耄耋老人獲新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六日】兩年前,我們組成了一個老年學法組。十多個學員中最大的八十七歲,最小的就是我──七十一歲。由於當年發生了一起綁架事件,我們小組的同修就各自回家學了,我也因為這個變故,一直沒有看到他們。後來,我又接觸到了其中的A、B、C三位同修,她們的變化非常大,我深深體會到大法的威力及整體環境的重要。在此我將她們修煉情況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

A同修:訴江助精進

A同修今年七十八歲,一九九六年得法,身體受益很大,腰脫壓迫的神經癱瘓好了,比較精進。但九九年迫害發生後,由於怕心,基本自己在家學法煉功。她家曾經是個由十多個人組成的學法小組,大家都願意去,都覺得在其中提升很快。二零一三年因為一場綁架事件,致小組解散,A和老伴流離失所。一個多月回來後,她基本上自己在家學法煉功,很少出去,家人的怕心很重,經常嚇唬她,同修去找她,家人不給開門。

難能可貴的是A會上網、下載。當她看到師父《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和明慧網起訴江澤民的交流文章後,覺得應該起訴江澤民,她就有一個簡單的想法: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但不知怎麼寫這個狀子。和老伴說了,未修煉的老伴反對。於是她就讓她修煉的兒子幫著寫。後來我找到她,幫助她修改、打字,鼓勵她、又陪她一起去郵局寄了掛號信,幾天後,我倆又去郵局查詢信是否已郵到高檢,當她聽到妥投的消息後,非常高興,回家告訴家人,他們也都為她高興。同時她也鼓勵她兒子參與控告江。

訴江後,她的變化很大,師父也在鼓勵她:她學法入心了,對學法也重視起來了,沒事就多學。她原來上市場買菜很吃力,但現在來去非常輕快。老伴逗她:你還飄了!

八月二十日凌晨,她做了一個清晰的夢:有一輛一間房子那麼大的車,裝的滿滿的,上面用帆布罩著,不知道裏面裝的甚麼貨,在很窄的路上行進,道的兩邊是牆,牆角周圍用鋼板鉚釘著,很牢固,當車行至拐角處,她正擔心車開不過去,但車卻開了過去,正納悶間,她抬頭看見車上有個大柱子頂著個大圓盤把天給頂了起來,車才開過去的,之後天又慢慢回落。她當時想這不是頂天柱嗎!怪不得那麼大的車、那麼窄的路,連犄角旮旯車都能開過去。

A同修悟到,只要符合法,有師父的法力加持,不論多難的路、甚至在人間看似無路都能夠走過去,甚麼都擋不住,一切都是假相。「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從此她精進起來了。

B同修:聽師父的話身體巨變

B同修現年也是七十八歲,九九年開始修煉。小組解散後自己在家學,不出去講真相。我二零一四年看到她時嚇了一跳,她臉色黑乎乎的,滿臉皺紋,臉皮都耷拉下來了,很少出去走動,不是這疼就是那痛的。我就和她交流,大法弟子得出去救人啊,否則就不是大法弟子了,她欣然接受;一段時間後我看到她,她臉上的肉下垂的已經不是那麼嚴重了,她說樓下找不到人救了,我告訴她附近有個車市,那裏人多,可以去那裏,她非常高興,她開始要真相資料,從那時開始,我基本上每週給她一些冊子和真相傳單;我再看到她時,她的臉色已趨於正常膚色,臉皮基本不往下垂了。她告訴我,去車市半天時間能救五、六個人。臨出門前,先求師父幫助,不要拉褲子(她有大便失禁的毛病,所以家人不讓她外出走遠路),但第一次去車市回來的路上還是拉褲子了,被老伴數落了一頓,反對她出去,她說,那不行,我還要出去救人呢!這之後就沒有發生這種事情了。有一次講真相,一警察就坐她身邊,她也沒有害怕,結果甚麼都沒有發生。現在,她只額頭上有點皺紋,臉很光滑,很好看。這裏要提一點,B同修對大法始終有個堅定的心,沒有怕,堅持救人不懈怠。

全國起訴江澤民開始後,我找到B同修,她說也想寫起訴書,後來在別的同修幫助下完成了訴狀並於七月中旬郵寄給了最高檢。

訴江後,B同修的變化非常大:以前胃總難受,現在沒有這個現象了;她患有子宮下垂,睡覺時就痛,現在不痛了;以前她兩隻眼睛一隻橫著疼,一隻豎著疼,現在也不疼了;小腿的肉皮原來一塊塊黑,現在只剩一點點,不細看都看不出來;她的膝關節經常痛,有時痛得都不能動,上廁所都去不了,訴江後只痛過兩次、但能走動,以後就全好了。她說她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加持的結果,她發自內心的謝謝師父!謝謝大法!謝謝同修!

C同修:堅信師父好回家

C同修今年八十七歲,一九九九年五月份得法後一直沒有放棄修煉。她識字不多,經過不斷的學習和請教同修,大法書她閱讀沒有障礙了,她時間抓得很緊,有時間就學法。她不戴花鏡,總是樂觀心態。曾經三次摔倒,她都想到師父就在我身邊,沒有事,所以雖然那架勢挺嚇人,但都無大礙。

二零一五年七月初,為起訴江澤民的事,我找C同修來我家(去她家不方便),沒想到她上樓時摔了一跤,臉都腫了,她沒有當回事。和她說訴江、並告訴她怎麼寫,她當時就答應了,也認識到這一跤是邪惡干擾。回家後她求助她女兒寫,但後來女兒讓她自己寫,她拿起了筆,親自寫訴狀,後來我給整理、打字,考慮到她的身體狀況,她認可後我代為郵寄出去了。

我再次看到C同修,她樂呵呵的對我說,訴狀郵出去後,她的身體可輕鬆了,心情也特別好,耳朵也能聽清聲音了,眼睛看東西非常清亮,原來的腦子裏老是唱歌的毛病沒有了。看到她滿臉的幸福,我真為她高興。

C同修說,只有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才能有這樣的變化,她表示一定要好好修煉、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D同修:重重魔難始悟道

D同修就是我,今年七十一歲,一九九四年四月五日師父來我市傳法我開始修煉的。修煉後,我的胃痛、神經官能症、偏頭痛、過敏性鼻炎、後背疼、腰疼等等疾病到當年底全好了,直到現在,沒吃過一粒藥、住過一次院。

由於我沒有注重學法,把做事當作修煉,忽視了修自己,所以這麼多年來,導致我被刑事拘留兩次,被非法判刑一次四年,被抄家兩次,流離失所一年多,家數次被騷擾。直到二零一三年我最後一次被迫害,我才開始反思自己存在的問題。一直以來,我沒有注重學法,修心也非常表面化,把做事當作了修煉,整天忙忙碌碌,好像很是精進,其中隱藏的自我膨脹的心、依賴心、幹事心、妒嫉心、好大喜功的心、求名的心等等人心長期認識不到,這是被邪惡鑽空子的根本原因。師父說「法徒受魔難 毀的是眾生」[2]。我非常自責,由於自己修的不好,給大法、給眾生、給家人帶來的負面影響,我如何負責?於是我痛下決心在學法上下功夫,從根本上改變自己的修煉狀態。

穩定下來後,我又從新購買了電腦,繼續做打印真相資料的工作,自己用,有時也提供給同修,真相幣我也自己製作,最多時我花過三千多元的真相幣。除了這些,二零一四年的三月份我開始使用手機救人,開始是播放語音,效果不佳,後來看到對打勸退效果很好,就採用了這種方式,從依賴別人到獨立到自如的講真相,對我來講真是個魔煉的過程,更加體會到多學法的重要性,記得一次學了兩講《轉法輪》後,出去對打,勸退了四十多人,這給我莫大的鼓勵和啟發,從那以後,我更注重學法了。對打過程中,甚麼樣的人都能遇到,我都把握好心性,以慈悲心態救人,現在已經堅持對打一年半的時間了,效果不錯。

從前年五月份開始,正法進程到了全國起訴江澤民階段,看到這個消息,我的怕心就上來了,這真名實姓不全給暴露了嗎?通過看明慧交流文章,認識到自己和同修的差距,天象變化大法弟子要主動去做,我想我也要放下自己,答好這份試卷。五月三十日我的控告書通過郵局的EMS郵寄給了兩高。後來我認識到可以利用控告書救度公檢法司的人,所以我又給遼寧省檢察院、遼寧省人大、遼寧省女子監獄和給國務院總理郵寄。之後我又給當地派出所、郵局、法院、社區領導等人員郵寄了真相信,為的是他們能通過訴江大潮得到救度。

訴江後,我在看守所期間被迫害造成的膝蓋不能打彎、疼痛、不能自如蹲起的毛病好了;還有原來我雙手打蓮花掌打不開、不標準、像花骨朵,訴江後也正常了。認識到訴江的重要性,所以看到同修就主動的告訴他們也參與進來,並及時提供幫助。

我還有很多不足,有待在今後的修煉中精進不怠。我有願望修好自己、多救人,跟師父回家。

叩拜師父!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生生為此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