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多歲老人:我有師父管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五日】我是一九九四年在天津師父傳法學習班上得法的老弟子,今年九十多歲了。在這些年的修煉中,遇到的大大小小的魔難、消業真是不少,時間最長的二十多天,一般的是兩到三、四天就過去了,但這次魔難經歷了長達一年之久。

一、魔難的出現

二零一五年初,我的後背兩塊(核桃大小)的皮膚出現了癢的狀況,後來發展到整個後背,又發展到兩隻胳膊,後來又到脖子、頭皮及右邊的臉部。

皮膚出現的癢不是一般的癢,而是奇癢、巨癢,而且癢的鑽心、鬧心。撓的手指甲都不用剪了,已經磨禿了、磨光了。常常夜裏癢的不能入睡,有時一夜只睡兩到三小時。早上起來一抖摟,床單、地上落下一層皮渣。

皮膚也因長期抓撓變色、皮膚增厚,脫皮、掉渣,好像形成一層盔甲。癢時,皮膚通紅、熱燙,像發燒一樣,且流水,有時還流血,把衣褲都沾在一起,撕開來,真是揪心的痛,苦不堪言,同時還伴有腳腫和小腿腫。

二、人為的滋養了邪魔

在二零一四年,我曾經歷了一次魔難,當時我前胸及兩大腿前邊也出現過皮膚癢的情況,過了幾個月總是不好,我很無奈就不管它了,突然有一天不癢了,皮膚恢復正常,全都好了。

所以,這次出現魔難,為甚麼沒及時清除它?後來發展嚴重,向內找了許久,總也找不準,就心煩了,拖拖拉拉,關鍵是自己基點未在法上,認為癢沒有甚麼要緊的,從心性上,從自己的言行上去找,這樣很艱苦、「懶」的人心使自己放慢了腳步。這不就是邪惡想要的嗎?以此來磨滅我的意志,來毀掉我!

好危險!自己真出了一身冷汗。幸運的是我有師父,有師尊的呵護和同修的熱情關心幫助,使我及時醒悟。

三、向內找

要刻骨銘心的向內找,不怕痛、不怕醜,把不好的骯髒的變異觀念、人的思想挖出來,把為私的根拔出來。向內找要把基點放在為他上,跳出保護自我,為私為我的舊宇宙的理,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走師父安排的路。對照大法,對照師父給我們的這面明鏡,好好的照一照,發現它,滅掉它。

經過向內找,我找出自以為是、自高自大、常有理、不願被別人說、愛聽好聽的、看人總是找別人的缺點、不去看人家的優點和長處、議論思考問題時,總是想錯的是他,對的是我,而不是像師父說的:「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甚麼」[1]。

再有就是色慾心重,比較注重外貌、衣著,愛漂亮等執著。退休後,有時間了,就更注重了。特別是當聽別人說,你這老太太越來越好看,越來越漂亮時,這個執著就越重,在此情況下,當我的皮膚出現問題時,四肢的皮膚出現了白色斑塊,愛美的心有了一定的壓力。為了保護自己的形像,千方百計的想辦法如何掩蓋不好看的一面。這樣一來,不管天氣多熱,也不穿短袖上衣和短褲。

特別是二零一五年,皮膚又出現了大面積的不好的問題,當時有一個參加學法小組的機會,但我不想參加,怕難看、怕被同修看不起;怕同修笑話自己怎麼修成這個樣子?怕同修背後議論自己,給自己增加不好的物質等等。總之,都是為私為我的骯髒心態在作怪,壓得我好苦好累!

但是最終在師父慈悲的呵護下,在同修的熱情幫助下,我突破了怕這怕那的人心、私心,回到了我渴望好久的家──學法小組,當時那激動的心情,無以言表。後來,我義無反顧的參加了訴江大潮,意識到訴江是正法修煉的新的里程碑,要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我很快用實名寫了控告江澤民的控告信,郵寄兩高並順利妥投。參加訴江也是我突破人心,向前邁進的新起點。

自從參加學法小組後,我就像換了個人似的,雖然還在魔難中,但我的精力很充沛,師父又一次給我清理了身體,一個月尿血五次,但在師父的加持下,在自己的正念下,很順利的過關。後來,我先後寫了四篇稿件給明慧網,發表了三篇,這也是我自一九九四年得法以來的第一次給明慧投稿,多少年來我都沒有寫過稿子。因為我經常看明慧發表的同修的修煉心得文章,他們證實法做三件事的精進狀態使我很受鼓舞,我也決心開一朵小花,後來在同修的幫助下,我買了一台複印、打印一體機,學習做真相資料。

開始也不是很順利的,由於自己有愛面子的心和怕學不會的心,遲遲沒有動手,通過學法,在師父的鼓勵下,我認識到修煉人要去掉人心,只要大法需要,大法弟子沒有學不會的,沒有做不成的事情,於是,我學起了做真相資料。

剛剛開始時,由於心裏著急做不好,苦惱了一段時間,也付出了一些學費,但功夫不負有心人,很快的有了轉機,基本上學會了做一些簡單的真相資料,後來我又學會了做真相期刊。看到自己親手製作的漂亮的真相資料,心裏美滋滋的,從而生出了一陣陣的歡喜心,人心是頑固的,要每時每刻的去查找它,清除它,它是我們修煉路上的障礙。

四、在魔難中堅定正念做好三件事

真修大法弟子是沒有病的,出現的甚麼魔難、病業都是假相,你強它就弱,舊勢力就是想把你綁在床上,毀掉你,我們決不能被它左右。要加強正念,該幹甚麼就幹甚麼,在魔難中我就是這樣做的。

首先要多學法,學好法,要心中有法。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2]我平時學法看的是一本小型本《轉法輪》,字體小些,但就在我學法時書上的字體放大了一、二倍,而且每一行字都發出紅紅的顏色,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我每天學法一、二講,還背部份經文、《論語》等。

增加煉功的次數,每天煉五套功法,下午還要增煉三、四套功法。煉前我經常想師父說的「放下任何心,甚麼都不想」[3],以此來提醒自己要靜心煉功,排除雜念。由於腿腫腳腫,煉第二套功法有些難度,抱輪時腿很不好受,我就想我是頂天獨尊的神,不是人,這時覺的腿伸長了,人很高,好像直入雲霄似的。煉第五套功法時,先盤腿(單盤)半小時,然後再雙盤就容易了,每天堅持雙盤一小時,有時候痛的眼淚都流下來了,我時刻記住師父的教誨「難忍能忍,難行能行。」[4]「如能橫下一條心,甚麼困難也擋不住,我說那就沒問題。」[5]師父鼓勵著我,加持著我,使我能堅持下來。

發正念清理自己和外在空間場,要多發正念,發好正念。我每天堅持發好四個整點的正念,同時還不固定的隨時發正念,清理自己空間場的不好的物質和因素,還每天發正念清理自己一思一念有不符合法的思想、念頭和因素。以便及時糾正自己,如有時議論人,發現後,馬上在發正念中清除掉這些不好的東西及時歸正自己,每次發正念,都要清理共產邪靈對我皮膚的迫害

講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神聖使命,我幾乎每天都出去花真相幣,有時發真相資料。還經常給菜市場賣菜的,馬路邊上擺地攤的人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有時乘坐公交車、出租車給乘客和出租司機講真相,還去公園給遊人講真相,有時也給鄰居講真相,現在出租車都裝有監控探頭,我們就下車後在車窗和司機講真相等,總之,要時刻不忘自己救人的使命。

我和老伴都是九十多歲的老人,但是日常生活都能自理,很少給兒女添麻煩。在魔難過關中,雖然每天睡的很少,但精力依然很充沛,作息時間從不改變,我的家人、子女、朋友及鄰居有甚麼活動也從不耽誤,除我二女兒(同修),知道我的情況,其他人都不知道,我深切感到我所以在這麼長時間的魔難中,基本上沒有耽誤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如果沒有師父替我承受,慈悲的呵護我,我就不是現在這種狀態了。我太幸運了,因為我有師父管!有師在,有法在,才能使我在魔難中堅定不移。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5]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