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然面對敲門的警察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四日】近期,明慧網上報導了大陸各地警察上同修家去「敲門」的事,同修們也表現出了不同的狀態。我也有過一次警察突然上我家的經歷。那是二零一六年底的事。

那天下午,我正在內屋,大門虛掩著,沒有鎖上,突然聽到一個陌生的問話聲,「有人嗎?」我立即起身放下書走出房門並隨手帶上房門,看到一個穿警服的年輕人已經拉開了我家的大門,我問:有甚麼事?他說某某某是住這家嗎?我說:我就是。你有甚麼事?他說:我可以進來嗎?可以坐一下嗎?

等他坐定後,我問你有甚麼事?他問我甚麼時間開始煉法輪功的,受過甚麼處分?我告訴他甚麼時間煉的,我們是在受迫害,不是受處分。下面是我們之間的一段對話:

警察:你還煉唄?

我:煉!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不煉?

警察:你還出去煉嗎?

我:能出去煉嗎?能出去煉我還真想出去煉呢。

警察:你有甚麼問題需要解決的可以一級一級的反映,不要跨級反映。

我:(等待著他的下文)

警察:你有甚麼要求嗎?

我:讓我們出去煉功,給我們一個合法的修煉環境。

警察:這個是不可能的,共產黨執政期間是不可能的,恐怕你是看不到的。

我:這麼好的功法對國家對社會對家庭對個人都有好處,而且世界上許多國家和地區都有人煉,唯有我們國家下令鎮壓,國家某個領導人大腦有問題。

警察:你有甚麼問題需要解決的,可以一級一級的反映,不要跨級反映,比如有問題首先反映到地區,地區解決不了反映到市裏,市裏解決不了反映到省裏,省裏解決不了再到中央。

我:你是真不知道還是不願意說,我跟你說了吧,我寫了控告江澤民的信,寄給了最高法院。

警察:他們不會受理。

我:他們簽收了,我已經接到了妥投的短信

警察:你有甚麼問題需要解決?

我:把江澤民抓起來!

警察:(愣愣的看著我,足有幾秒鐘。我看懂了他的潛台詞:你還真敢說)

我:把江澤民抓起來,你們的工作不就少了一份壓力嗎?我們的家屬也少了壓力。

警察:你有電話(手機)嗎?

我:有。

警察:可以給我嗎?

我:可以不給你嗎?

警察:不給,我天天到你家來。

我:(爽快的)行啊!你這次來我沒有準備,下次來我備些茶水,坐在桌子邊好好的聊一聊。

警察:這次來,我沒有去驚動社區,也沒有帶人來,只是我一人找來的。

我:你善待大法弟子有福報。

……

最後,他也沒有叫我簽字,畫押甚麼的。臨出門時,我再一次的提醒他:把《轉法輪》這本寶書看一看,對你的生命有好處。他未表示。

我想說明的是:那天交談時雙方語氣都很平和,而且他在談話時眼睛掃視了客廳裏的年畫以及一六年、一七年的真相掛曆,也沒有吱聲。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