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走出人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三十日】在日復一日瑣碎的生活中,持之以恆如行雲流水般自然的堅持信師信法,以法為師,儘量做好自己。這說出來是一句話,做起來可是談何容易!有意無意間,稍不留神都會用人心思考、用人心行事,在這方面自己的感受還是蠻多的。下面就說說自己的感受,敬請同修多給予指正。

我發現家人和周圍的一些常人,他們不是痛斥中共對法輪功的邪惡迫害,反而是認為我修煉法輪大法引來警察的抓捕,如果不修煉那不就沒有這些事情了嘛,不就可以正常的過日子了嘛。所以他們有人會反對修煉,即使是不反對的人也難以接受大法,被現實的物慾生活左右。這完全是近百年中,中共一貫的暴力、恐怖、打壓、一言堂、欺騙、殺戮、滅人性等等的黨文化下生存的人們的變態扭曲的心理表現。難以認同真理,只想如何生存、如何享受生活。

我已經退休,得法近六年了,由於家人在迫害的環境中嚇怕了,對我煉功是半默認半反對。所以我在家也不公開學法、煉功,避免家庭矛盾升級,形成對抗的局面。更重要的是避免不能完全理解大法的家人說出或做出不敬師不敬法的事。在這樣的環境下,儘量做好自己,樹立好具有正念的大法弟子形像,用慈悲的行動影響家人,慢慢使家人真切的感受到「真、善、忍」的美好,從我自身多方面──特別是一身的病到今天無病一身輕的變化中,改變家人的觀念和行為,使之儘量走出迷失。

師父說:「既然這部法在人世間這樣傳了,在常人社會中選定了這樣的修煉方式,肯定在常人社會上遇到的一切都能解決,就看你怎麼樣去對待家人,能不能用正念去對待它,能不能用一個修煉人的正念講清楚。如果處理的好,那就會好;處理不好,就相反。」[1]

日常生活中學法、煉功、發正念時需要靜心或有個相對安靜的環境,這就常常會與不學法的家人在時間、地點上形成矛盾或衝突,造成無法清淨的學法、煉功或發正念。有時遇到這樣的情況,自己可以做到考慮他人,調整一下自己的時間,暫時放下自己做的事。可是,每天二十四小時都是在這樣重複的魔啊魔的,有時可就真的是鑽進想自己的心思裏啦,如何被打擾啦、如何煉了一半的功啊、如何如何……總之就是執著於他人的不對,心裏耿耿的不快。

說來說去的,那不還是自己存在問題嘛!還是自己人心太重,沒有走出人的境界嘛。哎,還是按照師父說的,琢磨自己吧。問題還真的是怕琢磨,真的想明白了,好像事情也簡單了。試問自己一下:怎麼都是他人不對呢?有沒有自己哪裏做的不好?就沒有自己太過於執著?為甚麼不能儘量調整自己的安排,讓開有衝突的時間段?這樣想明白的時候,忽然就發現,心情放鬆了許多,不擰著勁啦!也不是那麼的緊張啦!心境坦蕩蕩的!也不總是感覺被打擾了。做事與煉功調換一下,自己雖說麻煩了許多,可是煉功的確也沒有被耽誤!這個時候再回頭去看一看,那不是已經跳出了自我嘛!這個世界很奇妙的,感恩師父!

我發現,當自己的心境理順了的時候,那些疙瘩事也少了、也沒有了。當然學法煉功被干擾的事也少了,有時乾脆也沒有了。心情豁亮了,天地都寬了。

一天一日,一月一年,隨時間的遷移,自己周圍的許許多多都慢慢在變,不知不覺中在理順。細細想來,雖說家人給自己造成了許多的麻煩。可也正是這些麻煩,促使自己有機會發現自我存在的問題,找自己,從而走出人的境界。學法那是同化宇宙大法的過程。換個角度看,那也是走出人的狀態的過程。走出來呀走出來,那是要自己邁開腿走出來的!只有自己付諸行動,才有可能走出人的境界!

細心體察,自己心性改變的越多,放下自我隨緣的事越多,越是寬容的為他人著想,越是不去計較他人的想法、做法。當然這不是說自己少做、不做,而是該做好甚麼就去做好甚麼。總之就是自己同化法越多,不僅僅自己在改變,而且帶動理順自己周圍的人和事。

如果用我們看到的銀河系旋臂照片來比喻,似乎比較恰當。自己如同是一個中心點,自己的家庭成員(少到二人世界,多到上面的父母公婆岳父母等老人,同層面的兄弟姐妹,下面的兒女孫兒等等),都會不知不覺中隨你自己的心性和行動在變化。這些家人們慢慢的會形成如那個銀河系的旋轉圓盤一般,他們各自會安穩的做好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同時也會是這個家庭和諧的一員,挺像那個星星自己在自轉,同時還圍繞銀河系在轉。那不就是和諧嘛!

師父說:「所以你們做的每件事情,哪怕你在常人中平衡好家庭的關係,平衡好在社會上的關係,你在工作單位裏的表現,在社會上的表現,不是簡簡單單的敷衍敷衍就行了的,這一切就是你的修煉形式,是嚴肅的。很多學員只知道煉功學法是修煉。是,那是在直接接觸法的那一面。而你在實修自己的時候,你所接觸的社會就是你的修煉環境。你所接觸的工作環境、家庭環境那都是你的修煉環境,都是你必須要走的路,必須面對的、必須正確面對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2]

近日看到二零一七年紐約法會發言《體會大法的洪大、圓容和嚴謹》,作者說:「我意識到自己在家庭中所擔負的責任。重視了家庭的責任,把家庭生活當成修煉的一部份,我從家人身上學到很多東西。」「其實,不是一個做多少家務、花多少時間陪家人的問題,而是我們的心的問題。是只想自己,只關心自己的圓滿,還是真正關心他人,願意為他人付出,願意為他人辛苦的問題。」「任何一關一難,都對應著我們未來成就的新宇宙的一部份。只在項目中修,沒有重視家庭和工作,對應的新宇宙就可能是殘缺不齊的。」對此我很是感慨,該文作者看的更高、更多、更深刻。雖說自己不能身臨法會,看法會同修的交流文章也是非常受益的,非常受啟發的。

個人體會,與同修交流,敬請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