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解體騷擾監控迫害 救度迷中人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是住在一個縣鎮的女大法弟子,已退休多年,來到市區與當地同修一道助師正法、講真相救度眾生。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五日下午,同修們在我租住的房間裏學法,三點多鐘,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有同修上前問:「誰呀?」敲門者答:「社區的。」同修就沒開門,告訴了屋內同修們這一意外情況。因為大家都知道,在邪黨迫害大法弟子這些年中,社區人員被利用成為助紂為虐的工具。為了同修的安全,在不了解外面的情況下,暫時不開門。同修們都發正念,清除迫害大法弟子和干擾大法弟子集體學法的一切邪惡的生命與因素,求師父為弟子們化解這場突然發生的魔難。

半個多小時過去了,敲門聲越來越急,並伴隨著有人大聲喊:「開門!我是某某派出所的,配合一下。」經過同修與外界聯繫,知道了來人是針對我個人來的。我心沒動,就面對他們,給他們講真相。我們將其他同修安頓在一個房間裏關上門,我和另一位同修去開門。

屋裏先後進來六個人,有三人穿著警服。有一個警察自我介紹說是這一片的片警,然後就出去了;另兩個穿警服的,一個是我家鄉城關派出所的,另一個是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副隊長,他們沒有坐,只是在客廳稍微走動了一下,像是在等待我與另外三人談話。穿便裝的那三個人走近,跟我打招呼,他們是我原單位的領導,其中一個是局裏的,有兩個是公司的。還有兩人可能是當地社區的沒進來。我陪這三個人坐下後,他們說明了來意,原來是想在邪黨開「十九大」期間,控制大法弟子,不讓大法弟子到北京上訪,並要我每天接他們的電話,還要我每天打個電話給他們,還說為找到我,共花了兩個多月時間。

我義正詞嚴的拒絕了他們的要求,我說:「我有事,沒有時間與你們聯繫。」他們只好用哀求的口吻,求我配合他們。我說:「我不能配合你們!你們這樣做是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是違反憲法的,是犯罪。我是好人,在做好事,如果我配合你們了,你們就對大法犯罪了,善惡可有報啊。」

接著,我對他們講了法輪大法的美好、神奇,舉了我的住房的神奇故事的例子。

修煉前我住的房子是單位住房,建在一個山坡上,因年久失修,成了嚴重危房,是一棟四層樓三個單元的樓房,房體向前方傾倒,三、四樓向前斜的很厲害。縣房改辦實地考察後,通知單位這房子不能繼續住人,要每戶交三萬另外分房。可我因單位倒閉,連生活都無著落,哪有錢買房子?二零零七年下半年,我在生活無望、百病折磨、寄人籬下的情況下有緣喜得大法,我的身體由原來的敗血症等多種疾病變成了無病一身輕。而且在我修煉後不久,房子慢慢扶正了,現在我們那棟樓房一下恢復到二樓以上連裂縫的痕跡都找不到了,房體筆直,完好如初了。這不是奇蹟嗎?後來這棟房子的住戶都陸陸續續的搬回來了。這麼好的功法,你們千萬不要參與迫害。你們看昔日的周永康、薄熙來、李東生等高官是何等威風,今日的他們被判無期徒刑、沒收全部財產,淪為了階下囚,表面看是貪腐等罪行敗露,其實是因為他們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遭惡報了。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沒有一個有好下場!

在我講的過程中,他們三人都默默的聽著,沒再說甚麼。整個談話我心態穩定,面帶微笑,氣氛一片平和。他們知道再講下去也達不到他們的目地,只好起身道別離去了。

第二天晚上,同修帶來我已被非法監視居住的信息。院子裏的監控器開了,對著我住的房屋,說有兩個人住對面的賓館,專門監視我。在這種情況下,是離開這裏還是就在原地開創出救度眾生的環境?我知道在法中修最安全,師父時時刻刻都在看護真修弟子。我心裏向師父保證在邪惡的迫害面前一定要穩住心,我決定哪兒都不去,就住在這套房間裏,做我應該做的三件事,求師尊加持弟子的正念。

第三天,我們三個同修約好,照常出門講真相。那兩個同修先出門,我出了院子來到街上,兩同修告訴我有兩人跟蹤我,先是對著我房屋的位置拍照,當我一到院子裏的時候,他們又對著我拍照。兩個同修往前走了,我沒動心,跟他們講真相。我在附近的一個公交車站台準備上車,那兩個人也跟過來了。當時下著毛毛細雨,那兩人為了不讓我發現用傘遮住半邊臉,我乾脆朝著他們走過去,一看這兩個人是我單位改制後的留守人員,是我的同事。我知道他們也曾聽過大法真相,也退出了邪黨組織。我對著他們說:「原來是你們呀!你們跟著我幹甚麼?我要出去講真相救人,做的是最善的事。我們師父要我們多救人,因為災難來,受害的是被共產黨欺騙的老百姓。我們吃苦放一邊,都是為了你們好。你們干擾我就是犯罪,你們跟蹤我違反了憲法、刑法、民法,侵犯了我的人身自由。走,跟我到公安局、派出所、檢察院去!看誰在犯罪?是江澤民在犯罪,在指使你們犯罪!我要控告你們!」

我拖著兩人手臂就要走,那個年輕的被我的正氣鎮住了,一甩手臂逃跑了,是他背後操縱他的邪靈爛鬼嚇壞了,逃之夭夭了。這時站台上的人都圍過來了,我故意把聲音提高,大聲對那個年齡大的同事說:「某某某,你還幹這事,你不要命了?做壞事、惡事是有報應的!」我也認識他的妻子和兒子,便直呼其名:「某某某,我不想讓×××(指他的妻子名字)沒有丈夫,也不想×××(指他的兒子)沒有父親。」說著說著,我慈悲心出來了,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那人說:「大姐,你哭甚麼呀?」「我是為你傷心流淚。」他見我哭得傷心,就哽咽著說: 「大姐,我只做這三天行不?是縣六一零強迫我來的,不然就要扣我工資。」

我看著他可笑又可憐的模樣,斬釘截鐵的說:「一分鐘也不行,立即懸崖勒馬,馬上回去!為了這點錢,你跟著江澤民幹壞事, 到時大劫難來了,你就會被淘汰。命都沒了,你說值得嗎?你們不要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人在做、天在看,善惡有報是天理,千萬不要做壞事!」他像洩了氣的皮球軟下來說:「我回去,我回去。」我想今天對他講真相還不全面,就將我隨身帶的我的訴江控告信、明慧網的有關周永康等高官落馬及「敲門行動是違法的」、「兩高解釋是違法」的等資料交給他,說:「你靜心看一看,對你有好處,本來我想給你郵寄的,你自己帶去就更好。」他接過資料轉身回去了。

在給他講真相的過程中,旁邊的人有許多明白真相的,有的說:「法輪功救人真不容易!」有的說:「這兩個人真蠢,還做這樣的事。」

當天下午我到外面學法去了,只有一位同修大姐在家。跟蹤我的那兩人到我的住處來了四次,大姐看我沒在家就沒有搭理,也沒有開門。到晚上六點發正念前,我回來了,他們又來敲門,我發完正念後開了門,那倆人聲稱是來賠禮道歉的,並提了一大袋果品,來跟我道別,連聲說:「對不起!對不起!我們現在就回去了。」並說要我保護他,我說:「我沒有能力保護你,你不做壞事了,認識到錯了,我們師父會保護你。」他說:「你就求求你們師父保護我吧。」我執意不收他們的禮品,他們放下禮品就走了。看來他們是真的明白了真相。

現在回憶那幾天發生的事情,想到師父在講法中說:「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1]我們大法弟子只要信師信法,按師父的要求做,就能正念清除邪惡。

同時我也想到一個問題,就是要使眾生真正明白真相,才能真正救了他們。在講真相、勸三退時,一定要講到位,在時間或環境不允許的情況下,要送一些真相資料給他們看,就不會像來跟蹤我那兩個同事,雖然做了三退,為了個人一點利益還被邪黨當槍使。

謝謝師父對弟子的一路呵護!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