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新審視自己的修煉狀態 多救人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九日】師父講:「你靜不下來的原因,是因為你的思想沒有空,你沒有那麼高的層次,那是由淺入深的,與層次提高是相輔相成的。你放下了執著心,你的層次也上來了,你定力也加深了。」「而真正修煉要修煉那顆心,你只有提高心性的時候,你的心才能夠達到清淨、無為;你只有提高心性的時候,才能同化我們宇宙的特性,去掉人的各種慾望、執著心、不好的東西,你才能夠把自身不好的東西倒出去,你才能夠浮上來。不受宇宙特性的制約,你的德這種物質才能轉化成功,那不是相輔相成的嗎?就是這麼個道理!」[1]

以前讀師父的這段法時並沒有太多的感受,可是近期在營救平台上打真相電話,我才真正的體會到了這段法的一層涵義。

一直以來家庭的關難成了我修煉的一個大障礙,雖然怨恨心、爭鬥心已經沒有了,但有時心裏還是放不下。如果我正在打電話時,先生進來要洗澡,我立即就感到厭惡,尤其是他在洗澡的時候發出咳嗽吐痰的聲音,我就煩的要命。有的時候我就想,後面還有一個浴室,以後叫他去那裏洗澡。因此我每天一包電話有的時候還打不完,開始還覺的太忙了,太累了,等神韻演出結束後,一定要用心上平台講真相,把以前打電話的狀態找回來。

直到有一天,我們本地區大組交流如何做好神韻的時候,有的同修說因為協調同修沒有把集體的積極性調動起來,有的同修說大家面合心不合,做事就沒有力度和能量,還有的同修說我們要加強正念多學法。其中有一個同修說:「修煉中矛盾分歧是不可避免的,每個人都有人心在,關鍵是我們以甚麼樣的心態去看待,能不能被帶動,如果我們每個人都能向內找自己,面對一切坦然不動,把心放空,人人都這樣的話,我們神的那一面才能調動起來,任何事情都能做好。」

聽到這些,我立即領悟到了師父講到的「我有一次把自己的思想和四、五個層次極高的大覺者、大道連在一起。」[1]的那段講法,我對這層法理有了進一步的領會,修煉人心要純、念要正,放下執著、心如止水,穩如泰山,達到這一點我們就是完全用神念在做事,一念力可劈山。

打重點專案電話的第一天,我做好了晚飯,收拾停當後就打開電腦,發完正念開始學法,晚上七點四十我領了兩包案子,一看號碼都是迫害重點部門的,我調整好心態,讓自己頭腦清淨,意念純正,心裏沒有了憂,沒有了怨、更沒有了氣恨和對情的牽扯,心裏只有一個想法,打好電話,解體邪惡,正念正行,助師正法。第一個電話是一個派出所的警員,接了二十八秒、二分二十八秒,沒有做任何回應,但是確認他很認真的聽。第二個電話和第三個電話都是積極參與綁架和毆打大法弟子的某派出所警察,他們那天都在一起喝酒,兩個電話我打了二十幾通,他們幾個人輪番接了十三通,其中楊某接電話就是無理智的謾罵,語言污穢下流,其他人在接電話也是譏諷嘲弄,我覺的他們可憐可悲,我不動心堅持撥打,善意勸說,一分鐘,二分鐘,五分鐘,最後楊姓警察接過電話說:「大姐我真是不好意思再罵你了。」雖然當時我沒有完全讓他們明白真相,但我覺的他們背後的邪惡解體了。

第五通電話也是一個長期參與綁架法輪功學員的警察,我的電話打過去,他立馬就接了,但是不說話,不回應,直覺告訴我,他知道電話是來自法輪功學員的。他開始時不敢多聽,當我說出現在律師都在為法輪功無罪辯護,十三個省市的法官都在退案、當庭釋放他們時,他不掛電話了。當聽到四分二十八秒時,我問他在聽嗎?他不吱聲,我馬上掛斷再打過去,他立刻又接了起來,又聽了十幾分鐘,我知道他在很用心的聽。

接下來這個電話是一個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的洗腦班的一個惡警。用她的話講,她的轉化如何如何成功,在我講到十分鐘的時候。她說,你說的我百分之九十相信,但是你還沒有完全打動我,我願意聽你說的這些,我也希望和你交流互動,我也在尋求一種信仰和寄託,法輪功的書我也看了不少,包括你們師父的各地講法,可是我並沒有你們那種神聖的感受。我說因為你是為迫害而研究的學,目地跟我們是不一樣的。她說我們不打人不罵人,不給你打甚麼毒針,就是循循善誘,以理服人。我說那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把法輪功學員關進監獄,勞教所迫害致死致殘也叫以理服人嗎?她說那個我沒有看見。我說法輪功學員修煉大法後身體健康,道德回升,不做壞事做好事,你們往哪裏轉化呢?她說這個我信,這個我都信,但是你還是不能真正打動我,我希望你經常給我打電話,我希望你能說服我。

這通電話講了將近一個小時,我心裏清楚,她之所以能做轉化近二十年還沒有明白真相,還在助紂為虐,她背後一定有另外空間邪惡的支撐,但是她還是有善的一面。一來一去的互動,最後她還是重複那句話,我希望你說服我,打動我。掛斷電話後,我開始反思,這是她世界中的高層生命向我發出的呼救。

師父說:「它們覺的你能達到它們認可的標準,那些生命心裏才能平衡,才允許你不被干擾的走上來,才認為你有資格救它。」[2]「特別是在正法期間,所有宇宙中的正負生命都想在這次正法中能夠被救度,包括最高的層層無量巨大的神,特別是它那些個世界的眾生,因此它們都在世間、三界之內插了一腳,它們能失去這萬劫不遇的救命機會嗎?你得救我,都說你得救我、你得救我,但是表現形式可不像世間的論理認識那樣的,求人時要很禮貌的、很謙卑的才行:你救我、我得先感激你啊、我給你提供方便,可不是這個。在它們來看,你要能救了我,你得能到了我這層次才行,你得有這個威德,你才能救了我。你沒那個威德、你沒達到我那麼高,怎麼救我?那麼它就讓你摔跟頭、吃苦、去你的執著,然後把你的威德建立起來,你修煉到了那個層次了,你才能救了它,都這麼幹。」[3]這時我真的感到為了眾生,為了助師正法,我們一定要勇猛精進、加快提高層次,走好走正修煉的路,這才是師父所期盼的。師父都為我們著急。

第二天在工作時我一直在向內找、從新審視自己的修煉狀態,感覺自己很多事情都做了,可是都沒有達到師父的要求。

在全球營救平台上給國內的公、檢、法、司、六一零人員講真相,對方看不見我們,我們也看不見對方。只有讓眾生能感覺到我們的正、我們的善,才能解體操控他們的背後邪惡,叫他們明白真相,一切都體現出了我們的修煉狀態和修煉層次,修好自己是非常重要的。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