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悟「吃苦當成樂」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四日】 「圓滿得佛果 吃苦當成樂」[1]。今天再讀師父寫的「苦其心志」中的這句話時,一層內涵又顯現出來。最近發生的一些事才使我對吃「苦」有了更深層次的認識。寫出來和同修交流。

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修煉大法已有八年了。公婆和我們住在一起,平時能幫我們做飯,送孩子。在別人看來我好幸福啊,可事實並非如此。我和公婆之前的恩恩怨怨就不說了,作為修煉者,我想那也是為了得法修煉所經歷的艱難過程吧。我通過修煉,很多事已淡忘,基本放下。同在一屋簷下,我如果不是因為修煉大法,我不會像現在這樣和公婆相處的這麼融洽!

最近這幾天,修煉狀態一直不佳:提不起精神,情緒低落,思想業干擾很大,講真相總碰釘子。向內找肯定是自己心性上有漏影響了講真相效果,可找了很多的執著心後,雖好一點,但還達不到以前講真相那種效果。持續幾天後,心裏有點不穩了,我是不是修煉太差了,怎麼這樣呢?再加上孩子、公婆他們的事情,搞的我心裏亂糟糟的,雖然家裏看似風平浪靜,沒有多大的衝突,但我明白我已動了人心,心開始不穩了。

孩子上一年級,每天回家寫作業需要很長時間,我輔導、檢查、批簽作業(這是學校要求家長必須做的)也要花費一段時間,然後再簡單的收拾一下家務,洗點衣服,督促孩子洗漱後,已快九點了。接下來要學法,煉功,做些真相資料,每天時間安排的很緊湊,稍一放鬆,就會影響做三件事。可這幾天,孩子寫作業拖拉,而且自己用過的東西也不收拾,凡是她吃過、喝過、玩過、寫畫過、用過的東西到處亂扔,我剛收拾好這兒,她把那兒弄亂,我不停的收拾,她不停的搞亂,整個家亂的不堪入目。我耐心和她講道理,她口頭應答的很好,可只說不做,再說她就跟你鬧。這幾天都是這樣,我有時守不住心性語氣重了說她幾句,她就哭個不停,鬧個不停,搞的人人心煩意亂。

公公因為婆婆甚麼事都不操心,不聽他的話,經常叨叨、發火,對誰說話都很衝。婆婆不愛說話,甚麼事都藏在心裏,這幾天我看她老是不順眼,心想:她一整天在家,每天只固定做幾件事,其它甚麼事都不參與,可每天早晨和我們搶著用洗面池。我們要上班,我還要送孩子上學,早上時間非常緊張,可只要我們起來洗漱要用洗面池時,她也要用。我想自己是修煉人,要為她著想,就先吃飯了,吃完飯等她不用了我再洗漱。可總是這樣,有時自己心裏也動氣。

我每天只有3─4個小時的休息時間,從一睜開眼就忙,除了做三件事外,家裏的、單位的、孩子的、老人的事,那麼多事要做,就覺的時間過的太快了,總是不夠用。而且我再忙,家再亂,婆婆也不會主動幫我收拾。以前我都能忍住,可這幾天,心裏老動氣,所以我和婆婆很少交流,心裏想:家裏大部份矛盾、衝突都是因為她,可她怎麼就不能反思自己,改一改呢?別人說她,她就和沒聽見似的。這時我思想中不好的念頭不斷的往出湧,我趕緊發正念,歸正自己的思想,不能再滋長這種思想業力了。可總是反反復復。

今早我突然想起師父講到的「吃苦中之苦」的這段法,茅塞頓開,知道了這幾天讓我心煩的主要原因了,那就是怕「吃苦」,嫌麻煩。師父說:「吃苦受難是除去業力、消除罪過、淨化人體、提高思想境界、昇華層次的大好機會,是大好事,這是正法理。」[2]我們修煉中遇到的所有事,那都是為了修煉提高、去各種執著心的好事。比如說:這幾天講真相遇到不順時,就是看我能不能放下愛面子的心、怕心、追求勸退數量的心。這過程也是吃苦啊!「雖言修煉事 得去心中執 割捨非自己 都是迷中癡」[3]。韓信能受胯下之辱,我怎麼對這點面子心這麼捨不掉呢?

孩子的不聽話、鬧、亂扔東西,也是要去掉我的懶惰心、急躁心、怕麻煩的心,這也是魔煉人心吃苦啊。婆婆的表現是為了去掉我的妒嫉心、自私心等。這種修心吃苦的過程也是為了提高自己啊。

師父說,「苦其心志才是真正提高層次的關鍵。」「你越難受的時候說明物極必反,你整個身體要淨化了,必須全部淨化了。」[4]是啊,心裏越難受的時候,也是層次提高、昇華的時候了。以前家裏發生這些事情時,我基本都能忍的住,自以為做的不錯了,但內心沒有徹底放下,現在是該完全放下的時候了。

只有時時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嚴格要求自己,轉變觀念,把吃苦當作好事,這樣才能修好自己,才能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越最後越精進〉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去執〉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