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三歲老嫗嚴冬酷暑救人忙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二日】一天和同修在集貿市場講真相時,一個警察對我說:婆婆,那救人的牌牌還有沒有?我明白他是找我要真相護身符。我說:有!有!從挎包裏拿出一個護身符,雙手遞給他。他雙手接過,立正的姿勢對我說:謝謝,婆婆!我說,要謝就謝我們的師父!他說:謝謝師父!我又拿出幾本真相小冊子遞到他的手裏,叫他看後傳給同僚看一看。他連聲答應:好!好!

十七年來,酷暑中,我們把真相講給世人;嚴冬中,我們把福音傳給眾生。去年比往年都熱,而且熱的時間長,但我和同修們每天照樣到集市去講真相救人,一天都沒有懈怠。

我八十三歲,一九九六年和丈夫一起得法,從一字不識,到能夠熟讀《轉法輪》,在我們家族中人人稱奇。二零一零年十月,丈夫被舊勢力奪走了肉身,我的精神受到了很大的打擊,完全是常人的那種想法,認為自己年歲大了,有一種漂泊、失落感!兒孫們見我這個樣子,就派人來照顧我的生活。

在我忘記自己是一個修煉人的時候,師父將一段法打入我的腦中,師父說:「有許多人想要往高層次上修煉,這個東西給你擺在面前了,你可能還反應不過來,你到處拜師,花多少錢,你找不到。今天給你送到門上來了,你可能還認識不到呢!這就是悟不悟的問題,也就是可度不可度的問題了。」[1]我頓時醒悟,我都得了大法了,時時處處慈悲的師父都在保護著我們,我史前的誓約還沒兌現呢,怎麼能懈怠呢!我要振作起來,我要精進!

我把照顧我的兒媳勸回去了,並對兒孫們講,我是修煉法輪功的,身體健康著呢,自己能夠照顧好自己,你們該幹甚麼就幹甚麼去吧!深夜,我和同修們一起到街頭巷尾去貼真相不乾膠、到鄉村去發放真相小冊子、真相傳單,把福音傳遞給世人;白天和同修們一起,面對面的講真相,勸人退出邪黨,給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我真為明白真相的生命感到高興!每遇到不接真相資料的眾生時,我會對他們(她們)說,我都這麼大的年紀了,送給你們的是給你們祈來的福啊!你們千萬不要錯失機緣啊!每每這時,眾生大都會回過頭來接真相資料,並對我說謝謝!每到這時,我和同修們都會機不可失的對這些人講真相,勸她們(他們)退出中共邪黨組織,選擇美好未來。

每遇到不接真相資料的年輕人時,我就會對他們說,婆婆的幾個有大學文憑和有博士學位的孫子每次回來,都找我要真相資料看呢,他們說,真相資料裏面有在文庫裏找不到的知識,人世間沒有聽說過的真相。你們都不想看看嗎?有些孩子也很聽話,接了真相資料,同修們就跟他們(她們)講真相,幫他們(她們)退出邪黨的組織。

前幾年,兒子們要我辦身份證去領老年補助,我都沒有去辦,一聽訴江要身份證,我回家找兒子拿了戶口本馬上到派出所辦理了身份證。訴江後,派出所的警察來找我,問我為甚麼要訴江?我說:因為江澤民出賣國土、毀我中華、殘殺法徒、貪腐治國、用謊言矇蔽同胞,使我們的同胞沒有了未來;我認為,訴江是明辨善惡的標準,是分辨好壞的標準,是我的責任。警察聽了啞口無言,沒說甚麼就走了。

我不會寫字,只能口述,要同修整理出此稿,一為證實大法,二為感謝師父和在修煉路上給予我幫助的同修。在正法越來越接近尾聲的時間裏,弟子一定一如既往精進、更精進,永不懈怠!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