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弟子:勤修煉 救人忙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六日】我今年八十歲,從一九九八年開始接觸法輪大法,在學法點上請回來一本《轉法輪》,由於沒讀過書,不識字,再加上給兒子帶孩子,所以也沒深入學。

一九九九年我家搬進城市裏,比較清閒了,這回才開始想學大法,可是江澤民對大法的邪惡迫害卻開始了。一時間中國大陸天昏地暗,血雨腥風。好不容易聯繫上了同修,然後就去學法小組開始了學法修煉的歷程。

由於我不識字,看書遇到了困難,在學法點和同修們一起學法,最初我不會念,就拿著書聽大家念。我帶個本把不認識的字寫在本上,然後在旁邊畫個圖(比如龍字我就畫個龍)。到後來我就求師父教我識字。在師父的加持、看護下,我漸漸的就識字了。經過二年多的時間就能通讀《轉法輪》了。師父鼓勵我,我經常看到轉法輪字後邊五光十色的,特別鮮豔。現在我能通讀師父的所有著作了。

修煉大法前,我身患多種疾病:骨質增生、肩周炎、頸椎病、胃潰瘍、嚴重的膽結石,不敢吃油膩食物,偏頭痛等等病症。修煉以後堅信師父、堅信大法能治好我的病。

有一次,考驗來了,我突然間渾身發冷,噁心、咳嗽、迷糊、起不來床。我孫女是醫生,聽說以後,來到我家,兌好了藥,非要給我打針。我知道我是在消業,說甚麼也不打針。我閨女哭著勸我,叫我打針、吃藥、去醫院,我一點也不動心。在師父的保護下,一個月以後我就痊癒了。我兒子還不放心的問我說:媽你真好了嗎?我說真好了。我兒子說:媽你真行,大法確實好!

修煉一年多的時間,全身的病症就都消失了。尤其是偏頭痛,以前犯病時折磨的我死去活來的苦不堪言,師父把這個病業給我拿掉以後,我的大腦前所未有的輕鬆。從此再也不為病魔所累,走路生風,上樓就像有人推著一樣,心中充滿了歡樂。

我以前脾氣不好,經常和兒女發生矛盾。學法後,我用師父的法要求自己,不斷提高心性。有一次走在路上,眼前顯現一個巨大的字,可是我卻不認識,就在心裏求師父教我,這時有信息打到大腦裏說這是個「忍」字,我悟到這是師父點化我,叫我繼續提高心性容量,此後我遇到事先找自己,不再和別人鬧矛盾了。兒女們都說:我媽真變了!變的能忍讓了。

隨著學法的深入,我明白了大法是來度人的。這麼好的大法被邪黨污衊、迫害,會毒害了多少世人啊!會使多少人因為邪惡的宣傳而遭淘汰呀!我認識到了要向民眾揭露中共對大法的迫害,把真相傳給世人。

最開始是發放真相資料,經常是晚上背一大包資料去農村,挨家挨戶的發,怕下雨澆濕了,用塑封袋把資料封好,只要有新資料就去發,每一戶都不落,不斷的把真相傳播給民眾。

二零零四年《九評》發表以後,我和同修們就開始了大量的散發《九評》書和真相光盤。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我也悟到了要想大量的救人,就得走出去面對面向世人講真相、勸三退。由於我不會寫字,因此我就和同修結伴出去講,讓同修記名。剛開始講真相也有怕心,挑人講,都看對方是老實人我才講,隨著越講越多,慢慢突破了怕心,尤其是看了師父新講法《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以後,我就不再挑人了。遇到年輕人我也講。在講真相之前先發正念清除對方背後的邪惡因素, 然後切入講真相的話題,只要講明白了,一般都能退,遇到反對的,我也不放棄,直到給對方講明白。

一次我遇到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他是一個邪黨黨員,一開始他態度很惡劣,說我們反黨。然後我就給他講大法弟子做好人,是被迫害的,天安門自焚是造假,我們這有光盤,有真相資料。可是對方還是不願意聽,我因為救不了他而難過,就流著眼淚繼續給他講,也許是這份慈悲感動了他:他連忙說:那我信你的,我退了!

還一次遇到一個三十來歲的年輕人,我怎麼給他講他也不吱聲,我就說我都八十來歲了跟你說話你都不搭理我嗎?他聽這話就笑了,說:我不信這個。我說法輪大法是宇宙的正法,是被江澤民非法迫害的,如果不退的話,將來要跟著中共一起被淘汰的,我是真的來救你來了。我發自內心的話感動了對方,小伙子忙說:那大姨我退了!還給我提供了真名。走時我還告訴他回去講給你家裏人,讓他們都三退,年輕人也答應了。

有一回遇到一個婦女,她開始很反對,說我反黨,說甚麼都不同意退,我就給她耐心的、詳細的給她講了大法的真相。講了很長時間,終於解開了她的心結,她同意退了,我看到她離開的背影,淚水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我跟師父說:師父放心吧!我終於把她救了!

在學生假期向學生講真相。遇到小學生,我就問孩子你戴過紅領巾嗎?一般回答都是戴過,我就跟他們說:奶奶告訴你們:「紅領巾是用血染成的,戴了會有災難,只有退出少先隊,才能保平安。將來來了劫難了,你才能躲過去。」一般都能退。有不信的,我就再給他們耐心的講。然後告訴他們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孩子們都高興的答應。

我在講真相中遇到說不願意三退的,心裏就會非常的難過,甚至經常難過的流淚,我知道這是我的慈悲心出來了,我感覺很多時候並不是我很能說,也許正是因為這顆純淨的救人的心感動了對方,對方才同意三退的,而且絕大多數人都是給我提供的真名,只有幾個個別的人用了化名。我也沒統計過,幾年來也能勸退幾千人了。

為了能救更多的世人,我和同修開始趕集講真相,已經堅持五、六年了,一個月有二十七天的集,有的初一、初四、初七……有的初二、五、八,有的逢三、六、九,周圍的每個集都去講真相、勸三退。無論嚴寒、酷暑、颳風、下雪,我們都堅持著去救人。有的集有四、五十里,我們就坐車去。一下車我心裏就默念:「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1]。我們帶著各種真相資料、《九評》、護身符、和各種精美的裝飾掛件,面對面的發給世人,大多世人都非常高興的接受。講真相過程中,發現世人真的漸漸明白了真相。現在講真相遇到世人,有的說江澤民真不是好東西,他害死了多少人。大法弟子做好人很多都被他害死了,應該法辦它。

二零一五年五月開始訴江時,我當時有一定的顧慮心、因為我兒子是鄉政法委的一個小官員,我怕牽連到他,影響到他的前程,心裏放心不下。後來靜心學法,悟到大法弟子就應該訴江,放下了顧慮心。就用真名實姓、真實住址起訴了江澤民。當時我們地區,為了配合訴江的天象,大量製作了《起訴江澤民》的小冊子,同修們按地區分工,大家一起配合從城市裏挨個樓棟到農村一片不落的散發一遍,把這重要的信息告訴廣大民眾,讓世人正確選擇未來。

在我修大法以後,我老伴也走進了大法修煉,我老伴今年八十一歲了,為了配合資料點遍地開花,我們家也成立了資料點,我老伴學會了打印技術,給同修們提供資料。這朵小花一直穩定的開放著。

師父要求我們做好三件事,我悟到個人修煉也很重要,能講好真相學好法才是關鍵。我和老伴每天都堅持學法,每天早晨三點五十準時起來煉功,十多年一直堅持著。經常體驗到煉功的美妙狀態,煉沖灌時感覺自己身體非常高大,能量非常強。煉靜功時,經常體會到空的境界。一有時間我們就學法,發正念。每週還按時去學法小組集體學法。心中非常充實。

當然,修煉中有時精進、有時懈怠,懈怠的時候師父就用各種方式點化我,有一天,我做夢,夢見一個水池裏邊的魚都死了;一天我小孫子告訴我:奶啊,我做夢了,夢裏邊所有人都死了。我悟到是師父點化我不能懈怠,叫我精進、讓我去多救人、搶人。

風雨中走過了十多個年頭,在這宇宙正法的最後時刻,同修們,讓我們都精進起來吧,做好三件事,多多救人,跟師父回家,兌現誓約。

叩拜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