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為師 闖過病業關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一日】二零一四年二月初的一天,我凌晨三點多鐘醒來準備煉功時,總也起不來,從腰部以下、腿、腳都不聽使喚了,翻身也翻不了,坐也坐不起來,我此時第一念就想起了師父的法:「因為你是修煉人,所以那絕對不是真病」[1],我沒有慌,我想這都是假相,我有師父保護,我知道這是舊勢力變著樣來迫害大法弟子,師父叫我們不承認它。轉念又一想:是不是被舊勢力抓住甚麼把柄了?

我仔細的向內找,找到了求安逸的心、怕心、色心。這時天已大亮,聽見外面有人喊:開門!我就想下地去開門,可是我動不了,我用手和胳膊支撐著上身,拖著下身、滾到地上,爬到屋門,費了好大勁兒,總算打開了屋門。在大門外的同修翻牆入院打開了大門,發現我的狀況就打電話又約來兩位同修,他們用車把我送到附近的另一位同修家。

到同修家時已有另外的三位同修在等候。同修們了解我的情況後並沒急於幫我發正念,而是圍繞著我出現的狀況各自的開始向內找,主要的話題是:這件事情為甚麼在我們這裏出現?我們是一個小整體,這件事與我們每個人的修煉狀態有一定的關係,他們一個個的輪流著、認真的找出了許多明顯的不足之處,也找到了許多平時不易察覺的執著。

我在旁邊聽著既感動又受啟發,大家問我有甚麼漏,不問我有甚麼執著放不下,而是都把自己當作此事其中的一員,向內找自己的執著。因此我學會了怎樣更好的向內找自己,找出了平時意識不到的,隱蔽很深的執著心:如在安逸心和怕心的驅使下,淡化了救度眾生的使命感,學法也只是浮於表面每天學一講的形式,就像完成了任務一樣,發正念倒掌,救人不急不慢,這不就是存在著不敬師不敬法的人心嗎?找到這些,我如夢初醒,我知道我今後該怎麼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了。這時正好到了整點發正念的時間,大家靜坐下來發正念。

發完正念後準備回家,奇蹟就在此時發生了,我隨著大家慢慢的站了起來,自己扶著牆慢慢的去了廁所,大家看著我會心的笑了。

第二天,同修把我送回家,我就靜下心來學法煉功,煉功一開始站了一會,接著就站不住了,我就靠著牆煉。兩天以後,我煉功就能離開牆煉了,五、六天後我就像以往一樣正常煉功了,十天之後我就能上班工作了,照常能做救度眾生的神聖大事了。

師父說:「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 「修煉人講的是正念。正念很強,你就甚麼都能夠抵擋的住、甚麼都能做的了。因為你是修煉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層法理控制的人。」[1]

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在同修們無私的幫助下我闖過了病業關,感謝師尊從死亡邊緣上拉回了我,我只有精進實修完成自己的使命,來回報師恩。

個人體會,如有不足敬請指正。謝謝師尊!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