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部處長:我就信法輪大法好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九日】丈夫的表哥是某市國安部的處長,兄弟四個,表哥是長兄。表哥和丈夫走的很近,表哥因工作需要每年都能到我市或路過我市,有空時便到家中做客。我以前體弱多病,二十年的無名熱、失眠、頭疼等,表哥每次見面都會先問我身體情況,同時也給我很多關心、安慰與鼓勵,我們也很感激、尊重表哥。

我走入大法修煉以後,所有的病全好了,無病一身輕了。我一直認為表哥知道我學煉法輪大法以後身體好了,而且我談起大法,表哥也沒有過疑義。隨著正法的推進,我也給表哥做了「三退」。

可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二年前我和丈夫去參加一位表弟孩子的婚禮,表哥與幾位親友送我們去車站,臨分手時,表哥握著丈夫的手說:咱們還得信某某黨,某某黨給我錢花、給我房子、養活我一輩子。表哥如此的態度,令我很驚訝,我愣愣的站在那裏看著他,不知該說甚麼才好。

表哥看著我的樣子,又過來對我說:小某,上車、上車。我心裏明白表哥的話是說給我聽的,我勉強的說了一句:「表哥,我是為了你好。」表哥馬上說:我知道,不說了、不說了,上車、上車。

我是被表哥哄上了車。我的心沉沉的,內疚著。我知道是我錯了,我一直認為表哥非常了解我得法前後的身體情況和精神狀態,所以忽略了跟表哥講真相

過年前的一個早晨,丈夫接到四表弟電話,四表弟媳病危,在醫院住院搶救已十幾天了,表弟覺的弟媳不行了,堅持不下去了。丈夫決定開車去看望,晚上近十一點鐘,我們到達了四表弟家,遺憾的是表弟媳早上搶救無效離世了。

表弟的兒子、兒媳及孫女在四表弟家,丈夫要在四表弟家陪四表弟。表弟和兒子、兒媳都已經知道大法真相,做了「三退」,我想利用這個機會跟表哥講明真相,便讓表弟給表哥打電話,讓表哥和嫂子接我去他(她)家。

當表哥、表嫂看到我時,都說我又年輕了,氣色非常好。我在表哥家住了二天,我利用所有時間和表哥、表嫂講大法真相和煉法輪功祛病健身與高官迫害大法弟子落馬遭報應的實例。

我們每次去表哥那,離開的時候,表哥、表弟們都要為我們擺宴送行,這次也是。在吃飯的時候,一位表弟媳問起表哥身體情況,大家也都跟著問起,並提醒表哥定期打點滴疏通血管,因為表哥血壓高很多年了,並問詢表哥糖尿病等病症情況,還提醒表哥按時吃藥、常去醫院複查等。

出乎意外的,表哥卻說:「不用了,我就信法輪大法好了!」轉過頭問我:「是不是小某(指我)?我們就念法輪大法好了,是吧!」我說:「是,就念法輪大法好了!」

一位表弟媳說:這次嫂子(指我)來,臉色氣質特別好,比上次來更精神更年輕了。一位表弟也說:「嫂子真的比上次來年輕了!」大家都向我點頭,重複著:「真的又年輕了,氣色非常好。」

表嫂又加重口氣說:咱小某(指我)煉法輪功煉的又年輕、又漂亮、又善良……

我在心中深深的謝謝師父,師父慈悲每一個生命。

表哥的兒子在電視台工作,他結婚的時候我第一次見到他,由於當時客人太多,連見面說話的機會都沒有。這次表弟媳離世,表哥的兒子在那「守靈」,我有時間與孩子溝通、講真相。我覺的孩子在邪黨的喉舌中工作,中毒還是很深,我在心中思量怎麼跟他講真相。出乎意料,他先開口了,像想起了甚麼事,對我說:嬸,出國留學的小弟是你家的吧?我說是。他說,告訴小弟別回來了,中國就是牢籠,不是人呆的地方。我說是,他已經留在國外了,工作二年多了。他說,那就好。然後又說:我也想出國,可是出不去呀。

這時,表哥的兒子又接了一個電話:他對著手機直言道:我告訴你的話,你不聽,你讓共產黨壓迫了一輩子,你還弄個孩子讓共產黨壓迫,你願意!你活該!表哥兒子的手機對話,令我很吃驚,看的出來孩子早已認清了邪黨的本性,心裏有很多苦衷。表哥的兒子結婚好幾年了,一直沒有孩子,我一直認為,表哥的兒子不要孩子,是現代年輕人的現實觀念、思維,或受惡黨毒害,工作、事業在先等。我錯了,我錯怪了表哥的兒子。

我也轉入正題,直接和他講真相,告訴他三退保平安,退出黨、團、隊。他聽後對我說:嬸,我和共產黨勢不兩立,你都給我退了吧!

回到家之後,表哥孩子的表情、話語不時的在我腦海中出現,揮之不去。我心中也有一種不能原諒自己漠視眾生、麻木救度眾生的悔恨與自責。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