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常住外地的老年同修交流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六日】由於中國的獨生子女政策,現在到退休年齡的人,子女幾乎都成家有孩子了。在外地上大學的子女,畢業後大都留在外地工作,照看第三代的任務就落在了父母身上。

我地有多位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得法的精進的老年同修,都先後離開家鄉到外地給兒女看孩子。離開了集體修煉的環境,到外地人生地不熟,又長期聯繫不上當地同修,看不到明慧網,幾乎處於獨自修煉的狀態,跟不上正法進程感到非常苦悶,每回到家鄉,同修看到他們的狀態大不如前。

最近又一位新當奶奶的同修要到外地看孫子了,臨走時憂鬱的和我說:真不知到了新環境,還能不能做好三件事,能不能保持精進狀態……

我也在思考:離開家鄉集體修煉的環境,怎樣才能保持精進的狀態、做好三件事助師正法?恰巧碰到從外地回來休息的張大姐,知道她在這方面做的比較好的,就請她談談是怎麼做的,與有類似情況的同修共勉。

一、在新環境不忘救人的使命

張大姐精明幹練、思路敏捷、步態硬朗,要不是頭髮有點斑白,還真看不出有七十多歲了。

她多年前就到南方幫兒子看孩子,每天三件事不落。聯繫不上當地同修就手寫不乾膠,每天出門買菜順路粘貼。一路講真相救人。每年兒媳放假時,她就返回家鄉休息,同時把三退名單交給同修上網。

去年七月返回家鄉,她說在外地接到家鄉同修的電話,告訴她要向最高檢控告江鬼。她不知道怎麼寫,就坐了三小時的長途車,找到講真相時遇到的鄰市同修,拿到訴江模板,寫好控告信到當地郵局投遞成功,心裏很高興,覺得自己也跟上了大法進程。

回到家鄉後才知道訴江要實名,而她寄出的起訴狀是化名,於是就馬上動手寫出了一封實名舉報的訴江信,可是已經晚了,跑遍家鄉的所有郵局都說接到上級通知,此類信一律停郵。同修建議她到鄰市去郵,她馬上啟程,可到了鄰市,轉了幾圈也找不到郵局,路遇一位好心的女士給她用手機導航也沒找到。

當時天熱又口渴,她已顧不得這些了,一路的找、找、找、突然在樹叢中顯出「中國」二字,穿過樹叢顯在眼前的正是中國××郵局××分局,可已是午休時間,她就在大門外等候,直到下午上班,一位中年女士接待了她,看到信件說:大姐,你來晚一步,昨天我們已接到上級通知:此類信件一律停郵,多虧是我接待你,要是別人,一個電話打給領導,就會有警察把你帶走,快回家過平安的日子吧,別自找苦吃了。張大姐對她講了為何要告江鬼的真相。

回家的路上,已是飢腸轤轤,這才想起一早趕路,一天沒吃飯。想到江鬼對師尊的誹謗,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她暗下決心:從今兒起,啥時寄出訴江信,啥時再吃飯,一定要把江鬼告上去。於是決定明天一早啟程,到七十里外的娘家所在地去郵。

身邊同修得知她的情況後,聯繫到了能上網發送控告信的同修,及時幫她發出了控告信。她終於鬆了口氣說:為早日把江鬼繩之以法,我也出了自己的一份力了。

二、陷冤獄多日、不忘講真相救人

一次在去女兒家的路上,在旅店辦理登記手續時,同修的身份證顯示不良信息(辦身份證時當地惡警給大法弟子輸入的),一會兒就有兩個警察趕來,翻看她的包裹,看到包裏有一本《轉法輪》和十多本真相期刊,立馬把她帶到附近派出所。

時至傍晚,帶她的警察請示負責人,「她沒幹啥事,放她回去吧。」負責人說:包裏有資料,就不能放。一會開來一輛公安專門押送罪犯的密封箱大卡車,她被推上密封車後,坐定才發現自己被兩個女警夾在中間,對面是三個端著衝鋒槍的男警,虎視眈眈的盯著她,旁邊還蹲著一條大狼狗。

深更半夜,全副武裝的一幫人,對付的是一個手無寸鐵七十多歲的老太太,面對此景,同修一點也沒害怕,知道自己是在按師父的要求做好人,沒做壞事,就周身充滿了能量。

車行到市郊偏僻的一處監獄,警察打開大鐵門,又打開一個房間,把她推了進去。她看到地上密密麻麻睡著一大排人,擠的沒翻身的地方。

天剛亮,被關押的人陸續醒來,問她為何事被關進來的,還沒等她回答,過來一位牢頭大聲說:「人家是煉法輪功的,和你們不一樣!」

後來在給牢頭講真相時,才知道先前在這裏被關押過的大法弟子已給她講過真相了,此後她認同大法並在各方面能善待大法弟子。因此才有開頭的那一幕。

大姐說,因為沒了怕,人心也就少,只有救人這一念。白天被審零口供。晚上睡覺,每隔幾晚就換一個位置,給新面孔的人講真相勸三退。到第二十二晚勸退了十四個人,警察告訴她回家。

臨走時,監獄負責的問大姐:你是啥大人物?那麼多高幹來電為你講情?當得知老太太的兒子兒媳女兒女婿,有三位是名牌大學教授,兩位博士後一位博士,感到很震驚!想不到一位農村老太(老伴已離世)培養出這麼優秀的兒女,對大法這麼堅定,還有這麼大的承受力。他直說:你怎麼教育的?你怎麼教育的?

回到家,兒女都圍上來為母親擔心。兒子勸母親:我們都知道大法蒙冤,可您這大年齡了,為兒女受累了一輩子,現在咱條件這麼優越,您晚年該享福了。大姐對兒女說:名和利,再好也就是幾十年,江鬼迫害大法,活摘器官,天理不容啊!面對善、惡,人人都在選擇,站在善的一面,才會受到神的呵護!多積德,才是生命的永遠啊!兒女直點頭,勸母親今後要多注意安全。

大姐說:有幾次回到老家,就不想返回兒子處了。後來深入學法,悟到兒子住的地方同修少,不明真相的人多,更需我到那裏,這也許就是我助師正法的使命,這是師父給我安排的路,大法弟子沒有選擇的餘地。

於是返回兒子處,大姐就安心的常住下來了。為改變在外地獨自修煉的狀態,臨走前,買來電腦,學會了上網,這樣不僅每天的三退名單能及時發送,還能及時看到師父的新經文,及時看到明慧網同修切磋的好文章,感到師父和全世界大法弟子就在身邊。

現在,正法已近尾聲。讓我們牢記師父的囑託:「師父說的三件事都很重要,希望大家在最後的這段路把他走的更好。那些做的好的,不要鬆勁,不要鬆勁。」[1]

張大姐用自己的親身經歷,走出了一條證實大法的路。

寫出此文,意在與常住外地的老年同修共勉,共同精進。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