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二叔認同大法好得福報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弟弟家與李二叔家的小土坯茅草房僅一牆之隔,我父親的一個遠房姑奶是二叔的奶奶。每次見面二叔總是十分親熱,問長問短的嘮一番。

二零零七年初弟弟的兒子結婚,我和老伴回農村老家參加婚禮,順便將法輪大法好的福音帶給鄉親們,並勸大家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屋裏屋外聚滿了鄉鄰和親朋好友,我在院子裏見到了李二叔。

幾年不見二叔又蒼老了許多,身材也更顯的瘦小了。打過招呼,老伴便給他講為甚麼要三退的真相,講農民辛苦勞碌大量付出卻回報甚微,被淪為二等公民,都是共產黨的獨裁體制造成的。告訴二叔:共產黨幾十年來運動不斷,迫害死同胞八千萬人,現在又迫害信仰「真、善、忍」只為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編造自焚、自殺等謊言欺騙老百姓。共產黨宣揚無神論,讓人們仇視神佛,不講道德,為了錢甚麼壞事都幹,將人拖入地獄,給邪黨當陪葬。二叔同意退出邪黨的共青團。

一年後回農村看望母親,弟妹與我閒談時說:也不知二叔敬了哪一門的香,這一年來身體好了,臉色也紅潤了,還胖了。以前因小腸串氣(當地對疝氣的一種叫法)總張羅著要去鄉醫院做手術,現在說好了,不用去手術了,連多年的老胃病都好了。前幾年整天在炕頭上躺著,房前屋後的菜園子和自留地裏的草比苗都高也不管,地裏種的菜還不夠一個人吃的。今年不但不蹲炕頭了,整天房前屋後的忙活,七十多歲的人了,好像總有使不完的力氣,種的菜吃不了就東一筐西一藍的送人,還拿到集市上去賣。

我告訴弟妹因二叔明真相,順應天意退出了共產黨的附屬組織共青團得福份了。

二叔說,以前身體有病、經濟困難都活夠了,現在精神有了寄託、生活有了奔頭、身體也好了,是法輪大法救了我的命,我要親眼看到我們國家沒有了共產黨的那一天。每當拾到法輪功真相小冊子或接到大法弟子送給他的真相、護身符等,二叔都如獲至寶的帶回家,並珍藏起來。二叔說他「就愛看法輪大法的東西」。等兒女回家後便拿出來給兒女看。

更神奇的事發生在二叔的一個堂兄身上。二叔的這個堂兄在親兄弟中排行老二,我也叫他二叔。這個二叔幾年前得了腎炎,四處醫治總是時好時壞。幾年前我和老伴都給他講過法輪功真相,給過他法輪功真相期刊。他說看了,心裏也一直念大法好,但不同意退出邪黨的共青團。前年過年回農村,聽說二叔從外地女兒家回來了。腎炎又復發了,已全身浮腫,吃不進東西,已放棄治療,準備張羅後事了。

吃過晚飯我去了這個二叔家。聽說我來了,老人一邊叫著我的名字,一邊忙不迭的讓二嬸給他找眼鏡(因高度近視)。二嬸給他戴上眼鏡後,便支撐著坐了起來。我說:「二叔,聽說您病了我來看您來了。」二叔說:「唉,別說了。自從你女婿(指我的老伴)跟我說過那個事後,有時睡不著覺我就總琢磨,共產黨也不是甚麼好東西,貪污、腐敗,甚麼壞事都幹,當時怎麼就沒同意退出來呢,真有點後悔。」

我告訴二叔江澤民殘酷迫害法輪功,更讓老百姓不敢相信的是,他居然指使他的手下活摘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器官高價出售牟取暴利,招攬世界各國的病人到中國來換器官。我們中國的老百姓連信仰自由和做好人的權利都被共產邪黨給剝奪了,這個黨不可怕嗎?天理不容!所以說共產邪黨滅亡是天意。現在從高官、知名人士到平民百姓都紛紛三退。神佛看人心,只要是誠心退出,用甚麼名字都無所謂。三尺頭上有神靈,心到神知,退出後自有神佛護佑您。

二叔說:「那就快幫我退出來吧!」我說:「還要誠心的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才能遇難呈祥。」二叔突然雙手舉過頭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逗的屋子裏的人都樂了。二叔說:「這樣還不行,時間長了又忘了,你給我寫在紙上,忘了我好看一看。」寫好後,二叔十分珍惜的揣在貼身的衣兜裏。

臨別時二叔還不放心的叮囑說:「咱爺倆說定了啊!你千萬當個事幫二叔辦了,二叔從心裏感謝你!」

兩年多了,現在二叔的病徹底好了,近八十歲的人,不但能去地裏勞動,還能外出打工摘蘑菇掙錢貼補家用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