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正念 清除病魔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一日】我覺的我們大法弟子,真正在法上修,都會修出「金剛不壞之體」[1],是師父給予的。只是我們的肉眼或觀念把自己障礙住了,總覺著我們這個肉身這疼啦,那疼啦。我們應該穿透這個空間,看到病業魔難的本質。

特別我們這兒有的大法弟子真相講的很好,可是,一交流切磋就說:我的心臟又難受了,腿疼的一瘸一拐的,有的「眼花耳聾」,去給眾生講真相,每天三件事都在做,身體就是不舒服。

有的腿疼,騎車去講真相,看到人在遠處,不敢下車子,到人跟前,才突然跳下車子,怕人家說:講煉法輪功,祛病健身,怎麼你的腿還一瘸一拐的?因此形成很大的執著,大法真相資料中有祛病健身這方面內容的,都不敢在自己村裏發,怕帶來負面影響。

還有的認為是自己的業力大,是病業反應,在消業,越覺的消業,症狀越厲害,最後躺在床上還認為是消業,挺不住去了醫院。

還有一中年女大法弟子(已離世)看起來非常精進,全縣大事小事都找她切磋,連鄰縣有甚麼事,她都知道。家裏像日夜營業的「小旅館」,總不斷人。有一天,她突然昏迷過去,好像半身不遂的樣子。大家連忙幫她發正念,她才醒過來,直到躺在床上像植物人似的,四年後離世。家裏像小旅館似的,學法能入心嗎?發正念能起多大的作用呢?

就拿我來說吧,二零零一年冬天,迫害到了頂峰,單位辭退了一名大法弟子(因到北京上訪)。人們聽信了電視上的誣蔑宣傳,對法輪功更加仇視:甚麼時候把她的腿煉直了(這位大法弟子從小得過小兒麻痺),我們才相信!我就想:大法就是好,下雪天我穿個襯衫,穿條秋褲讓人們看看大法好不好。從那以後,無論下不下大雪,每年冬天一件襯衫一條秋褲過冬,從沒感冒過。十幾年,我都是這樣過冬,人們把我穿的襯衫戲稱「火龍單」。

那時,我每天早晨四點準時起來學法、背法,整點發正念。《轉法輪》手抄了四遍,背了三十幾遍。師父各地講法看兩遍後,再親手抄兩遍。一天發正念不少於八次,全世界大法弟子四次整體發正念基本不耽擱。

師父說:「修煉人講的是正念。正念很強,你就甚麼都能夠抵擋的住、甚麼都能做的了。因為你是修煉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層法理控制的人。(鼓掌)」[2]「早期我就對你們講過,我把大法弟子每個人都在地獄裏除了名了,常人人人都在那裏的名冊中有名。大法弟子以前在地獄名冊中的名字我都給你們勾銷、叫地獄除名,那裏面沒有你們的名。也就是說呢,你根本就不屬於三界內的生命,你已經不屬於常人了,所以正念強了你甚麼問題都能解決。」[2]「我說超出如來層次很高境界的佛多的是,那個魔算甚麼,相比之下很小很小。老、病、死也是一種魔,但這也是維護宇宙特性而生的。」[1]

就說說我最近這次過病魔關吧。我就叫它病業假相,我從不認為它是病業,因為師父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給我們淨化了身體,「七二零以後」,把我們推到了最高位置。從監獄回來前半個月(我走過彎路,在監獄寫過「四書」),我像得了感冒,突然咳嗽起來了,每天晚上一分鐘咳嗽一下,整夜整夜不能閤眼。回到家更是咳的厲害。家人都認為我「上了火」,梨水熬冰糖能敗火,越喝咳的越嚴重。一咳嗽,就尿褲子,晚上不能躺,一躺下,痰就堵滿了嗓子,雙腿走路越來越沉。衣服領不能碰著脖子,一碰上,咳的眼珠都要爆出來。

有天夜裏兩點多鐘,我突然被痰堵的窒息,我一下從床上蹦下來,心裏喊了一下「師父」,馬上就能吸氣了。接連三個晚上,到兩點多鐘,都是被痰堵的窒息,不能進氣,不能出氣,心裏喊「師父救我」,馬上就能出氣了。晚上,嚇的不敢閤眼,一閤眼生怕背過氣去。

回到家後,快十幾天了,脖子腫的厲害,嗓子眼兒發炎,像爛了一樣,疼的像撒了一把鹽,吐出的痰有的帶著小血絲,滿嘴大口瘡不能進食。家人勸我上醫院,我打著手勢說:「不去,我能好,沒事。」說話基本出不了聲,有天晚上,坐在沙發上,裹了兩個羽絨服,還覺的在冰窟裏(我不認為那是燒),不時有聲音往腦子裏打:「淋巴,淋巴。」甚麼淋巴?!一邊兒去,和我沒有任何關係!我不往心裏去。

慈悲的師父沒有嫌棄我,讓同修給我送來了全部大法書,晚上,我拿起師父的書《洪吟四》使勁念,念幾聲,歇一下,一本書念完了,嗓子也有聲音了。

經常端起碗,就「啊啊」的嘔吐,不讓我吃,我就吃:夾起餃子,使勁往嘴裏塞,一會兒,兩盤餃子就「送」到肚裏;不能喝水,端起水杯硬往嗓子裏灌兩杯。

師父說:「我們就講最普遍的,人哪兒長瘤啦,哪兒發炎了,哪兒骨質增生了等等,在另外的空間就是那地方臥著一個靈體,在一個很深的空間中有一個靈體。」[1]

我想起師父的法。發正念時,就想:我是一個頂天獨尊的神,身體巨大,我要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負責:清除對我肉體咽喉處的迫害,讓我出現咽喉脹痛、發炎、起痰咳嗽症狀的一切邪惡生命,解體所有黑手爛鬼,清除共產邪靈和共產邪黨在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因素,全面解體三界內一切參與干擾正法的亂神,請師尊做主。清除我更深空間身體咽喉處的一切靈體,一切病魔假相,我有漏,我在法中歸正,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師父說:「因為大法弟子是我的弟子,誰也不配管」[3]。我就從新走師父安排的路,強加的我都不要,我要的是「金剛不壞之體」,讓不符合法的一切靈體、一切病魔假相,誰指使的、操縱的、參與的,全部連根拔起,用宇宙的法清除它,用宇宙最快的速度清除,請師尊做主。然後,念發正念口訣。覺的能量場特別強。

每天學法、煉功,到點就發正念,病狀一天比一天弱,有天早晨,半睡半醒中,看見肛門處有兩個寸把長的小尾巴,我用手去拽,它還往裏鑽,我嚇壞了,一邊拽一邊嚇的喊師父,拽一下喊一聲,兩隻手輪換往外拽,像井繩粗的大肉蟲子,拽了足有兩丈長,在面前攤了一大攤子,還看見蟲子的小肺葉甚麼的,一下子驚醒了,覺的肚裏空空的,肛門處還有往外拽那個東西的感覺。師父給我做主了。

還有一個同修下身哩哩啦啦流血一年多,她總認為是消業,年前突然大出血,去醫院搶救輸血,醫生說要給她摘除子宮。我去幫她發正念時,她正在床上躺著,還認為是消病業,我和她切磋:都在床上躺著消病業,誰去救度眾生啊?我們修的是「金剛不壞之體」啊。她清醒了,也對準子宮處的靈體發正念……清除子宮處的靈體,請師尊做主。現在子宮也不用摘除了,病業假相越來越弱。

我的右胳膊在看守所時被一女犯人一屁股坐上去,不會動了。不能梳頭、洗臉,用左手吃了兩年飯,出現肌肉萎縮現象。我時常發正念,清除對我右胳膊迫害的一切靈體,慢慢的,我能寫字了。有天端了小半盆水,突然又不會寫字了,象骨頭錯了縫。我想起師父的法:「那功能運用好了,那石頭用手一捏都得粉碎的」[1],就用左手給右手接胳膊,第二天又能寫字了。在師尊的加持下,通過煉功,我現在開著大汽車又能到處跑了。

以上是自己清除病業假相、邪惡靈體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干擾的點滴體悟,因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