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要爭分奪秒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五日】我們經常在火車站路口講真相,尤其旅遊季節,來玩的外地人特別多。

去年八月上旬,一個四十多歲的男子問我:大姨,客運站在哪兒?我趕忙告訴他往東走,我陪著他走,給他指路,順便講真相。我說大姨問你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他搖頭,我說這是天意,共產黨貪污腐敗,人不治天治,老天要滅它,咱趕緊退出來別跟它倒霉。那些預言家早就預言,末劫時期人心變壞,共產黨腐敗,到這時共產黨就該滅亡了,人類有一次大淘汰。老百姓都罵共產黨,已經有二億多人退出這個邪惡組織了,趕緊退吧,神佛保祐。他說:我是部隊的軍官,回家探親。我說:部隊咋的了,徐才厚不是部隊的?郭伯雄不是部隊的?哪個不是流氓黨員?哪個不貪上上千個億,小姘好幾十,谷俊山不是部隊的?他家的金磚金條金盆用大卡車拉。他笑了點著頭。然後我又繼續給他講法輪功真相,中共從「天安門自焚」偽案的謊言到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暴行。共產黨宣言裏說它是西來的幽靈,不是魔鬼嗎?它是害人的,不是為百姓造福的。聽大姨話從心裏退出來,表面該幹啥還幹啥,化名小名都管用,神佛保祐。年輕的軍官答應了,我祝他平安,他說謝謝!

記得前幾年,我也給一個軍官講過真相,也是回家探親的。他說他是某市某部隊的正連級幹部,小伙子帥氣,有素質。搭上話,我就直截了當的進入正題,我說現在全國到處腐敗,部隊更腐敗(那時甚麼郭伯雄、徐才厚還都沒揪出來呢),都拿錢買官,想當兵都得出錢,他點頭。我講八九年六四慘案,中共硬說天安門沒開一槍,沒死一人。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是演戲誣蔑法輪功,全世界都知道法輪功如何遭迫害。哪個執政黨也沒有這麼邪惡,它是魔鬼,天註定要滅它了,哪一朝也不是鐵打的,不行就得解體掉。中國五千年的神傳文化,信神佛的都不做壞事了。共產黨是無神論。所以無惡不做。我講每一句,他都認同點頭,我很順利的把他的黨給退了,他高興的說謝謝!

我體會講真相對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講法,遇到有緣人,他高興的與你握手,合十,不停的說謝謝,真的感到很欣慰。當然也有很多不懂禮貌的,抱著邪黨不放的,說甚麼的都有,當然也有很遺憾的,比如在站點講的挺到位的,對方也滿口答應的,就差起名字了車就來了,有的被朋友拽走了。

講到遺憾,我又想起一件事,前幾天遇到一位來旅遊的,戴個墨鏡。我上前就問,兄弟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他態度惡劣:「你知道我是幹甚麼的嗎?我就是專門抓法輪功的。」我說:「你現在還抓嗎?」他說:我剛退下來,一般沒人敢跟我說話。我說:你這人挺好的,一看就是個很正直的人。這時他態度緩和下來了,我就和他聊了起來,打壓法輪功是錯誤的,是江澤民一手造成的。誰迫害好人都有罪,現在你退休了到國外走走,一百多個國家都煉,老百姓都說,你看人家法輪功哪個腐敗,盡做好事兒。你看大姐像精神病嗎?如果這功法不好,誰能堅持這麼多年?我們嘮的挺投機,在講真相過程中我幾次提到他退黨,他都笑呵呵的說:你看你又來這個了。我看他實在不退就說:我走了,希望你再不要迫害法輪功了,江澤民都被控告了,誰還替他當替罪羊?保護大法弟子得福報,他很高興。我都走出二十多米,他在後面喊:保重!我回頭看他時,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是我沒有那麼大的威德才沒能救了他,但願他還能碰到別的大法弟子能救了他。

面對面講真相有十二年了,每天風雨不誤,從來沒有因為講真相被迫害過,那是因有師父的保護,離開師父的保護,是寸步難行的啊!

二零零九年正月初九,晚上我出去貼不乾膠,在離超市不遠處我貼了最後一張,然後進入超市。等我出來時,正好看見一個警察和一個便衣拿手電往下撕那張不乾膠,那警察看我從超市出來,拼命的快速跑到我跟前,我以為他氣勢洶洶的來抓我呢,出乎意料他像定住了一樣,一下子站到我跟前,當時我很鎮靜,心裏很穩,我們面對面四隻眼睛相對,他盯著我,我盯著他,誰也捨不得眨一下眼,誰也不說話,好像他不知說甚麼,我也不能主動出擊,我就看他臉黢黑,兩眼通亮,我倆對視一陣子,他突然掉頭就跑。我當時覺的很有意思,他怎麼跑了呢?然後我就往相反方向走了,這時我才感到有些後怕,心想他會不會開車帶人追我來,心裏發慌趕緊求師父,發正念一直到家。因為那時形勢還特別邪惡呢,如果沒有師父的保護後果不堪設想。

例子很多,就不一一列舉了,時間緊迫,同修們在爭分奪秒的兌現自己的誓約,以前我都是上午出去救人,下午學法。現在我們中午吃完飯就學一講法,馬上出去救人,晚上學師父的各地講法,整點發正念,有時晚上也出去發資料,貼不乾膠。

請師父放心,我要以實際行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救更多的人。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