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眾生中實修自己

一年來的修煉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二日】這是我這一年來的修煉體會,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排除干擾 跟上正法進程

去年剛剛過完年,由於種種原因,我失去了集體學法的環境,在這種情況下,舊勢力利用工作干擾我:工作忙的不行,幾乎沒有時間學法,晚上學一會就犯睏,狀態很不好。

這可不行,我在心裏求師父:師父,我要參加集體學法。一次有事需要去找F同修。到她家時她正在和一個同修一起學法,她說:「你和我們一塊學嗎?」這正是我要的,就很高興的和她倆一起學法了。

我們仨一起學了一段時間,F把我介紹到大組去學法。我找到了學法小組,很快走出了那種不好的狀態。

參加集體學法不到兩個月,明慧網上開始出現了控告江澤民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文章。當時自己悟性低,認為這和我沒有多大關係,因為我是新學員,沒有遭受過迫害。但通過和其他同修切磋、交流,大家都參與了訴江。通過這一次的訴江,感覺自己真的在實修中昇華了,師父也為我展現了一層法理。我以前也在學法,卻感覺不到有多大的提高,我深切的體會到是因為自己沒有真正實修,所以法理是不會展現的。

去掉怕心

由於悟性差,總覺的自己是上班族,空餘時間不多,所以救度眾生的事做的很少。後來知道自己這種狀態不行,得抓緊時間做好三件事了。

一次偶然間聽到F同修說她們出去發資料的事遇到了困難:因為她們只有電動車,電動車是跑不了太遠的,她很希望自己會開車,可以跑很遠,救度更多的人。我知道讓我聽到這事不是偶然的,就說:「我會開車,我也有車,是師父安排的。我星期六可以開車帶大家去鄉村或你們不方便去的地方。」

於是我們每個星期六約好在她家見面,一起出去發資料。她負責準備真相資料,我負責開車。開始的時候,人員不太固定,臨時約,一般是三到四個人。後來,我們這個講真相小組人員基本固定,大家不用約了,到時間就都來了。她們以前都是選擇城區裏的地方或者不太遠的村子發真相資料,自從我參與進來後,有了車可以跑的更遠了,縣裏的鄉鎮我們幾乎都走了一遍。

由於我從未真正走出來講真相過,剛開始怕心很重,同修們發資料,我只是開車。我通常將車開到較為隱蔽的地方等待同修。這時我就在車裏打真相電話,或發正念加持同修們,清除干擾救人的邪惡。漸漸的,怕心去掉很多,我也參與發資料了,我將車停好,和一位同修配合一起去發。

我發資料的過程一直是很順利的,沒有甚麼干擾。我還以為自己做的不錯呢。後來我偶然間和M同修配合,那天就我們兩個人。我發一面,她發一面。

這一下我看到了和同修之間的差距:我只顧著低頭發放,完全忘了自己的使命是救人,就是抱著一種做事心,一種完成任務的心在做。而同修則不同,她在每一個門口都默默的說:「眾生啊,快點醒悟吧!我師父派我來救你了!」而且我看到她的心很純,完全在想著眾生,她很珍惜每一份資料,讓資料配合她一起救人。

回去後,我認真想了想自己做事的基點,還是為私的,是為了自己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知道自己不做證實法的事就不能圓滿,只是被動的在做,做的過程中完全沒有想到眾生的得救與否,也沒有真正的做到無私無我。我得趕快轉變自己的觀念,去掉這些不純的心。

在師尊的慈悲保護下,這條救度眾生的路就這樣平穩的走著。後來,我們這個講真相的小組又來了倆位同修,這倆位同修經濟條件比較好,也有車。這是師尊的苦心安排,我們做起證實法的事更有力度了。這倆位同修可以提供車,還能提供真相小冊子(我們以前只是發《明慧週報》)。有了非常精美的小冊子,講真相時世人更願意要。

一次去鄉村的路上碰到了幾個幹活的農民,同修提議跟他們講真相,於是我們四個人都過去,分頭講。其中一個人很不接受,說我們大法弟子往門縫裏塞資料,他對此很不理解,還說了一些不好的話。回來後,我們交流切磋,知道這是師尊在點化:我們應該堂堂正正的面對面講真相了。

在這之後,我們都是早早出發,遇到人就講,面對面發放真相小冊子,如果剩下一些資料才適當的發一部份,或者留待下次換地方發。我們悟到,我們自己對真相資料的珍惜,也會影響到世人,他們一樣的會珍惜大法資料。

珍惜修煉的機緣

開始的時候,由於回來的時間一般是下午兩、三點左右,沒有時間吃午飯,我們在飯館吃了幾次。有幾次,都是經濟條件比較好的Z同修付帳。後來我看到明慧網上的一篇文章,大意是一個老同修出去救人,中午只吃饅頭和幾片鹹菜。我想了一下我們的吃飯問題,這也是修煉,同樣需要嚴肅對待。雖然我們大法弟子每個人的經濟條件不同,修煉的路不同,也許我們比上面提到的那位老同修經濟條件稍微好一點,不一定非得吃饅頭和鹹菜,但是在這個方面我們要嚴格要求自己。

我和同修交流,我說咱們每次吃飯少則七八十元,多則上百元,如果長此下去,這可是一筆不小的資金,如果把這筆錢用在救人上,是不是更好?如果我們把它都消耗在吃飯上了,是不是不應該啊。我們應該吃的簡單點,這也是修煉的一部份。從那之後,我們每次出去都是自帶乾糧,我們吃的非常簡單,每人一個糖大餅,一顆雞蛋,一個西紅柿和一根黃瓜。我們的要求就是吃飽就行,有力氣救人就行,同時又能做到把消耗額降到最低。

炎熱的夏日到了,動輒是三十幾度的高溫,這樣的天氣大中午不休息,還要走很遠的路去救人。一次,在一個村莊發資料,我快走出村子的時候,碰到了一個老人,那時候人不多,我本來可以面對面給他講真相的,可是當時自己感覺到很熱,很累,很餓,也沒有悟到這是干擾我救人的假相,沒有正念對待,心裏卻出了人念,只想著趕快回到車子裏,喝點水,歇一下腳,完全沒有把救人當作最大、最要緊的事去做。這個人和我可能就這麼一次見面的機緣,他把得救的希望都寄託於我,我卻出於為私為我的念頭,而放棄了救他。那天回來,我的狀態很不好,我也沒有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等到下一次出去救人的時候,由於家庭和工作的原因,我碰到了很大的干擾和阻礙。我不悟,到底我錯在哪裏呢?正好師父的最新經文下來了。我學了一遍,馬上明白了,師父點悟我,我們這個講真相的小組,這是個修煉的平台,是修煉中的機緣,一定要珍惜,如果你在裏頭起不到救人的作用,那你就不配還在這個講真相小組裏了,那神就不叫你參與了,不讓我參與的是神。因為我沒有真正在裏頭實修自己,沒有珍惜師父給我安排的每一次提高的機會。我趕快在心裏和師父說:師父我錯了,我改。

我把我悟到的和同修們說了,同修聽了後,都向內找,有的找到了急功近利的心,好大喜功的心,有的找到了敷衍了事、完成任務的心,有的找到了為私為我的心,大家都歸正了自己。那天我們救人都非常順利,神在幫我們配合。

從那以後,我更加懂得了「珍惜」兩個字的分量,我更加明白了師父的每一次苦心安排,我更加不放過每一次提高的機會,紮紮實實的修自己,珍惜修煉的每一分每一秒。

世人漸漸覺醒

在這個過程中,我利用一切機會證實大法,我體會到年輕的大法弟子更應該面對面講真相,更應該利用這種機會從不同角度證實大法。

有一次我碰到幾個農民,我遞上真相資料,他們遲疑了一下,沒有接,問我:「你也煉法輪功?」我說:「是呀,這麼好的功法,我當然要煉呀!」他們上下打量我以後,把資料拿到了三輪車上走了。在我們這個小縣城裏,有很多面對面講真相的都是一些老年同修,世人很少見到像我這麼年輕的,尤其是在農村,所以他們很驚訝。我悟到年輕人出來證實大法從某種意義上說,更有力,我一定要給世人一個慈悲美好的印象。

我們大法弟子的一切都應該是美好的,包括衣著。我和Z同修搭檔,我自認為我倆配合很默契。我倆從年齡上、穿著上都很相仿。我倆都很注意在世人面前的形像。當然我們不是為了炫耀自己的穿著,只想要穿著大氣、簡單、乾淨,給世人留下一個美好的印象。

我們到過的村莊,世人基本上都對大法有一個全新的認識,不管他接受不接受大法真相,最起碼改變了一些看法。以前人們都認為煉法輪功的都是一群老頭、老太太,沒甚麼文化的人,現在他們不這樣認為了,他們知道了這裏邊也有很年輕的人,也有有文化的人。

我們每次出去救人,師尊都會給我們安排有緣人讓我們救度,很多人都做了三退。

一次,我們大中午頂著烈日向世人講真相,發資料,一位老媽媽聽明白了後表示很相信大法好,還說:「你們快進屋吧,喝點水,還沒吃飯吧,我給你們做點飯。」我們聽了很感動,謝絕了老媽媽,繼續往前走。世人都在覺醒啊!

還有一次,一位老人講述了自己出車禍後,因為口袋裏裝著「法輪大法好」的護身符,毫髮無損。老人講的很生動,在場的村民都聽到了,紛紛搶著和我們要護身符。

在去鄉村救度眾生的過程中,我們只付出了一點點辛苦,師尊卻給了我們建立巨大威德的機會,師尊心裏裝著每一個眾生。

謝謝師尊,我會繼續精進! 合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