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配合面對面講真相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十日】師父說:「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1]。我們是兩人組成的面對面講真相小組,剛開始的時候,我跟同修走在街上,邊發著正念,眼睛東瞅瞅,西望望,看看這位好像不敢講,看看那位感覺很兇,不好講。眼淚就止不住的流,心裏真著急,但卻好像難以突破自己的狀態。最後邊抹著眼淚邊鼓勵對方,先回去好好學學法,調整調整,爭取下次出來好些。

後來聽同修說,那天我們分手後,她自己沿著街道走,滿眼是需要救度的眾生,心情沉重。這時遠遠的看到一位老年人站在路邊,眼睛一直朝同修這邊望著,等同修走近,主動和她說話。同修就試著和他講三退,雖然聲音顫顫巍巍的,但他卻順利的同意了,分手的時候也接受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九字吉言。同修心情十分激動,既為一個生命能得救高興,也感激師尊的鼓勵。

因為我倆自我觀念很強,都想用自己的方式去救人,不知不覺中在證實自己,給人的感覺是爭強鬥勢,表情語氣都不祥和,效果不盡如人意。例如,一次給一個環衛工人講真相,他一聽就很反對,我們都起了急躁的心,認為對方這麼說不行,那麼說不行,時不時打斷對方,互相搶著說,說了20多分鐘,最終還是同修把對方勸退了。事後我倆心裏都不是滋味,於是馬上交流及時歸正自己不正確的狀態,也意識到勁兒要往一處使,而不是互相抵消。

在不斷的講真相的過程中,我突出的表現是沒有符合常人狀態,溝通方式簡單、直接、生硬,不顧場合不講方法,一講激動了也不控制聲音,恨不得對方一下就「三退」。自以為是的心和做事心都很強。同修的方法比我委婉,從對眾生的噓寒問暖做起,用善的表現先打動對方,再逐步引入到大法真相,更自然、更通情理。她常常指出我的不足,時間長了我心裏很彷徨:這麼講不對,那麼講不對,到底我怎麼做才是對的呢?晚上回家常常坐在那裏找自己,我到底該怎麼講?沒找到答案。直到有一天,她語氣嚴厲的又說我聲音太大,不注意安全。強烈的面子心使我忍不住在別的同修面前哭了,還爭辯了幾句「那不是怕對方是老年人聽不見嗎?」回家以後坐臥不安,睡不著覺,跟媽媽抱怨:「不想出去了,自從我出去以後家庭關不斷,丈夫常常大吵大罵到半夜,我自己不會講,還經常被指責。我一個月瘦了11斤,太難了!簡直不知怎麼做才好?」媽媽同修說了一句:「要無條件當配角。」我頓時感到心裏一震,好像一扇門被推開了。我跟自己說,以後按照同修的方式去講真相,而不是自己的。

同修也有了很大的變化,她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怕心和想改變別人的心,說話滔滔不絕的黨文化,挑剔和指責的心。我倆都體悟到對方像一面鏡子,反映出來的都是自己的不足,過程中還發現了顯示心、瞧不起人的心、強烈的自我、強勢、不願讓人說等等。

我也一向不會與人主動搭訕,很苦惱怎麼展開話題,心裏偷偷依賴同修。我發現同修很注意那些需要幫助的人,看到誰有事兒立刻跑過去,誰有活兒都搶著幫忙,通過這種方式很快拉近與人之間的距離,以此為契機讓人更容易接受真相。慢慢的,我倆形成了相互配合的默契。就這樣一邊走,一邊講,笑呵呵對待每一位有緣人,也養成了隨時向內找,及時交流的習慣:哪兒沒講好?對方為甚麼不聽?自己都有甚麼心?感覺自然形成了向內找的機制,發現提高的很快,講真相的效果也越來越好,甚至感到眾生都在那裏等著我們去救似的。

通過面對面講真相,我們學會了用真心善待眾生,發自內心的對眾生負責,而不是為了勸「三退」特意去和對方「套近乎」。有件事印象很深,曾碰到一位衣著豔麗的老太太,所以借她穿著好看的話題搭訕。當時沒有太多智慧,一味的說她怎麼怎麼時髦,怎麼怎麼會搭配,結果讓她覺的很奇怪,問為甚麼老是誇她,有何目地?馬上意識到了我們的基點有問題,得真心為她好,而不能用常人的恭維。於是我倆真誠的給她講真相,結果她不但沒有排斥,還說有10個人給她講過了,她都沒同意,是認同我倆好才同意三退的,最後我們樂呵呵的分手了。也體會到了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很重要!只有真正的發自內心的關心眾生,體諒眾生,才能真的救了眾生。

一次,我們碰到一位有腦血管疾病後遺症的男子,大概六十來歲,坐在輪椅上,嘴裏不住的淌口水,不能說話,但能聽懂別人的話。我們看他被疾病折磨很可憐,一心想救他。同修拿出紙巾不停的給他擦口水,他很感動,眼圈泛紅,聽我們講話時不住的點頭,在這種特殊交流中他同意了三退,也認同了大法。那天回來路上,我倆都說:眾生太可憐了,一定要堅持面對面講真相,太多人等著我們救了。在講真相過程中,我們發自內心的為對方哭,為對方笑,那種純淨的真念,滌盪著世俗的污穢,也看到了眾生的希望。

還有很多讓人感動的故事。比如,一次,看到一位老大爺獨自站在路邊,我們走上前去和他打招呼,剛提起三退的事,他馬上變臉了,一臉嚴肅:「可別說了,咋還講這個呀?」我倆被突如其來的狀況嚇了一跳,心想對方是不是「中毒很深」啊?沒想到他接著說:「不要命啦?兩個傻孩子呀!現在真抓啊!多危險!你們有沒有工作?不要前程了?你們這麼年輕,可不能毀了前途啊!」我們心裏一陣溫暖,趕緊說:「謝謝您,大爺,您是真心的為了我們好,知道您是擔心我們。我們是看您人好才告訴您真相,您不用擔心!」然後就和他講大法真相,為他做三退,也祝福了他和他的家人。臨走時他還不住的叮囑我們。走了很遠,回頭一看他依然站在那裏注視著我們,我們對他招手,他也對我們招手,頓時感動不已,流下眼淚。

還有一次,陰雲密布,眼看就要下雨了。我們在一個公園裏走,看見一個五十來歲的男子抬著一個坐輪椅的老太太上台階,台階共有十幾個,他上到一半的時候幾乎支撐不住半坐到地上,很是吃力。這時開始下雨了。我倆飛快地跑了過去,一起幫他抬了上去,他很感激,不停的說謝謝。我倆說,「我們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修真、善、忍的,這點舉手之勞都會幫的,不用感謝。」然後分頭講真相。男子對真相接受的很好,只是不解:為甚麼要做三退?我說明了入黨團隊時發毒誓的危害,勸他聲明退出來才是真心為他好。沒想到他舉起右拳非常鄭重的大聲宣布:「我宣誓,我退出共產黨!我真的宣誓,我退出來!」我說回去也跟你的家人說,讓他們也保平安,他痛快的答應了。然後又舉起拳頭發誓退黨,先後舉了三次。一個生命的善與真誠都能如此打動人心,可這些卻是平時在常人中無法體會到的,如果不是走出來講真相,怎麼能體悟到來自生命本源的快樂呢?

記得剛出去的時候,一天就講5、6個人,我倆也很高興,回來的時候覺的身體輕飄飄的,走路時想像小孩一樣跳著走,真的感到修大法太幸福了!有一天同修激動的說:「真想大聲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倆都開心的笑了,發自內心的感謝師父給我們彌補的機會。後來漸漸地配合好了,能勸退15、16個人,偶爾能勸退20多人,30多人,但我倆知道了重點是在講清真相的基礎上多救人,而不是一味的追求數量。

把這些平凡的瞬間寫出來,也是希望激勵彼此能夠像法中淨蓮一樣,並蒂開放,配合的更好,更默契,更多的救人。還想借此機會激勵所有跟我倆一樣後走出來的青年人,都來證實大法,救度眾生。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二》〈理性〉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