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病痛消失 去執著平穩走到今天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三日】我從小就受到邪黨的各種迫害,上世紀五十年代父親被中共邪黨打成右派被迫害離世,弟弟妹妹都很小,全家八口人的生活落在我一個人身上,挺過了大飢荒,熬過了十年文革,受盡了人世間的苦難。為了全家人的生存,在世間爭爭鬥鬥,得了一身病。

幸遇師尊洪傳大法,才使我得法修煉,脫離苦海。師父教我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我不能眼看著世人被邪黨謊言所欺騙,更不能被邪惡的紅色恐怖所嚇倒,我走出去講真相,證實大法。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風風雨雨中我走過了十九年修煉之路。

(一)神奇的功法

九七年得法修煉前,我一直是個老病號,身體嚴重貧血,渾身無力,走路非常困難;眼睛患有白內障,視覺模糊;還有非常嚴重的類風濕,全身浮腫,一按一個坑,幾個小時都起不來;還有結腸炎,膽結石,頸椎病,全身疼痛苦不堪言,常年吃藥,效果不大。

在這生不如死的時候,聽朋友推薦法輪功,我就抱著治病的目的去試試看的想法,在九七年五月的一天,走進了法輪功的煉功點開始修煉法輪功了。剛開始學煉法輪功的時候,師父就給我小腹部位下了法輪,運轉不停,旋轉不止,兩隻手感覺有柱子一樣的東西存在。

在此之前我從來沒有練過任何功法,對修煉一點都不懂。有一天在床上打坐的時候看到滿床都是金光閃閃的小法輪,當時不認識,伸手一摸就全都不見了,三天後我請來了師父的《轉法輪》和其他的經書,才知道那金光閃閃的原來是法輪。

當我剛開始學習《轉法輪》的時候,看裏面的字像金子一樣亮,我知道這是一本奇書,感覺自己太幸運了,就如飢似渴的讀了起來。剛開始的時候,頭特別痛像是裂開了一樣,我知道這是師父給我淨化頭腦。後來越學法,頭腦越清晰,思想越純淨。我那爭強好勝的心、對世俗中的醜惡現象憤憤不平的心,也漸漸的去掉了。

思想得到了昇華的同時,身體也得到了淨化。有一天在去煉功點的路上,眼睛感到疼痛有點刀割的感覺,學法時發現視覺清晰,看《轉法輪》非常清楚。回家照鏡子一看,兩個眼角邊有一層皮兒一樣的東西,才明白是師父在另外空間裏給我動了白內障手術。

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裏,纏繞我多年的病痛全部消失,從此無病一身輕。

(二)去執著 平穩的走到今天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澤民為首的邪黨集團發動了一場史無前例的殘酷迫害,烏雲壓城,妖風遍地,邪黨動用整個國家的宣傳資源對大法進行造謠污衊,肆意抹黑;又成立了可以凌駕於憲法之上的鎮壓機構「六一零辦公室」,到處非法抄家,綁架,勒索,非法關押,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

從零一年開始,有位同修從外地拿到新經文給我,我激動的睡不著覺,連夜抄寫,第二天抄完後還給人家。零四年到零五年,負責當地協調的同修辦起資料點,打印真相資料供給我到外面大面積散發。零六年在同修的幫助下自己辦起了資料點。在師父慈悲保護下我家的資料點平穩的走到今天。

零九年十月份,有幾天身體不舒服,胸口和後背疼痛難忍,我就發正念沒能清除,最後打電話請來了兩個同修幫忙發正念還是不行。心口窩和後背起了水泡和紅點子,疼的我滿地打滾,痛不欲生,當時把兒子嚇壞了,同修也沒了主意。我心想,我哪裏做得不對呢?趕緊向內找,找來找去,終於找到了,因為兒媳婦好賭博,成天賭錢不幹正事,我感到在常人中很丟臉,就沒用慈悲心對待,而是心生怨恨,不讓她進家門。我馬上認識到自己錯了,因為她也是等待被救度的眾生。剛認識到這一點,我身體的病業表象神奇的消失得無影無蹤。第二天,我就去向兒媳道歉,她雖然對我態度惡劣,我一點也沒往心裏去,一點也沒有再起怨恨心。

由於兒媳不但好賭成性,還謊話連篇,兒子忍無可忍向她提出離婚的要求,她以兩人所有財產給她為條件,才同意離婚,我兒子同意了。我心裏很不平衡,他們倆結婚時,所有的家庭用品都是我辛辛苦苦攢下的,憑甚麼都給她,於是準備找兒子的同學把東西用車拉回來。可是晚上睡覺時,腦海裏突然背起法來,正是《轉法輪》第四講失與得:「我們煉功人怎樣對待失與得?這和常人不一樣,常人想得到的就是個人的利益,怎樣過的好,過的舒服。我們煉功人卻不是這樣,正好相反,我們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東西,而我們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煉。」[1]背著背著就醒了,感恩師父慈悲的點化,使我去掉了利益之心。

(三)對兒女情沒放下,招舊勢力的迫害

二零一二年新年,正月初二那天,女兒和女婿不和,我怕他們離婚,叫人家笑話,就陪他們打撲克,希望他們能和好如初。結果讓舊勢力看到我這顆常人心,鑽了空子。吃完晚飯我端著鍋下樓倒菜湯,剛剛下了四個台階,突然像被高高舉起來(周圍沒有一個人)又狠狠摔在樓梯下,兩腿擰在一起摔在地上,右腿擰得像麻花一樣,骨頭多處錯位,當時就站不起來了。

兒子把我從樓下背回房間,發現有一根骨頭支出來了,腳後跟的筋拉得脊背疼,大腿的肌肉都成了硬梆梆的死肉,上衛生間都是在地上爬。兒女想送我去醫院,我不同意,我只信師父,信大法。晚上疼得睡不著覺,我清晰的感覺到師父的法身不斷的給我調整腿傷,針灸,接骨,舒展腿筋,腳筋,同時我自己也不停的發正念。

我時時感到師父每時每刻都在保護著我。就在摔傷的第七天早晨五點鐘左右,我正在睡覺,突然師父法身把我叫起來,看見一個舊勢力站在我房間門口,看裝扮像個道士的模樣,個頭高高大大的,臉也特別大,頭頂灰色方巾,身穿道袍,我問它「你是誰?」突然我明白過來,這是個舊勢力,我立即立掌發正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2],這個舊勢力立即消失不見了。

我終於明白了任何常人心都得放下,包括對兒女的情,都得放下;否則就會被舊勢力狠狠抓住不放。

就這樣在師父的悉心保護下,用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終於可以以一條腿下地煉功了。這期間,由於腿傷嚴重,好幾天都沒法給師父敬香,心裏正在著急的時候,我的元神離體出來了,是個小孩的形像,走到供奉師父法像的房間問候師父:「師父好,師父好」。

我現在的腿早已恢復正常,買甚麼東西都用真相幣,出門就打真相語音電話,配合同修做真相資料,努力做好三件事,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得法修煉後,不但我個人受益,連我的家人也跟著受益匪淺。我女兒是個常人,2015年她參加了社區舞蹈隊,由於訓練時用力太猛,導致右眼視網膜脫落,有失明的危險。在市裏大醫院治療,做了幾次小手術都不太成功,醫生說要動大手術,而且有一定風險。於是在手術前我求師父救救女兒。

聞訊又來了幾位同修給她講了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的奇蹟,鼓勵她信師信法,她自己也反覆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結果奇蹟出現了:醫生給她做術前檢查時驚奇的發現視網膜恢復很好,不用再動大手術了。女兒激動不已,從此深信不疑,遇到熟人就講「法輪大法的神奇」。而且她長期便血也不治而癒。

大法的超常,師父的保護讓不修煉的家人都深信不疑。很多親屬都明白了真相得救,有的走入了修煉。在此,我向慈悲偉大的師父跪拜叩首!感恩師父的無量慈悲!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發正念兩種手印〉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