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馬五日之旅感悟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九日】前段時間因需要,隨購物團到新加坡和馬來西亞走了五天。這次旅行,小有感悟,與同修切磋。

一、破除為私為我的觀念 堂堂正正講真相救人

二零一六年,我去辦加拿大簽證的過程中,由於自己幾十年來接受的是邪黨文化為私為我的教育,所以,雖然修煉法輪大法二十年了,但思想深處,人的觀念依然很重,在遇到事情時,自我保護和防範意識還是會條件反射的佔主導地位。

因我二零一五年底才從邪黨的監獄被迫害後出來,所以,從一開始,找旅行社代辦簽證,就沒有把講真相救眾生放在第一位,而是單純的為辦事而辦事,目地是為防止別人因知道我煉法輪功而遭迫害這一事實之後,會被他人告密,從而被當地政府玩弄陰謀,阻擋我順利辦理及出行。所以其結果可想而知,最終,只有接受拒簽這個事實而告終。

這一次,我破除了人的觀念,從一開始找旅行社諮詢出行之事時,就發了一願,管它能否辦到,每次接觸的人,都是我應該救的生命。所以,當我接觸到第一位接待我的經辦人時,我就首先問她:知不知道甚麼是三退保平安?有沒有人給她做三退之事?她說,不知道甚麼是三退保平安。我說:就是關於法輪功的事,你要想知道甚麼是三退保平安,就必須先了解法輪功的真相。

然後我告訴她,我修煉法輪功二十年了,在修煉之前,我的身體非常糟,十多種病折磨得我的體重僅有六十多斤,每天在度日如年,痛不欲生的生活著。但自從一九九七年六月我開始修煉法輪功以後,到現在,二十年來我沒有再吃過一粒藥,體重從六十多斤恢復到了現在的九十八斤左右。

然後,我告訴她我的身體為甚麼在修煉法輪功以後的很短時間內,能達到無病一身輕的狀態,是因為我按照我師父教導我們的真、善、忍做人的標準,去糾正自己一切不符合真善忍的言行。然後,再告訴她法輪大法是甚麼?「天安門自焚」事件是怎麼回事?江魔頭為甚麼要遭審判?為甚麼生命要三退?講我自己修煉二十年的親身經歷等等的真相。

結果,不曾想,當她聽完我說了這一切時,她才告訴我:她曾經是大法小弟子,在她讀小學時,跟她的奶奶一起煉了一兩年,後來邪惡鎮壓後,也就是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她奶奶害怕,沒有再繼續修煉了,她也因失去了修煉環境而放棄了。

我告訴她,師尊讓我們找回曾經的同修,她聽後很高興,所以,她很快把師尊的講法《轉法輪》和師尊在二零一五年和二零一六年國外的講法全部放在了她的電腦上。她說,她要先看師尊的講法,一段時間以後再續煉功。

總之,我認為這是師尊給我安排去找到她的一個機會,如果我依然用人的心去防範,以為私的心去保護自己,不去講真相,那麼,有可能就會把師尊所要救的生命給耽誤了。

另外,在辦事的過程中,又接觸到了她的丈夫,當我最初給他講真相時,他說:政府說法輪功這些人是被美國利用洗腦了。我告訴他真相,從我自己修煉二十年的經歷,再告訴他「天安門自焚」事件是怎麼炮製出來的,最後告訴他一個結論就是:他及全中國的老百姓才是真正被中共洗腦的對像時,他明白了,對我生起了恭敬之心。所以後來他在給我辦理有關簽證事宜時,很負責任,特別讓我感動的是:當他知道我對辦簽證時,如果遭遇政府玩陰招從而被拒簽,導致旅行的全款損失掉而擔心時,他說讓我不用擔心,破例先為我墊付前期辦簽證費,不用交一分錢,等他幫我辦下來簽證時,再交款,這讓我非常的高興,高興的是這個生命通過聽真相以後,善心出來了,這個生命有救了。當然,我知道其實這一切的順,真正是師尊在為我操心而成的。

二、珍惜海外同修鋪就的講真相救人之路 順勢而為

這次出行之前,有家人同修囑咐過我說:這次出行就是純粹的放鬆,不要節外生枝。意思是,不要講真相,以免發生意外。所以,當我和老伴順利通過出境安檢,坐上飛往新加坡的飛機時,我們倆終於鬆了一口氣。當我靜下心時,我就想這一路該不該講真相救人呢?通過短暫的思考,我認為:講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責任,也是做的最正的事,我們應該聽師尊的話才對。所以,當飛機正常飛行後,我本能的就對我同排相鄰坐的遊客講起了大法的真相,當她得知我因修大法以後,再沒有得過甚麼病,二十年來,沒有再吃過一粒藥,體重從六十多斤恢復到了現在的九十八斤左右時,她真的很為我高興;當她知道我是因為按照我師父教導我們的用真善忍做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從而規範我們的言行,才使得身體達到這麼健康時,她對我們的師父和大法升起了敬仰之心;當她知道大法和大法弟子在中國遭受嚴重迫害時,她用語言表達了她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同情之心。她說她雖然同在國內,但她是生活在偏遠地區涼山洲,所以,很多信息她還是不太清楚的。

出行的第一天,晚上八點多鐘,我們到了新加坡,但沒有直接去酒店,而是由導遊將我們這個團隊先行帶到了新加坡的一個聚娛樂、購物、賭博一體的購物城,那裏是所有中國旅客都必須要去的地方,到處都是中國人。因為我們這個旅遊團是購物團,所以到那裏以後,導遊宣布說:給我們一個小時的時間,讓我們自己組合,自由活動去觀光、購物消費。

我和老伴同修就與一對母女倆及另外一位公務員組成一組。那個公務員對購物和拍照不是很感興趣,對賭博很感興趣,所以,她要我們陪她去賭城,到了那裏,我和老伴和那對母女都沒有進去,我們四人自然便在外邊等那位公務員了。這樣,師父就給我和老伴安排了一個對這母女倆講真相的最佳時機,開始時因被中共邪黨的謊言矇蔽的原因,當她倆聽說我是法輪功修煉者時,她們倆都有點害怕,不敢答話。後來,我將我修煉二十年的親身經歷告訴了她們母女,那位母親一下就改變了不說話的狀態了,然後她倆都靜靜的聽我告訴她們「天安門自焚」事件是怎麼回事?法輪功是甚麼?江魔鬼為甚麼要遭審判?為甚麼要三退?三退對她們生命的重要意義是甚麼?等等。由於時間的緣故,母女倆正對三退表達意願時,公務員出來了,所以,雖然她們還沒有來得及表態,但之前,她倆已表達了對大法、對真善忍的認同和敬意。

第二天,導遊安排我們到新加坡一個最有名的景點──瞭望台去觀望馬六甲海和新加坡的生活區全貌。我們的車開到離山頂約一百米遠時就停下來了,餘下的得由我們自己步行上山頂。那天上山的人很多,有當地學校帶學生上山體驗生活的,更多的是各個旅遊團都紛紛上山去觀光,我們去得早一些,但還是有不少人,那條必經之路上有很多一團一團的遊客在往上走和往下走,絡繹不絕。

當我們下車往上走不到二十米遠的時候,我突然聽到我們團的一位隊友大聲的說:大家快看法輪功!我問在哪裏,我怎麼沒有看見呢?那人一邊用手一指一邊說:那個法輪功穿的是黃色的衣服,上邊印著法輪功字樣。我一看,真的有啊!那一瞬間,我的大腦中條件反射的,自然的從內心深處對著那麼多人大聲的喊出了「法輪大法好!」(我是用國語普通話喊出來的),當時我們團隊有的人聽我喊出「法輪大法好」以後,感到很吃驚,有個人對我說:你還敢在這裏喊「法輪大法好」啊!他說:共產邪黨不准煉,定了是甚麼教的,在國內煉法輪功就是反政府,就是反革命就是反社會,反國家,你難道不知道?我說:它說邪就邪嗎?我說:我煉法輪功煉了二十年了,在沒有煉法輪功之前身體全身的病,生命幾乎走到盡頭,十幾種病沒有哪個醫生能給我治好,而我煉功以後,在很短時間裏,身體就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我說法輪功是好的。

另一個遊客說:新加坡有很多法輪功,法輪功在新加坡是合法的,那個人就不說話了。

然後,我及我老伴與那個公務員自然的為一組到山頂去拍照和觀光了,(那個公務員因需要我幫她拍照,所以她總是跟著我們),拍了一會兒,我們就先行下山,到車上去等其他人回來,在這期間,我們就有充份的時間給這個公務員講真相,最後,她不但明白了真相,同時還很高興的做了三退。

話說回來,由於我們先下山到車上,我們只給導遊說了,其他的人並不知道我們已下山,他們就去找我們,我們團隊一共十六人,少一個都不能前行,所以,當他們玩盡興以後,才發現我們不在了,開始以為我說我就是「煉法輪功的」是說著玩的,後來看我們不在了,才想到我可能說的是真的,結果,他們擔心我去與同修接觸,拿真相資料等等。總之,通過國外同修的鋪墊,讓我們不費勁的把講法輪功真相這件事做了一個前期伏筆。我原打算是一個一個去講,這一下全都知道我就是法輪功修煉者,多好啊!

下午二點多鐘,我們要出關到馬來西亞去了,由於不能去韓國了,所以很多團隊改遊新加坡和馬來西亞,出關的人特別多。排隊等的時間就花了約兩個小時,在排隊期間,那個上午不接受大法的三個人(兩女一男),又與我們排在了一起,我們又繼續上午的話題,這次由於排隊等時間很無聊,他們也就能聽我從多方面講真相了,效果比上午好多了,對大法和我煉法輪功不再說不好的話了,但還是沒有完全消除共產邪黨給他們灌輸的謊言和毒素。

四點多鐘,我們該辦理入馬來西亞的進關安檢了,人很少,我們國內去的領隊可能是有意走到我身邊來。問我說:你真的是在修煉法輪功的嗎?我說是真的。她直接告訴我說,你不要去拿景點的那些法輪功的真相資料,身上有那些東西在過安檢時,會有麻煩的,嚴重的會被扣留、被審問的,回到國內也有麻煩,包括她這個領隊也會受牽連的。我說:我修煉法輪功二十年了,我甚麼都知道,那些真相資料不是給我的,是給你們包括所有不煉法輪功的中國人的,那是為了讓你們了解真相而讓你們這些生命得救用的,因為國內的人在國內很難聽到真相,那麼國外的法輪功修煉者就自己出錢,把真相印出來,讓有機會出國的人們能了解真相,目地是為了救你們這些人的。然後我全面的將真相告訴她,當她聽明白真相以後,她不但自己做了三退,同時還答應我以後不再阻止她的團隊隊員去拿真相資料。

下午四點半左右,我們一行十七人順利出關入關,直接乘大巴車到馬來西亞的第一站──「波德申」去。車剛行駛了約一半路程時,車內的空調壞了(由於那天的天氣太熱,氣溫高達33.5度),車窗完全封閉,帶病開了一段路,車後又有燒焦的焦臭味,為了安全,所有人下車,在路邊沒有任何遮擋物的情況下,被火紅的太陽曝曬了三個多小時。期間,領隊與國外的導遊被我們情緒失控的隊員要求談條件,並作出我們旅遊費的兩倍賠償金的承諾。在這時,我和老伴按照師父教導我們的做人標準「真善忍」去化解雙方的矛盾,並勸那些情緒失控者站在他人的角度去思考問題,空調燒壞不是導遊和領隊希望發生的事,再說出現故障以後,她們也在積極的想辦法解決,通過協調做工作,我們的隊員大部份都同意乘另一輛大巴車繼續上路(只有那個公務員不同意,她執意堅持要賠償承諾)。這件事過後,領隊與導遊對我和老伴很是友好。同遊的隊友也沒有再因這點小事去找她們的任何麻煩了。

第五天的下午四點多鐘,我們到馬來西亞的最後一站──馬六甲,觀光了一些有名的旅遊景點,其中一個景點是:鄭和下西洋。到那裏時,已是人山人海,全是中國去的遊客,人的密集度非常大,人與人之間不注意會相互碰著。

我們的自由活動時間是兩個小時。那個公務員依然與我和老伴在一起。不知怎麼的,我們東走西走,一下子就走到了「鄭和下西洋」那個炮台法輪大法展示景點,在離景點約五米遠的時候,我一下子就看到了當地的同修(三位老年同修)。他們站在遊客上炮台觀光大炮時的必經之路的旁邊,一位男同修雙手拿著約一張很醒目的(大報紙那麼大)彩色真相展報,(只能這樣說)立於胸前,好像嘴在動,不時的在給遊客說著甚麼?另外兩位同修同樣胸前拿著很醒目的真相展報,站在上炮台的階梯旁邊,他們的雙眼都帶著慈悲的眼神,望著前來觀光的世人。眼神裏發出的是無限的期盼!我知道他們在期盼甚麼,他們多麼希望這些世人能去看他們在炮台上為這些世人準備的真相大全和領取真相資料啊!

當我看到他們手裏的真相展報那一瞬間,感到無比的親切,無比的感動!

當我走到第一位同修面前時,雙手合十,並告訴他,我們是同修,算是打招呼了,這位同修也非常高興。

然後,我們走上炮台,看到這個炮台面是一個長方形的,約一百多平方米大,隨著階梯上去,與階梯同向的是同修鋪在地面上的約六~七米寬的彩色真相展板,各種真相內容都在上面,真相展板的對面,是一台「鄭和下西洋時用過的舊大炮」,台口的右手邊是同修放置的可以自己隨意領取的各種真相資料。走到台上時,看到所有上到台上的人,並有人去觀光舊大炮,而是裏三層外三層的圍在真相展板前,默默的在看真相內容,更讓我高興的是,最先聽我講過真相的那母女倆也在那裏看真相。與我們同去的那個公務員,只草草的看了一下,拍了兩張照片,就急急的提議去看其它地方的景點。

我和老伴同修陪她走了一段路後,讓她自己去玩,我們倆又返回炮台景點。剛走上炮台,我看見一位看似比較有文化修養的中年男士,一隻手正在領取真相資料,但有點猶豫,我馬上告訴他說:這些資料上的內容全是真的。他說:是嗎?我說:是的,我是剛從國內來的。他很高興的告訴我說他也是剛從國內來的。我說這些真相資料在國內是看不到的,只有在這裏才能看你想要看到的真實信息。他在聽我說話的同時,就將同修擺放在那裏的真相資料一樣拿了一份,其他在那裏圍著看的人看他拿,也就都開始領取資料了。接著,我們下來與同修說了一會兒話,並告訴同修說他們做得真好,雖然他們很辛苦,但看到有那麼多人能主動去看、去拿真相資料,覺得他們的付出沒有白做。(因為他們仨人都是老年同修,可卻要一直雙手提著彩色真相報站在遊客的必經之路上,迎接世人的到來,同時還要不時的說一些勸善的話,真的不容易啊!)

晚上,在團餐的時候,有一個小插曲。因為這是國外的最後一次正式晚餐,所以全體隊員都集中在一張大桌上用餐,中途,我對面的一位下午講過真相的妹妹,帶著很關心我的口氣說,桌面上的有一盤肉很好吃,讓我品嘗一下,我說,我不是很喜歡吃肉,謝謝她的好意。她說你們修大法的人是不准吃肉嗎?我說不是,是我自己對肉和油膩的食物不喜歡。她說是因為我不愛吃肉而身體才好的嗎?我說:不是。我說我在修煉法輪功前就不太愛吃肉。但身體不但不好,反而特別糟糕。我從修煉法輪功到現在已經二十年,能達到二十年不吃一粒藥的主要原因是:因為法輪功真的是修佛、修道、修神的,那既然是修神的,如果按照修煉的要求去做,那一定會有一個神奇的結果。他們說:甚麼要求呢?我說主要是在修煉過程中按照《轉法輪》書裏的要求去修心性。他們又問:甚麼叫心性?我就告訴他們說:很簡單,就是按照「真善忍」這三個字去規範自己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的一切不正的言行。再就是遇到矛盾向內找,遇事要站在他人的角度去思考問題,做甚麼事都要先為他人著想等等,最後達到先他後我的境界。我剛說完:那位下午剛消除對大法有不好印象的男士說:這個(做人)理念很好嘛,就是教導人做好人嘛!

原來是這樣啊!他發自內心的讚歎著大法。結果,坐在我身邊的那位公務員提了一個問題說:那依照你們這個做好人的標準,你能說我第一天遇到的事(空調壞了要求賠償之事)是對還是錯呢?我說:我不能去評判你對所發生的這件事之後提出的訴求是否對與錯。但這件事的發生其實並不大,也不是人為的服務有問題,再說事出之後,領隊和導遊也在積極的想辦法解決問題,所以,站在我們修煉人的角度上去看,那一定是首先應該為她人著想,不應該一遇到問題,就借題發揮去找他人的麻煩,讓其賠償。她說:我提出讓她們賠償,也是為了大家的利益。是這樣,看上去你的做法沒有甚麼可指責的,但是,如果我們把集團的利益放大去看,我們這十幾個人的利益與領隊、導遊、國內外旅遊團和國與國之間相比,誰的利益大?(因為事發當時,她與另一人已經將這件小事鬧到國內國外旅遊公司了,最後找人要弄到大使館的人來處理。)

當我說完以後,她不吱聲了,而桌上的其他人員特別是最早對大法很排斥的那仨人,都發自內心的說:這法輪功教導做人的理念真的不錯!難怪你有這麼好的一個身體啊!看來我們以前對法輪功真的是不了解啊!

三、小小的感悟與建議

1、小小的感悟

短短的五天出行時間,我和老伴同修並沒有落下甚麼,我們每天早上三點四十準時起床,與全球大法弟子一起煉功,發正念;每天學法也不少四個小時(就在行車的路上聽師父的講法),因為,我在出行前把師父的講法和煉功音樂全裝在手機裏,而我老伴就用MP3聽師父的講法。說來很神奇,我老伴的MP3從出行開始到回家,六天五夜一直沒有充電,可是,直到他回家,那個MP3還顯示有一格的電。

在講真相方面也是順其自然,能群講就群講,能單獨講就單獨講,五天六夜時間,在師父的安排下,我們團隊的人全都聽到了真相,能三退都三退了,還有一位有幸聽了師父的講法,特別是國內那位領隊和國外那位導遊,先後都全面的聽到了大法的真相,並答應以後不再阻止遊客去看真相展板與領取真相資料。這些生命在師父的加持下,都做了很好的選擇。由此體悟到:只要我們隨時隨地牢記我們是大法弟子的身份,我們來到人間的責任是甚麼?那麼,師父就一定會給我們安排救眾生和修自己的機緣。只要我們把日常工作和生活中遇到的每件事、每個人與修煉和救人聯在一起,那我們在任何環境中都能做好我們該做的事。

2、給新加坡的同修一點建議

建議新加坡的同修能不能把那個瞭望台景點增加點講真相的內容,或再增加一些同修去參與,比如說:能增加一些醒目(彩色)的真相展板和在山頂的次高點或最高處能放一些真相資料讓人觀看和領取。因為那個景點是中國大陸的遊客必須去觀光的一個點,各個國家的遊客都會去。如果我們只是在那裏打打坐,或發發正念,我認為對講真相的力度不大,收穫也不是很大。因為那天我們這個團隊的隊員當時看到:上山時有一位男性法輪功學員穿著黃色的衣服在那裏打坐;下山時看到換成另一位女法輪功學員在那裏煉功,(其實女同修是在發正念)讓那麼多遊客只得到一個很小的收穫:就是由於有兩位法輪功修煉者在那裏煉功,煉法輪功在新加坡是合法的,僅此而已。

然而我看那兩位同修還很年輕,一定有自己的工作,要掙錢,要生活,為兌現自己的誓約,在百忙中擠出時間來景點做救人的事,也是非常不容易。既然不容易,那我們可不可以面對眾多的遊客,把講真相救眾生這件事做得更直接一些,讓眾多的世人一上山就能看到我們的彩色真相展板及真相資料呢?

另外再增加一兩個同修更好,人稍多一點,慈悲的場會更強一些,救人的氣勢也會壯觀一些。就像馬來西亞鄭和下西洋那個景點的同修那樣,從他們手裏拿的真相報到上台看到的幾米長的真相展板,再到一米多寬的真相資料的擺放,都是很吸引人的,雖然他們一直在那裏站著,但我覺得他(她)們的艱辛付出是值得的,因為很多人都能通過他們的付出,實實在在的看到真相展板的內容和能自由領取真相資料之後從而得救。當然新加坡瞭望台的同修們,你們做得也很好,因為當我看到你們出現在景點的那一瞬間,我非常感動,因為有你們在那裏打坐,才註定鋪就了我群講真相之路,所以藉此感謝你們的付出。因為我們是一個整體,為了做的更好,救更多的世人,我提出了以上小建議,如有不妥,請根據你們自己的實際修煉環境而行事。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