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的經驗與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九日】師父說:「你的責任重大!怎麼是沒甚麼?!你就在常人中做一個好人、你不修煉,你都是犯極大的罪!因為你不救你該救的眾生!!你對史前你簽的約你不兌現!!不是這樣的問題嗎?!我以前講法從來沒有用這個口氣跟你們講過。師父心裏著急,快到最後了。有些人不著急。怎麼辦?!」[1]

看到師父的這段話,我的心情無比沉重。作為大法弟子,承擔著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但卻不能為師父分憂,我深深覺的愧疚,我要以實際行動救更多的人。

以前我多年來一直做著當面講真相救人的事,但勸三退的人數一直徘徊在每天10個人左右。當地有一個同修在這方面做的非常好,每天勸三退20到30人,有時甚至勸退100多人,我就多次的向他請教,還跟他一塊去看他怎麼講真相。同修那坦蕩的心態,豐富的言辭給了我很大的啟發。同修告訴我,最重要的是每天保證學好法,智慧從法中來。

隨後一段時間,我勸三退的人數也有了大的提高,增加到每天20人上下,並且形成了自己的一套方法。

路邊、停車點救人

我騎著電動車慢慢的在路上走,一邊走一邊尋找有緣人。如果發現有人注意看你,甚至只短暫的瞅你一眼,就可能是個該救的人。這時要不失時機。有好多次對面走過來的人有人注視我,已經走過了很長的距離,又回來講,效果都不錯。有幾次遇到一群年輕人,我在觀察時,有個人盯著我看,我就上去跟她講,這時她旁邊的伙伴很快的走開了,留下了一個講真相的空間。

現在的人行色匆匆,突然間攔住跟他講不妥,但在停車點是等車時間,正好有時間講,這也是我常去的地方。講時應儘量避開人群密集的地方,實際可能有緣人早就在一個適當的地方等著你。

我經常碰到帶小孩的人,有很多小孩會盯著你看,這時我就抓住機會跟大人講,很可能是該救度的人。

有不少回,遇到聽真相的人會告訴你,那邊有些人你跟他們去講講。這時我按他指給我的那些人去講,實踐證明,都會有很好的效果。實際上是師父利用各種環境、各種方式把有緣人點給你,讓你救他。這時一定不能錯失良機。

開頭的第一句話

開口怎樣講,是很關鍵的。我最常用的是:「某某(稱呼),告訴你一句好話,災難真的來到的時候,你只要誠心念‘法輪大法好’就能平安的過去。」「我知道會有大事發生,一般人都不知道,碰到好人我就告訴他。」

如果是年輕人,就說:「告訴你一句好話,會徹底改變你的命運,給你帶來美好前程,那就是‘法輪大法好’。」

經常遇到信仰基督教和信佛教的人,我就肯定他的信仰:佛教、基督教是正教,釋迦牟尼、耶穌是偉大的神,你可以繼續你的信仰。這時因自己的信仰得到了承認和尊重,立刻拉近了彼此的距離,受到了對方的信任。這時話題一轉切入正題:「你小時候戴過紅領巾嗎?入過黨、團嗎?」採取這種方式我勸退了很多信教的人。

講真相內容的選擇

因多數人時間緊,只有短短幾分鐘的講真相的時間。我知道毒害人最深的就是「天安門自焚」,就儘量用最簡單幾句話破迷:「天安門自焚是偽造的謊言,那個組織者王進東臉和衣服都燒壞了,而最容易著火的頭髮卻完好無損,可能嗎?」「偽造自焚的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遭惡報被判15年徒刑。誰都知道電視上沒有真話,但一造出一個新的謊言卻又把人騙了。就像當年批判劉少奇一樣,說他是叛徒、內奸、工賊,鐵證如山,把他害死了,十年後又平反了。迫害法輪功是採用的同樣的手法。」

「法輪功要真像電視上說的又自焚又殺人,不用說上邊不讓煉,就是強制他煉也保證沒有人敢煉。就說咱這地方就有成千上萬的人煉法輪功,怎麼就沒聽說有一個自焚、殺人的呢?」

「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叫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煉過功的人都知道是真的好。現在法輪功在全球100多個國家和地區洪傳,大法書翻譯成30多種外文,各國政府嘉獎3000多項。」

眼見為實,活生生的例子是最有說服力的,我經常以自身的變化證實大法。「我煉功20年,沒有花過一分錢的藥費,而煉功前我常年感冒不斷,還有高血壓、心臟病。煉功後多種病都不翼而飛,20年沒有花過一分錢的藥費。」「你看我,70歲的人身體這麼好,就是煉法輪功的結果。好不好,看我就知道!」這時,對方都會抬起頭來注視我,因為我較同齡人顯得很年輕,不少人都不相信我有那麼大,驚奇的說:「你70歲了?看上去就像50幾歲的人,身體確實好!」

區別對待遇到的各種人

以上所說的在各種環境下,有主動跟你打招呼的、表示友好的、注視你的,可能就是應該救度的有緣人,這時一定不能錯過機會。但也不能形成執著,邪惡也會鑽空子。

有幾次我碰到過這樣的人,看起來還好,但剛一開口講,態度立即大變,高聲大叫:「反革命!」「反黨!」「打電話報110!」此時,不要再跟他多說,以迅速離開為宜。但同時應馬上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操控其人的背後邪惡,不讓他肆意破壞大法影響其他世人得救。一次,一個人態度惡劣,還大聲叫嚷,我立即發正念清除其人背後的邪惡,讓他遭現世報應。那人迅速騎上電動車,像沒頭蒼蠅一樣,亂轉了一氣,很快跑掉了。當然,這是對付那些被邪惡利用、表現很惡的人,對那些被謊言毒害的世人則要儘量的講真相救度。

對那些明白了真相的人,我送上真相材料的同時,再加上幾句:「回去給你的家人看看,誰看了誰得福報、誰得救。我希望不但你能得救,也希望你的家人都能平安的度過大災難。祝你全家人幸福平安!」

對有些受毒害較深,不願聽真相的人,我就送上這幾句話:「這樣吧,當那件大事到來,你看到眾多的人、包括你身邊的很多人被淘汰時,你只要記起我今天跟你說過的話,就可能得救。」

我雖然是多年來一直在當面講真相,剛開始講時,每次總有一種難開口感覺。但一想到我是神的使者,是來救人的,正念一出,馬上智慧就來了。

看到有緣人得救,我在為一個生命得救感到高興時,同時感到心情十分沉重,畢竟自己的能力有限,時間有限,而許多人在急盼著救度,而他們很多是無量眾生的代表,他們的得救會使無量無計的生命得救。你說這多緊迫啊!

看到一篇同修寫的交流文章,說參加訴江的就有20多萬同修,當然都是堅定的、做的好的大法弟子,如果每人一天勸退一個,每天的三退人數就是20多萬,而不是現在的10萬左右。這使我感到震驚,以前我看到每天三退的人數10萬,還覺的數目很大,很振奮。經過同修這麼一說,才猛然驚醒。在檢查自己做的不好的同時,也想對同修說一聲:「你今天勸退了幾個?哪怕是一個也好!」

幫助同修的事情該做,營救同修的事該做,常人中的事也該做,哪一件都不能忽視。但講真相救人的事必須做,必須當作頭等大事來做!請想一想,講真相救人這最重大的事你做了嗎?每天忙這忙那,忙的暈頭轉向,靜下心來想想,到底做了些啥?是不是把講真相救人作為自己必須做的事,還為自己找這樣的理由那樣的理由開脫自己?怎麼兌現你的誓約?你在正法結束時怎麼面對大審判?

當然,也許我沒有資格說這些話,但看到為數不少的同修走的不正時,還是忍不住說幾句。如果你覺的不能接受,就看看師父是怎樣說的吧:「可是有些人哪,就是那麼不精進,人心那麼強,碰到甚麼事情就是用人心去衡量,甚至有的從來不站在法上想想自己是大法弟子、想想自己的責任重大,都不把救度眾生擺在第一位去思考問題,總是用人心去想問題。」[1]

時間安排

我每天上午是講真相的時間,風雨無阻;每天下午參加半天的集體學法,學一講《轉法輪》;晚飯前後的時間也充份利用來講真相。

有一次冒雨出去,不想下起了傾盆大雨,只好到一家銀行避雨,銀行一個50歲上下的人熱情的跟我說話,看樣子是個負責人。我抓住機會給他講真相,他認識很好,並退出了邪黨組織,我送上真相材料,又給了他個精美的護身符。過了一會,我看到他在給一個銀行女職員看我給他的護身符,我就走過去又給了女職員一個,給她講真相做了三退。隨後又給來銀行辦事的幾個人講真相做了三退。這樣的救人機會遇到過很多次,真的是在哪裏都能遇到有緣人。

安全問題

當面講真相,安全是不容忽視的問題。個人有以下的體會:

1、時時保持強大的正念,我是來救人的,誰也不配迫害我!

2、堅持每天參加集體學法,真正靜心學法。

3、在一個地方不要長時間停留,發現有可疑人時或有被邪惡操控的人時,要儘快離開。

4、人多或人雜的地方可先講真相,在將要離開時再送真相材料。但也有些群體認識好的,如建築工地和勞務市場,先發真相材料是沒有問題的。

以上是個人在講真相救人方面的一點體會,總感到做的很不夠,對不起師父。唯有盡自己的所有,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不辜負師父和眾生的期盼。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