學法竟然不困,一晚上學一講,師父在加持我,我不敢看師父,師父很嚴肅的樣子,而我又那麼不爭氣。

在學法中,我注意歸正出現的一切不正的念頭,第一遍學完的時候,感覺大法很生疏,像個初學者,竟然甚麼問題都不懂。第二遍看,感覺大法很洪大,自己溶入了大法中,好像一扇門在打開。在學法中,我扭轉了一個觀念:哎呀,這兒說的太好了,這是說丈夫的,這兒也太好了,也是說他的,等他回來讓他好好看看。慢慢的我覺得不對勁,這些年,我在他面前嘮叨的許多他的不足,他應該改變的,他應該去的心,他應該對大法的態度,都是我沒做到的啊。我在學法,師父說的是我的問題啊,怎麼不改變自己總想改變別人呢?於是,我強迫自己,轉回頭來看自己,修自己。

他回來後,精神狀態很好,他說師父的法總是往他腦子裏打,而且他撿到一本真相期刊,講的是大法弟子修煉後身體康復的故事,這讓他很有信心。

在這期間,女兒總是打電話詢問他的情況,而我總是害怕接女兒的電話,害怕她帶丈夫去檢查,結果去醫院一查,血糖還是高的嚇人,雖然我沒有上次那麼害怕,但心裏也不那麼穩,發正念讓他沒事,丈夫也求師父讓他沒事,結果卻很糟。由於丈夫不吃藥,女兒哭鬧著摔了香爐和師父的法像,並拿著剪刀要不活了,我坐在沙發上,好一會才想起發正念。她洗了把臉,一會走了。

我的心很亂,怕心也很重,那個不信師不信法的念頭依然在,好像一切都不存在了,只有那個化驗結果是真的,我該怎麼辦?還是學法吧,穩下心來請師父幫我。

看到師父在法中講:「但是你執著於這些事情的這麼強的執著心,我怎麼對待你呢?任何一念都是執著,執著心不是一天兩天養成的,那麼長時間,那麼執著,那麼害怕,怎麼是修煉者呢?講重點對你有好處。」[1]

我的心一驚,師父在說我嗎?真的在說我,我還要不要聽師父的話?要不要做師父的弟子?師父講:「到一定時期還給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讓你感覺這個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煉上去,有沒有佛,真的假的。將來還會給你出現這種情況,給你造成這種錯覺,讓你感覺到他好像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堅定下來。你說你必須堅定不移,這樣的心,到那時候你真能堅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為你的心性已經提高上去了。」[2]

我決定放下他,修我自己,找這三年來隱藏的各種執著心以及這些心的根源──我為甚麼害怕?我依賴他,怕他有事我怎麼辦,是私心,利用大法,把大法當保護傘,認為他修大法,師父會保護他沒事,一旦化驗結果不好,就懷疑大法,懷疑師父而不向內找,是自己不精進,被邪惡鑽了空子,是我不正的心態把他執著成這個樣子了,也使相信大法、支持我們修煉的女兒犯下了不敬師的大罪,怪不得女兒把一切罪過都歸到我頭上,是我害了他們。

我決定放下他的一切,包括他吃藥與否,能不能掉下去,能不能修成,全部放下,轉過來實修自己。就在我看第四遍《轉法輪》第一講第一節時,我感慨的對丈夫說:「怎麼修煉,師父一開始都告訴我們了。」我感覺我的信心又回來了,我的正念也恢復了,感謝師父!

現在我倆堅持晨煉,晚上學法,他的狀態也正常了。

二、背法

一天,看網上同修交流背法很好,我決定背《論語》。剛看到《論語》時,覺得太難背,就放棄了,現在我利用晚上學完法睡覺前的時間背,用了兩個星期的時間才背下來,感覺好難。背了第二句忘了第一句,背了第二段忘了第一段,有時間就在腦子裏背,神奇的是,有時腦子自己就出來幾句。

一天晚上,我在看真相片《未來人的神話》,忽然感覺困擾我大半年的心臟不好的現象消失了,好像從我開始背《論語》的時候,就正常了,我正在看「我們的師父」,片中大法弟子說:我們的業力是師父給消掉了,那麼多大法弟子,師父要怎樣的承受。我的心震撼了,從來沒想過師父給我們消業是用身體來實質的承受,而是順嘴一說,師父給消了。那一刻,感恩的淚水讓我無以言表,我們的師父,我們偉大的師父,用人類的語言無法言表。

夜深了,我想把這幾個月怎麼度過丈夫病業關的事寫下來,寫了一半,我就睡了。迷糊中,一聲震動,很大的聲響,以致我的心都怦怦直跳,感覺好像是手機來信息了,一會兒,就覺得身體中一扇門打開了,師父給了我甚麼或是給我拿掉了甚麼壞東西,我不清楚,就感覺躺在床上有一股力量,四肢不由的使勁伸,伸的很大很大,嘴還想大聲喊,心中有種異樣的感覺,不知多久,我清醒過來,想著是不是手機來信息了,一看沒有,我跟丈夫說了這件事,感覺很奇妙。

三、悟道

過了一段時間,有幾天特別熱,晚上睡不著,我就吹風扇。一連吹了兩晚,沒睡著覺反而有點感冒症狀,第二天早上一起,右腿鑽心的疼,煉動功一蹲就疼,打坐也疼,心像使勁揉搓著,好難受,走路時,明顯的一瘸一拐,睡覺時只能平躺,一翻身疼的要命,每天堅持煉功發正念盤腿,三天後好了很多。晚上睡覺前,看了同修的一篇文章《病為甚麼不好》,看後深有啟發,想著我走入大法是抱著甚麼心態?為甚麼不能百分之百信師信法?我躺在床上靜靜的回想。

第一次看大法書的時候,是我值夜班,感到挺無聊的,就翻看同事的《轉法輪》,也是漫不經心的一目十行,一翻好幾頁,卻也看明白了為甚麼要做好人,做好人有甚麼好處,做壞人有甚麼壞處,當看到師父在法中說:「有一個人跟我說:老師,在常人中做個好人就行了,誰能修上去呀?」[2]我心生一念,是啊,做個好人就行了,誰能修上去呢?這是我給自己定的標準,做個好人,沒有往高層次上修的願望,這一念使我的修煉磕磕絆絆,總不是真正修煉人的狀態。

我又想:甚麼是好人?甚麼是修煉人?他們的標準是甚麼?剛背過的《論語》,師父說:「世人能夠符合他就是真正的好人,同時會帶來善報、福壽;作為修煉人,同化他你就是個得道者──神。」[3]一個符合,一個同化,天壤之別,天地之差,人神之差,我好像明白了。

睡夢中,感覺師父把我不好的東西拿走了,那是一個類似長得畸形的黃瓜,還看見師父給丈夫拿走了一塊不好的東西。早晨起來煉功時,我的腿一下子盤上了,不疼了,上午發正念營救被非法關押的同修,盤腿發正念很輕鬆。修煉真的不難,悟到一個理,就是一層天,一個境界,一種狀態,修煉,真好!

感謝師父!
感恩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西蘭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論語〉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