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摔過跟頭後心裏仍有陰影的同修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七日】我從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今天想與大家交流的是摔過跟頭後擺脫心理陰影站起來的過程,希望對同修有幫助。

我剛開始得法時,能吃苦,盤腿打坐,疼得頭皮發麻也要堅持,學法也比較精進,不好的念頭剛剛出現,就能抓住它。

迫害開始了,幸好有一年的學法基礎,讓我從未對大法和師父有過動搖,但因為修煉時間短,以及每個人的弱點不一樣,摔過兩次大的跟頭。

第一個跟頭是在色慾上,以為自己不會出這方面的問題,但真的出了,就像做夢一樣,不敢相信,摔過跟頭後,心裏的陰影始終去不掉,這導致了很多問題,包括被抓到監獄迫害。

第二個跟頭是在監獄裏,我被長時間熬鷹迫害,正念不足時,寫下了「四書」,警察為了讓大法弟子摔倒後爬不起來,還特意讓我寫下:「我用人格保證」,我發現很多獄中的大法弟子明知道錯了,也沒有勇氣突破,可能有這個原因。

經過一段時間後,我終於有勇氣找到警察隊長辦公室,聲明以前寫下的「四書」是違心的,不是我真實的想法,聲明作廢,警察隊長說你不是用人格保證嗎?我說我沒有人格,只有神格,警察隊長沒話說了,以後也沒有再為難過我,這次的關過的比較坦然,沒有留下心理陰影。

單說第一個跟頭,從摔倒後這麼多年了,一直有心理陰影,自己都能感到在那之前,精神狀態十足,不管做對做錯,都能正確對待;有了心理陰影后,無法做到像以前那樣精神狀態十足,而且當因為甚麼事情沮喪時,不好的思想念頭都湧進腦子去了,比如,破罐破摔吧,去看看黃色網站吧,這時候心裏明白這是不對的,都是思想業在干擾,但自己弱了它們就強,很多次隨著思想業幹壞事去了,隨後就後悔,下決心以後一定要做好,但反反復復,好像成了我的死關,這樣下去就毀了。

有一天,小孩子們的表現讓我看到了大人的缺點,我發現小孩子們打架時,無論打得多兇,用不了五分鐘就好,又到一塊兒玩去了,好像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我一下子受到了觸動:小孩子的思想是單純的,所以不會留下心理陰影,而大人的思想複雜,才會留下心理陰影。

心理陰影肯定不是好東西,讓人摔跟頭後無法站起來,不能精進,所以不能要它。

看了同修寫的《一位神仙眼中的大法弟子》交流文章後,文中的那位修道人也提到了大法弟子的這個問題,就是對自己沒信心,也是不信師不信法的表現。可不是嗎!師父都說了:「跌倒不要緊,不要緊的!趕快爬起來!」[1]而且師父把我們修煉中犯的錯都作為我們的修煉過程看待,師父還說了:「師父不放棄你,你也不能夠失去信心,機會還有,反正我要度成你,你還沒有信心嗎?」[1]我們為甚麼對自己還沒有信心呢?這不就是不信師不信法嗎?

我對自己說,我找到原因了,我的問題出在對自己沒有信心上面,不信師不信法,以後我要對自己有信心,就像剛得法時那樣,像小孩子那樣純淨,有陰影是因為大人太複雜,是執著,我要放下它。對自己說完這些話後,感到身心前所未有的輕鬆。

對自己修煉充滿信心也是主意識強的表現,主意識強了當然正念就強了,這就是我為甚麼摔跟頭之前能正確對待修煉,摔跟頭之後無法精進的原因了。

我用十幾年時間才突破了一個死關,雖然晚了點,但真的找到了修煉如初的感覺,修煉不再是沉重的感覺,修煉真好。昨天盤腿又能盤一個小時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對我的鼓勵,師父從未嫌棄我們。

以前的修煉形式只要犯了大錯就無法修煉了,如果我們都能克服自己的心理陰影,摔倒就爬起來,修煉的路上就沒有甚麼可以阻擋我們的東西,也是留給未來修煉人的寶貴參照啊,壞事不就變成好事了嗎?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