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同行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七日】多年來,我與同修結伴而行,面對面向世人講大法真相、勸三退(退出中共邪黨黨、團、隊組織),這過程中有一些苦與樂的感悟,這裏和同修分享。

一、三人行

前幾年,我和A、B兩位同修每天在本地市級區鎮講真相,區域不太大,好像世人都熟悉我們了,再加上本地出來講真相的大法弟子漸漸的多起來,我們決定每天坐公交車到轄區所有的鄉鎮去講,那些地方講真相的大法弟子少些。

我們三人長期在一起講真相救人很快樂,大家經常互相提醒注意修口,不說與救人無關的話,有時一空下來就背《洪吟》,你背一句,我接一句。遇到矛盾時找自己。有時約定的時間、地點有誤會,出現了等人、找人的急躁心,相遇了不責怪對方,只找自己哪沒做好,給對方說聲:「對不起!是我沒聽清楚。」或「沒說清楚」一笑了之。

我們送給世人真相資料時,偶爾有人接了後一下又扔了,這時馬上互相提醒這件事我看見了,與我也有關,是不是有做事心?是不是有怕心?是不是善心不夠等等,被邪惡鑽了空子,馬上歸正。有時聽真相的人多了,我們就一人講一個,有時我們走散了,三人又不約而同的在某個地方相遇了。大家心裏明白,師尊時時在看護著我們,這時有同修會說一聲:「謝謝師父!」

我們互相關照,一起救人,真正體現了「這些事情都應該有大法弟子寬容、善良、祥和的表現,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1]為了理智、智慧的救人,我們有時也分開成兩組走,分別走街道的兩邊,但相互都能看得見。有甚麼不安全的事,馬上走近給對方發正念,求師尊保護。

二零一四年的一天上午,我們到一個比較大的鄉鎮去發真相材料。我們每人肩上挎一小包,手上提一大布袋。一下車,我單人走一邊,讓A、B倆同修走街另一邊。剛走幾步,我看見菜市場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坐在一輛摩托車上,一隻腳踩在地上,給另一個壯年男人遞煙,因壯年男子背對著我,我走上前,隨手摸了一光盤遞給三十多歲的男子,那人伸手接過光盤,問:「是不是法輪功的?」我說:「是。今天只有法輪功在救人啊!」他也沒說啥就收了。我又伸手到布袋裏去摸,一邊問那個四十多歲的壯年男子:「你要不要?我也送你一盤,太好看了!」那男子猛一轉身,惡聲惡氣的衝我吼道:「要!全部要!」說著就伸手來搶我的布袋。我緊緊抱著布袋,和他拉扯,嘴裏說:「我不給你!」由於那男子用力過猛,把我的布袋提繩扯斷了,他手裏捏著提繩,我趁機抱起布袋就往停放了很多汽車的道裏鑽。我邊跑邊喊:「師父,救我!」我迅速穿進一個大型服裝店裏,查看後面沒有追來人。

一會兒A同修在外面給我招手,叫我出去沒事了。我問她們怎麼知道的,她們說在對面看見我和一個男人在拉扯,她們馬上過來圍著他發正念,又求師尊保護我,她們擋在那男子前面,見他手裏還捏了一沓稅票,胸前掛了一個牌子,聽說是市場管理員,剛追了我幾步,突然向我相反的方向去了。

如果沒有師父的看護,同修的幫助,那天的情況可能又不一樣了。我也是一個近七十歲的老太婆,那男的真要追,他會追上我的,可師父給我化解了危險。事後我向內找自己,還是有做事心、怕心,覺的自己東西(真相資料)多,「目標大」,想快點發完就好了,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我感恩師尊的看護,同修的幫助,很快清理執著心,調整好狀態。

二、堂堂正正發真相資料

我們很重視學法、發正念。心裏時刻想著:我是大法弟子,發大法真相資料是救人,誰也不敢動我。

我們每天各自背著一包真相資料出門。在街上大多是分開走,但又都能相互看的著。我發放資料時不分男女老少,根據不同資料內容,我用不同的介紹,比如若資料是《九評》,我笑容滿面的說:「這是《九評》光盤,免費送,裏面是真實的歷史故事,都是我們這一代人親身經歷過的,拿回家看看吧,了解真相得福報。」對方馬上接過並道謝。我又告訴:「你要珍惜啊,把它收起來,保存好。」對方馬上把光盤放進兜裏或筐裏。若是真相大冊子《明白》,我遞上冊子給世人說:「這裏有你不明白的事,你看後就明白了,都是與你有關係的。」若遞上一本《天賜洪福》則說:「快看看吧!你我是有緣人,你很善良,明白真相,天要賜你洪福的!」等等。一般情況下,世人很配合,叫他接,他就接,叫他收好,馬上收好,那真是很順暢的。

有一次,一個三十多歲的女士在一家賣家電的門口玩手機。我走過去說:「妹妹,現在全國有二十萬人實名起訴江澤民,你也參加吧?」她看我一眼沒說話,我繼續向前走。她突然像驚醒了一樣喊道:「哎!阿姨,你說起訴江澤民?!」

我轉身回去說:「是啊!」

她問:「為甚麼要起訴江澤民?」

我說:「你不知道啊?江澤民是個地地道道的漢奸,賣國賊,把大片中國土地割讓給俄羅斯。他還發起迫害法輪功。法輪功是一個修煉團體,做好人的,他還親自指揮策劃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他腐敗治國,他帶頭包二奶,怎麼不控告他?」

她說:「喔呀!還有這麼複雜呢!」

我順手給她一本《全國起訴江澤民》,她趕緊接過,就地翻看起來。我有時邊發真相資料邊勸退,有時發完再勸退,很輕鬆自如。

三、公交車上講真相

我們三人每天乘公交車到轄區所在的鄉場去講真相、勸三退,坐公交車一個單趟一般都要一個多小時,這給我們在公交車上講真相創造了很好的條件。雙號單號都有不同的鄉鎮逢場。每天一上車,我們三人就坐在不同的位置,靠車窗坐著,師父給我們安排不同的有緣人挨著我們坐。

年輕人一上車就玩手機,或戴起耳機聽音樂,我馬上給他發正念,清除他背後阻止他聽真相的邪靈、爛鬼。然後謙虛的向他提問,了解他聽到的或看到的甚麼。一般年輕人還是很尊重老年人,他看我不斷的向他提問,使他難以靜心,就乾脆把耳機取下來或把手機關了,與我說話。為了不讓可貴的時間溜走,我會直接進入真相的話題。前不久,一個又高又胖的小伙子挨我坐,一看就像是個學生。我說:「小伙子,你讀中學還是大學?」

他回答:「讀大一。」

「你們大學要學政治,你相信馬克思的共產主義嗎?」

他堅決的說:「不相信!」

我又問:「為甚麼?」

他說:「共產主義是馬克思的空想,你看哪個國家實現了共產主義?」

我說:「你真有頭腦。」又問:「黨、團、隊是從共產主義那裏搬來的,你入過嗎?」

他說:「黨、團都沒入過,只入了隊。」

我說:「它是毀滅中國人的毒藥,你把它從心裏退了吧!」他點頭答應。我又問了他的真名實姓,他都爽快的回答了我。我說:「你聽過法輪功的事嗎?」

他說:「在百度網上看過。我們政治課本上也有。」

我說:「你看到的都是負面的東西,是不是?法輪功是一種精神信仰,教人修心向善,要使一個不好的人變成好人,更好的人,中共江澤民妒嫉修煉法輪功的人多了,就打壓法輪功,給法輪功扣了很多政治帽子,為挑起對法輪功不明真相的人仇恨法輪功,就編導了‘天安門自焚事件’騙人。」接著,我還講了很多大法真相,大一學生說:「噢!是這樣!」

有一天,我挨著一個女孩坐。她說她是兩年前某大學畢業考上公務員的,現在某鄉鎮辦公室上班,這些她都斷斷續續回答我的,她在玩手機。為了救她,我給她發正念後,不斷找她說話。她出自禮貌,關上手機和我交談起來。她說:「婆婆,你的精神挺好啊!多大年齡了?」

我說:「你猜呢?」

她說:「看你的白頭髮呢,像七十歲了,看你的面容,又很年輕,臉上沒有皺紋,容光煥發,又沒有老年斑,白白淨淨的。」

我說:「你猜對了,我快七十歲了,可我感覺自己很年輕,二十年沒生過病沒吃過一顆藥!」

她驚訝的說:「啊呀!?您是怎麼保養的?」

我說:「我沒用任何藥物或食品保養,就修煉法輪功。」她眼裏瞬間露出了對我一種遺憾的神情。她說:「國家不准煉嘛!」

我說:「妹妹,你在所有的網站上去查一查,中國的憲法和一切法律,沒有說中國人不能煉法輪功。都是江澤民以言代法,信口開河,栽贓法輪功的。」她靜靜的聽著。我接著說:「江澤民妒嫉修煉法輪大法的人多了,而且法輪功的師父很正很正。教修煉的人修真、善、忍。江澤民受不了了,因為他本人就是搞假、惡、鬥的小人。他依靠共產黨鎮壓法輪功,還活摘了很多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牟取暴利,他迫害正信,老天不會放過他。」

她感到驚訝!說:「法輪功好,你也不要太癡迷。你看還有人跑到天安門自焚?!」

我告訴她:「‘天安門自焚’是江澤民為了挑起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演的一場殺人戲。去自焚的沒有一個是煉法輪功的,這在國際上已得到證實。」我又給她講了一些自焚的疑點。

她說:「原來是這樣啊!」

我說:「你看這個共產黨是啥樣!你肯定入過黨、團、隊是不是?」

她說:「我讀大學時就入了黨,只是想好找工作。」

「你趕快從內心把這個邪黨、團、隊退了,不影響你工作,也不影響你的利益,退的目地是天滅中共時,你以免受牽連,劫難來了,神佛會保祐你,婆婆不會騙你。」

她說:「我覺的你講的有道理,退了吧!」

我問了她真名實姓,她爽快的給我說了,該她下車了,我叫她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祝她好運,她祝我平安。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