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的信師信法 腫瘤晚期不治而癒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日】一九九七年十月份,我剛學大法兩個月。有一天,突然感到渾身無力,發燒,眼睛睜不開,頭疼的像裂開,覺的天旋地轉,一連兩天不吃不喝。我知道這是師父幫我淨化身體,消除業力,我堅持學法煉功。

師父說:「你越難受的時候說明物極必反,你整個身體要淨化了,必須全部淨化了。病根已經摘掉了,就剩這點黑氣讓它自己往出冒,讓你承受那麼一點難,遭一點罪,你一點不承受這是不行的。」[1]

第三天,我身體完全恢復正常。從此,我走路一身輕。走在馬路上和別人騎自行車並行也不覺的累。騎自行車就像有人推一樣輕鬆,上六層樓抱著三十幾斤重的東西,一點也不氣喘。

腫瘤晚期不治而癒

二零零一年四月份,我被非法勞教。查體時,查出肝上、腎上分別有三個三釐米大的腫瘤。招遠六一零伙同公檢法人員利用非法手段,把我送往王村勞教所。在勞教所,我堅持學法、煉功,不配合邪惡;從來沒把腫瘤當回事。二零零二年五月份,勞教所又給我查體時發現,我體內三個腫瘤都長到了九釐米大。勞教所怕擔責任,通知村委叫家人來把我接回家。

妻子來接我時,醫生一再叮囑,回去後,立即到醫院做手術,不可耽擱。村裏人也都議論紛紛,說我得的病不輕。

回家後,我沒去醫院,堅持每天學法、煉功、發正念,按照大法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從不把腫瘤當回事,因為我清楚:自從我真正的走上了修煉的路,師父就把我的病根拿掉了,我自己得承受一點。有一天,我在自家地裏幹活,突然感到肚子脹的難受,趕緊找個地方蹲下,拉出了兩堆白不白,黑不黑的像凍粉一樣的東西。從此以後,我精神起來了,身體不適的感覺沒有了。

我知道這是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我無限感恩師父,感恩大法。村裏人也都驚奇的說:「某某竟然沒事了,這法輪功還真神奇。」

車禍傷口不治而癒

二零一四年五月份的一天,我值夜班,半夜兩點鐘左右,我騎摩托車在回家的路上,車速比較快,走到一個丁字路口處,一輛汽車在我的左邊急速右打彎,我來不及剎車,結果摩托車撞在了汽車頭上,我的臉撞在汽車的反光鏡上,然後人車都重重摔倒在地,頓時我滿臉是血。

司機嚇壞了,趕緊過來扶我,說:「趕緊上醫院吧。」然後拿出一卷衛生紙擦我臉上的血。我說:「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沒事。」司機一再強調自己沒錢,要不到村醫那兒包扎一下,我說:「不用了,你幫我把摩托車送到維修部去修好,修理費我自己拿。」這樣,我自己就堅持回家了。

回家後,妻子嚇了一跳問:「你這是被誰打的?」我說:「是被車撞了。」然後,我用了兩盆自來水,把滿臉的血和傷口洗了兩遍。妻子一看,臉上有兩道四、五公分長的口子,翻著白肉,淌著血,還有玻璃碴說:「包紮一下吧。」我心裏清楚,有師在,有法在,我沒事。

我在家裏休息了一會兒,晚上照常堅持上班。第二天,司機去看我,表示很抱歉。我告訴他,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你放心,我不會要你的錢。司機激動的說:「煉法輪功的人真好,感謝法輪功的師父。」

第二天,到單位上班時,同事看到我的臉,一再催我去醫院包紮,預防感染。我告訴他,我煉法輪功的,沒事。

到第四天,我的臉全部長好了,一點傷疤也沒有,這位同事看到我說:「你臉上的傷那麼嚴重,現在怎麼一點也看不出來了呢,這法輪功真是太神奇了。」

小伙子敬重師父,念法輪大法好,得福報。

我有一朋友在河南當過兵,小伙子正直誠實,我給他講明了真相並做了三退,他非常認同大法,說等他回老家一定把法輪大法的真相講給親人聽。

小伙子告訴我說:「自從三退後,他每天都念法輪大法好。」他是搬運工,之前他經常沒活幹,有時幹活,要不回來錢;現在活兒都幹不過來,而且雇主都不拖欠工資。更令他感慨的是:一天傍晚,他騎摩托車回家,奔跑在鄉間小道上,跑著跑著他一下子被甚麼勒住脖子掀翻在地,摔出去老遠,他一點也沒摔壞,爬起來一看,原來是有人施工拉的鐵絲,把一根鐵絲攔在路西邊的樹上,橫在道的上空。他感慨的說:「要不是法輪功師父救我,我騎的那麼快,鐵絲那麼細,我的頭不一下子割下來了?!」他跪在師父法像前,真誠的給師父上香磕頭,感謝師父救命之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