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等摔了跟頭才驚醒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四日】我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年女弟子。自修煉大法,十多年來,身體一直很好,從不用吃藥打針跑醫院。

可今年大年前夕,我的左大腿外側突然疼痛難忍,煉動功站不住,行走困難。我沒能及時正念否定,更沒能用實際行動否定迫害,反而家務活由兒媳婦代勞了,動功不煉了,連附近小組學法也不去了。

沒幾天,魔難加大了。有天晚上九點左右,我躺在床上休息一會兒,起來時,就覺的天旋地轉,心裏難受,就像隨時要死去似的。我一人獨居,兒子、女兒只是白天常在我這吃個飯,就各自回家。心想要不要給孩子們打電話?猶豫一下,還是給孩子們打了電話。

孩子們都是未修煉的人,我叫他們來,能有別的結果嗎?不就是通往醫院一條路嗎?當然這時我還有機會歸正自己:我可以說:「我叫你們來,不是叫你們送我去醫院,我有師父管,有超常的法,不比醫院強嗎?我是想讓你們替我去哪哪找我同修來幫幫我,或你們給我念念《轉法輪》,我很快會好的。」我相信,以我的孩子們的情況,他們會做到的,可我自己的主念不知跑哪裏去了,女婿說開車送我去醫院,我就跟去了。

到醫院一檢查,血壓高240,腿疼是骨質增生!醫生當然讓住院啦,開了好幾種藥,讓我必須吃,每天還要輸好幾袋藥液,又是消炎,又是降壓的,還拍了許多片子,做了多項檢查,病床邊放了血壓監測表,護士每天來4、5次量血壓,量一回一個樣,用藥後降下一點,一小時後又升上來了,因醫院的治療對我不起甚麼作用!

這期間,同修們也先後來醫院看我,啟發我在法中悟,信師信法。我總算清醒了,對醫生說:「我要出院了。」於是大年二十八我回了家。我感覺身體與住院前沒多大改善,只是頭不眩暈了,腿還是很疼。漸漸的,我心穩下來了,就照師父說的「經修其心 功煉其身」[1]。我加緊學法、煉功、發正念、向內找,四、五天後,我能把動功也煉下來了,同時,我找到了許多平時自己不注意的執著,比如求安逸,怕吃苦等。最突出的,我在學法小組讀法時,口齒不清,聲音小,速度快,丟字、錯字常有,同修們每次學法多人給我糾錯,改進不大,幾年下來,同修們煩了,我也抵觸了,不願被人說,找藉口辯解,內心不服氣,想:你們說我讀的不行,師父卻讓我天目看到字裏行間的超常的景象!現在想想,師父讓我看到這些,決不是鼓勵我堅持低質量讀法的錯誤行為,而是讓我看到法的神聖莊嚴,從而升起對法的敬重之心,歸正讀法的不正確狀態呀!

教訓使我驚醒、謹慎、謙虛,我看到了自己修的,比自己認為的,差多了!認真學法、向內找,使我清醒、心胸開闊,我由對同修的怨,變成對同修的感謝。

現在,我的腿也不疼了,恢復如初。由衷感激師尊不棄之恩!感謝同修們的熱心幫助。

今天曝光自己一段不光彩的過關經歷,一是砥礪自己嚴肅實修,二是給有類似情況的同修一個借鑑:魔難來時,那第一念怎麼動,是自己平時層次、境界的真實體現,平時學法要紮實,要用法指導自己「時時修心性」[2]。

不在法上之處,望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同化〉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真修 〉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