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面看待入冤獄的經歷 正念正行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一日】看了明慧八月八日《在魔難中千萬不能失去對師父的正信》一文,深有同感,想結合自己的情況談談看法。

我在邪黨的監獄裏被非法關押了相當長的時間,不自覺的產生了這樣的想法:「坐了這麼長時間的牢,也算是走出來了,也對得起大法和師父了,這威德應該是不小的。」

有時候看到同修被冤判,甚至產生了「這才幾年呀,我坐牢的時間都比這長的多」的想法。

現在回過頭看這些想法完全是一種邪悟。最主要的是沒有擺正自己和大法的關係,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無論做甚麼都是應該的,如同該文所講「證實法中我們做了那麼一點點事,其實都是為自己做的,那還是當初寫在史前誓約中自己要做的,而且我們都為此發過重誓:不兌現誓約,必將形神全滅。為自己做了那麼一點點事,算甚麼?!」

坐沒坐過牢,坐牢時間的長短和次數,都不可以和修的好不好劃等號。我本人坐牢的原因很複雜,但有一點是肯定的,就是自己的業力太大,執著心太多,否則邪惡也是無法安排的,雖然師父將計就計,坐牢吃苦也是大量消去業力、去執著心的機會,但畢竟是走了彎路。記得看過一篇明慧文章,那位同修從迫害開始到現在,沒有受到任何的干擾,她堂堂正正的做自己應該做的,心正,念正,邪惡無可奈何,這才是修的好。

把自己坐了多少年的牢看重,雖然嘴上不一定說,但心裏念念不忘,這就是一種隱藏的顯示和變相攀比,這顆心必須得去掉。

而且有一段時間,我產生了對師父的埋怨,倒不是埋怨自己做了這麼多還是被判了這麼多年,因為我切實感受到沒有對師父和大法的正信,根本就不可能活著出來。在監獄裏,不止一個人問我「你們的師父給了你甚麼?」我智慧的反問:「你說一個人出家修行,佛祖給了他甚麼?」也有人說:「你甚麼都沒有了,很不值得。」我舉孟子的魚和熊掌不可兼得,告訴他們道義是無價的,不能用常人中的得失去衡量;還有人說:「你發現你不能圓滿,你都沒法活。」我說我知道自己有許多修的不好的地方,最後真的不能圓滿,也是我自己的問題,我不會埋怨任何人。」

但是我曾有對二零一二的執著,雖然也能理解師父二零零二年講的不會再有十年的話另有含義,但也曾想過「師父不應該這樣來考驗弟子」的錯誤想法,當然現在清醒了過來。

希望同修們,特別是入過冤獄的同修,都記住文中的一句話:只有我們對不起師父,沒有師父對不起我們的。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