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保大隊人員的演戲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八日】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二日下午四點左右,我正在小區門口抱著小女兒和門口的大爺大媽們聊天,突然來了幾個國保大隊(後來知道)的人圍在我的前面大聲的說:去你家一趟吧!其中有一個人的身上帶著執法記錄儀,身上的牌子上還寫了幾個數字,其他沒有任何標記,應該不是片警。

我近期多次受到了派出所的干擾,加強發正念並且多看明慧同類文章,所以正念很足一點都不害怕,我說:「你們幹甚麼,你們是誰?」那其中一個人說:「你是某某吧,去你家一趟吧!想和你談談。」我說:「把你的證件拿來,進我家需要有指定的證件。你們有嗎?沒有不許進。」他們只好作罷。我說:「就在外面說,我家不讓進,你們這是非法執勤。」

國保大隊的人拿出一個用手機拍的訴江的郵件照片,說:「這是你寫的嗎?」我說:「是。」這個國保大隊的人員厲聲說:「國家主席是你能告的嗎?你們告不了……」我也大聲說:「他迫害法輪功,就要告他……」

圍觀的人多了起來,我也看到這位國保大隊人員肩膀頭上的記錄儀紅點在閃爍。我倆爭執了一會兒,他繼續語氣緩和的說道:你讓我把程序走完,你多配合,你們的事上邊已經不追究了,只是做個記錄,你找個地方讓我寫個記錄吧。這時我才發現他已經把記錄儀關掉。

我們進了門崗大爺的屋子,他小聲說:「實話對你說,你們的事上邊已經不管了,我寫個記錄你看一看,不簽字也沒事……」我笑了笑,他邊寫邊說,法輪大法初期是好的,最後……我說:不是的,是江澤民打壓法輪功。他說:「這我知道,連政治局常委都煉,江澤民能不害怕嗎?……我有個大學同學告訴我煉法輪功可以治眼病……」這時大媽大爺們也開始討論起來了,這煉法輪功的人就是厲害,把道理給你講的心服口服的,我也笑著給他們講真相,我說:「阿姨,你看我煉法輪功身體多好,要不我能四十二歲還能再生一個小女兒嗎?」

那個國保大隊的小伙子笑了笑,我說:「你們到底是哪個單位的?」他小聲說:「六一零,馬上就要撤了。」我說:「你們是非法的,政法委也是非法存在的。」他說:「我們是全國人大同意的……」我再解釋他也不聽了。他寫了好長,三頁紙,就是一般的問話,估計寫過無數次了,都是些套話,臨走時他還囑咐我,江澤民已經圈起來了,別再告了。我看著他,和神韻演的惡警多像啊,真的會轉變啊,和師父說的也一樣,天象要大變了。這時我才意識到,那個國保大隊人員讓我和他演了一場戲,他是假演,我可是真演呀!大爺對我說:「六一零是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江澤民最壞了,‘江宰民’,一點也不錯的。」我又講了講江澤民是蘇聯間諜,割讓國土給俄羅斯等真相,大爺都認同。

這時鄰居奶奶和阿姨們都誇我的妞妞長的好,我知道這是師父對我的鼓勵,若不是近期我背法較好,還有經常看明慧網發表的同修的文章,我是不敢自己多次面對這幫警察的,這場戲也演不好了。謝謝師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