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大法 走出逆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四日】我家姊妹四個,我排行老二。因家裏貧困,自然就得多吃苦。直到我十歲,父母才克服一切困難讓我去上了小學,讀一年級。好不容易考上了高中,因交不起學費就輟學了。我心情鬱悶,身體也就多病。

一個奇怪的夢

十九歲那年,也就是一九八九年春天的一個晚上,我做了一個奇怪的夢:我飛到了一個很高很高的高山上,一個人走著走著,突然看到了一個山洞,洞門是關著的,我順著門縫往裏看,裏面聚集了好多好多的人,好像在開會,說甚麼他們都是各大門派的,還有人說,將來這世上要有大事發生,李洪志要來世上度人……

突然有人喊:「門外有人在偷聽我們的講話,這是天機,不可洩露,我們不能饒了她!」我一聽就害怕了,心想:「我偷聽了他們的秘密,他們不饒我,這可怎麼辦呢?」可好奇心促使我還是順門縫往裏望,忽然一位穿著白色長汗衫,白髮白眉毛梳著道士髮髻,拿著一個拂塵的白髮老者站了起來,說:「誰敢動她,她是李洪志的弟子!」其他人聽後都不做聲了。

我被嚇醒了,我問母親我是不是有個師父?母親說不知道,不記得。我對夢中那位白髮老人的印象很深,就覺的那麼熟悉,那麼的可親!我想起我四、五歲的時候,夢見過他一次,那次我幾天幾夜不吃不喝臥床不起,昏迷不醒,昏迷中有位白髮道長問我:「你怎麼了?」我說:「我難受。」他拿出兩粒黑色豆角粒,對我說:「你把這兩粒豆角粒吃了就會好的。」我就把那兩粒豆角粒吃了。他跟我說:「以後不要罵人了,也不要幹壞事,罵人造業你會難受的……」夢醒了,我就起床了,好了,就跟旁邊哭著守護我的父母要水喝,要飯吃,我和父母說了這個夢,父母抱起我高興的說:「這是哪位好心的仙人在保護我的閨女,太感謝了!」

逆境中得法修心

二十三歲,也就是一九九三年,我從遼寧嫁到了河北省。從此進入了逆境──丈夫和公公都是暴躁脾氣,動不動就吵吵鬧鬧大發雷霆,我真的很受不了,看在眼裏悶在心裏,心情很是糟糕,總想離開這個家又離不開。我成了一個藥罐子,說話嘮嗑像個好人,家務活就是幹不了,身體虛弱。

那幾年氣功熱,我也想找一樣氣功練練,讓身體好些。九五年春天,我的鄰居家的那個高中生對我說:「我班有個同學參加過法輪功師父在廣州辦的傳法班。哪天我幫你借本書來你看看。」我一聽「法輪功」這三個字,就有種特殊的感覺,覺的身體一震。當我得到《法輪功》,看到書上師父的照片時我驚呆了,熱淚盈眶,啊!師父!我認識您!我認識您!好熟悉呀!我等的就是這個法輪功!我仔細想,就是想不起來甚麼時候見過師父?真是太奇怪了!就這樣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了,能得法我太幸運了,不只是三生有幸啊!

看我開始學法煉功,丈夫特別反對,有一次我出去參加集體學法回來,剛走到屋門口,就見他拿了一根一米長的棍子,氣勢洶洶的奔我來了,還一邊大聲的罵著,惡狠狠的打了我一棍子,這根棍子斷了,我的胳膊還好好的。

因為我修煉了法輪大法,我就得以真善忍為標準面對這一切,所以我沒有生氣,也沒罵他,也沒責備他,只是說:「對不起,別生氣,我回來是晚了點。」我沒跟他一般見識,他也就沒再打罵。這一大棍子要不是師父替我承受了,我怎能受得了,謝謝師父!

有一次我晚上學法煉功,他氣得把我的行李扔出門外,我二話沒說,樂呵呵的把我的行李撿了回來。有一次我早上起來煉功,正打坐,他醒了,把半瓢涼水潑在我身上。我紋絲未動。那已是九月末十月初的天氣。看我繼續打坐,他吃驚了,就聽他說:「這人真煉出功了?這麼深的定力?」邊說邊進屋睡覺去了。

一天他對我說:「真是怪事,從你開始煉功,我晚上睡覺一次噩夢也不做了,這法輪功真好!」從那以後他就不怎麼反對我學法煉功了。

面對蠻橫不講理的公公

我的公公是個倔老頭,六十多歲,十多年來他倚老賣老,不下地幹活,更不幹家裏的活,就連院子裏的菜地他都不管,長了野草他像沒看見一樣。見了我就像見了仇人,還無理取鬧,無理挑剔,有時還會因為我沒有對他笑臉相迎就站在大街上對我開罵,罵兒媳婦就像罵他老婆一樣罵爹罵娘的,罵一些侮辱人格的污言穢語,甚麼難聽罵甚麼。有一次我跟他講講理,分辯幾句,他竟拿起大掃帚想打我。街坊鄰居看在眼裏,都替我抱不平。

有一次我給孩子包餃子,不知為甚麼他又在大街上罵起我來了,我煮熟了餃子讓孩子給他爺爺端去,孩子生氣的說:「他動不動的就罵你,他配吃嗎?我不給他端!」我就給他端過去,說:「累了吧?歇會兒,吃碗餃子吧。」

直到有一次,他做了一件很不光彩沒面子的事,因為我是大法弟子,我要按「真善忍」高標準要求自己,不跟他一般見識,過去了。他被我感動了,哭著跟我道歉說:「這些年,是我不好,我太對不起你了。」我對他說:「當今這個社會,誰家的媳婦像我這麼受氣呀?你們爺倆這麼欺負我還不算,你還把閨女、姑爺招呼來罵我,罵我媽,我都沒跟你們一般見識。」我告訴他,你要謝謝李大師,感謝法輪大法,是法輪大法改變了我,提高了我的道德,不然我在你家圖個甚麼?我早就離開你們了。是師父救了我,拯救了這個家。

街坊鄰居和堂叔們說我太能忍了,說我是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法輪大法真是好,真善忍真是好,不然這家早就散夥了。

師父救了我和我的全家

這些年我一直保持修煉如初的狀態,無論邪惡怎麼瘋狂打壓迫害,我一直嚴格要求自己,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堅持學法煉功,修心性,講真相,救度眾生。大法的超常和神奇在我身上展現了出來,由原來一個斷不了藥的藥罐子到現在連感冒都不得,身體強壯,原來偏頭痛、神經痛、胃痛、風濕關節痛、慢性肝炎等症狀,不知從甚麼時候不醫而癒了,無病一身輕,走起路來輕飄飄的。原來連家務活都幹不了,現在下地幹農活,上山砍柴、拾柴、背柴都不覺的怎麼累。原來一臉黑褐色的孔雀斑,現在不但孔雀斑消失了,連皺紋都沒有,皮膚細嫩光滑,白裏透紅。有時二十幾歲的陌生年輕人會喊我「大姐」。認識我的人有的會問我:「你怎麼越來越年輕好看了?」我就告訴他們年輕的秘訣:「修煉法輪大法!」

有一次,我丈夫和公公他倆賣貨時丟了貨,卻無理責罵我,我心性沒守住,又冒出來了想離開這個家的念頭,心灰意冷,心裏堵得慌,一天老想睡覺。師父對我太好了,在夢中點化同修叫醒我,緊跟正法進程。同修告訴了我師父讓我遇到矛盾找自己的缺點和不足,師父是利用家裏這一關讓我提高的。我的心性沒達到標準,跟「真善忍」擰勁了,錯了。謝謝師父的呵護,謝謝同修!

我修煉大法,孩子和丈夫跟著受益,現在他們都相信師父相信大法,師父也在保護著他們。記得有一次丈夫開貨車在急轉彎處開的太快了,本應該竄到拐彎處路邊的溝裏,那裏是經常出車禍的地方。當時他和車沒竄下去,卻急速的拐到左邊,車沒翻,只是側歪了,人和車都沒事,躲過了一場大禍。

他的車上掛著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平安符。他說:「謝謝師父,謝謝大法!」

我兒子在四周歲的時候,因為追小朋友,橫穿馬路,一輛十輪大卡車「嚓!」一聲剎車,離孩子只有一尺急停住了。孩子脖子上戴著「法輪大法好」平安符,謝謝師父救下了孩子的命。

2005年過新年的除夕夜,丈夫放閃光雷,那筒子倒了,火花衝向了我那三歲和六歲的兩個孩子,閃光雷燃放完後,兩個一身土,整個臉和兩手漆黑的孩子跑到我身邊,太嚇人了,好在哪裏也沒燒著,他倆說:「轟的一響,兩眼啥也看不見了,耳朵也聽不見啥了……」倆孩子脖子上戴著平安符,師父救了倆孩子的命!

弟子合十,感恩師尊!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