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守正念 師父幫我化解魔難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日】二零一六年四月,我發現兒子小便發紅,氣味刺鼻,心裏想:這是假相,是舊勢力的安排,我不承認,我和兒子的一切全都交給師父,誰說了都不算。如果真的是他的難,求師父給推到以後,現在不能影響救人。但我知道我必須放下對兒子的情,人各有命,不能執著。

情況越來越嚴重:兒子頻頻往衛生間跑,站很長時間才能解出來。七月份兒子對我說:「媽媽,我得了尿毒症,小便解不出來,費好大勁才能解出來一點點。也不敢喝水(他一直不喝水),腎積水,腰痛怕壓,只能趴著睡。」

修煉大法前他得了精神分裂症,就在那時丈夫出軌,我自己身體也很差,真是走投無路了!自那以後兒子一直待在家裏,但仍喜歡看書,這好習慣一直保持著。他對照書上所敘,一直在研究他的病症。他把裝小便的玻璃小杯遞給我看。小便是粘稠的,有點像拉的痢疾。其實我早發現了,只是沒有吱聲,就認定是假相!

兒子又說:「媽媽,你帶我上醫院看看吧。我知道你錢不多,少透析幾次。」我看到他的手背上的青筋凸出很高,就問他:「四十歲以後青筋才凸出。你怎麼現在就凸出來了?」他說:「那是因為血壓高。」

我答應帶他上醫院,但告訴他:「我單位書記透析,每月費用兩萬七。我每月工資三千,是沒有能力供你透析下去的,靠存款也只能維持幾個月。媽媽救不了你,只有法輪功能救你。你戴上護身符,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沒有別的辦法了。」

兒子天性善良,支持我救眾生,但不信神,以前叫他戴護身符,他不要,這次答應了。兒子又說:「現在不能去做透析,等我調整好心態再去。」

在救人的關鍵時刻兒子出現這種症狀,我明白這是舊勢力干擾我救人,而且分散我做好三件事的精力,在經濟上製造無法承擔的壓力,從而將我壓垮。我每天對著醫院發正念,清除醫院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因素,清除該醫院醫生、護士背後的一切邪惡因素,讓他們全力幫助大法弟子,不亂收大法弟子的錢,讓他們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我相信這個醫院會幫我,這是有原因的:

二零零八年冬,家裏一個親戚出了車禍,住進了這家醫院。快出院時大病房裏住進來一個小伙子,是個轉業軍人。他在高空作業時摔下來,頸椎、腰椎摔壞了,躺在床上不能動,也不能吃東西。老闆沒錢給他做進一步治療,只能吊水輸液,送來的食品都給護工吃了,護工還對小伙子惡言惡語。

我看小伙子太可憐,好像隨時就會死掉,就走到他床前說:「孩子,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這對你有好處。」小伙子說:「阿姨,法輪功不好,你別說了。」我看他一副活不起的樣子,就只好走開了。過了一會兒,他卻招呼我說:「阿姨,你來,給我講講法輪功吧。」

我給他講了大法真相,將為他準備的《九評共產黨》、《風雨天地行》、《我們告訴未來》等六、七種光盤送給他。他的護工怒氣沖沖的跑過來衝我喊:「你給他這些幹甚麼?!他也坐不起來,這裏也沒有DVD!」我說:帶回家看。我給這名護工講過真相,但他不聽。我的親戚很快出院,我也就沒再來這個醫院。

一個月後的一天晚上,我講完真相往家走。路過這個醫院時心生一念:去看看那個受重傷的小伙子。剛走出電梯,一個人朝我喊:「大姐,你來了?你給的光碟太好看了!做好人真好,受人尊敬。我以後也要做好人。」骨科病房病人特別多,病房不夠,住不下,只好暫時呆在走廊裏。走廊裏都擠滿了病床。那人又對大家喊:「這位大姐就是煉法輪功的!我們看的光盤就是她給的!」

說話的就是那個摔成重傷的轉業軍人的護工。我一聽,他全變了!我惦記著那個小伙子,趕快到病房去看他。看到小伙子床前擺放了一個大彩電,還有DVD,是醫院新買的。小伙子看見我,高興的跳了起來,說:「阿姨,你給的光盤太好了,大家都愛看!還有嗎?都給我送來行嗎?快過年了,我明天就出院,回湖北老家。過年放給家鄉人看。我老家有很多人。」

他又指著一個人說:「他是老大,佛教徒,非常喜歡看這些光盤,想退黨,你快去幫他退了吧。」我想這醫院的人太好了,每天放真相光盤沒人阻攔,這能救多少人啊!

看到這一切我相信他們一定會幫我和我兒子的。這一切都是師尊的安排呀!

八月,兒子說:「今天去醫院。」我對著醫院發了一個小時的正念。臨走時我叫他喝點水,要化驗小便,他不幹。我們沒坐車,一路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走到醫院。天很熱,衣服都濕透了。

掛了號,我搶先一步走到醫生跟前說:「我這孩子心理上有些毛病,有些話不要全聽他的。」開了尿常規化驗單。兒子在衛生間很長時間不出來。我在門口喊:「你在幹甚麼?快出來。」兒子出來了,一臉失望,說:我想解出原來那樣的小便化驗的。可是怎麼變成了這樣了?他手裏拿著盛小便的小杯,清清的,淡黃色的,完全正常人的尿液。

化驗結果一切正常。兒子又要求醫生給他化驗血,醫生說:全部檢查完要花好幾萬。你沒病,不要花這冤枉錢。兒子說:幫我量量血壓。醫生說:我這沒有血壓計。兒子說:「我真有病,不是裝的。」醫生說:「那就再給你開個尿常規,明早再來化驗一次,以尿常規為準。」對我說:「帶他回家吧。他這一科沒病。」

走到醫院門口,兒子極不情願,埋怨我,說我就不想給他看病。我說:那就給你再掛個號,化驗血。到掛號處對小護士說掛號。小護士問哪科,我說能化驗血的科。她又問甚麼病,我答:小便不正常,但是剛才化驗正常。她說那就沒病。護士長跑來問甚麼事,我跟她說了情況,她說:「那就沒病。以尿常規化驗單為準,不需要化驗血。全部檢查完要花好幾萬。沒病就不要花這冤枉錢。我這樣對你說了,院長知道了我要倒霉的。都想賺錢,哪有往外推的。」兒子還不幹,堅持要檢查。護士長對小護士說:「你去借個血壓計來,我給他量量血壓,讓他死心,不要花這二十元掛號錢。」

量血壓,正常。兒子只好往回走,但是仍不服氣:「我真有病。」我說:「你真沒病了,師父給你拿掉了。」他說:「你是修煉人,我信,可我是常人,是應該有病的。」我說,明天再來化驗一次。他說:「不化驗了,反正化驗還是那樣。反正我不信你說的。」

回去後我發現:他小便正常了,能喝水,睡覺不再趴著睡,手背青筋變成平的。半個月後,他對我說:「媽媽,我真的是沒病了!」

修煉十九年,經歷了多少次險惡,都被師父化解了。這次師父再次幫我度劫難。這浩蕩師恩,語言、文字豈能表達!只有聽師父話,修好自己,多救人。

叩謝師尊!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