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難中千萬不能失去對師父的正信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八日】前幾天得知某地一位同修在病業狀態中離世,這位同修一九九九年前在當地曾是輔導站成員,當年為洪法做了很多事,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也一直堅定的走了過來,三件事也在做,還是一學法小組的召集人。但這兩年,遇到很大的魔難,在家庭中,她的後夫和女兒做了很大的對不起她的事,她的房子也被女兒女婿強佔……這位同修覺的受到很大的傷害,很難放下對她們的怨恨厭惡之心,後來同修自身出現病業狀態,表現出來是癌症……歷盡魔難後,同修最終走了,知道的同修都為之惋惜、痛心。

同修的離世確實是巨大的損失,因為這位同修在當地很有知名度,同修的離世給很多世人造成困惑,一時間當地風言風語,給證實大法、講清真相帶來了很多負面影響。一些不堅定的學員在這件事中也表現出各種人心,在這位同修的學法小組上,有人說:某某某這麼堅定都這個樣子了,算了,我還是要躲一躲,或者要考慮為自己多留一條退路了。

明白的同修在說到這件事時都感到舊勢力的安排太惡毒,想毀掉大法弟子的同時毀掉眾多的世人。

從後來那些在這位同修周圍的學員表現出的動搖的狀態,我們知道舊勢力的惡毒安排之所以能得手,原因並不只是這位同修本身如何沒去掉那些怨恨等人心,沒能過了那些舊勢力久遠就安排的巨難。而其他同修的各種不正確狀態,如跟人跑、看榜樣、學人不學法,也正是舊勢力能迫害得了這位同修的藉口之一,藉口無非就是:她周圍的學員不能真正認識法、學人不學法,沒有對法堅定的心,為了「考驗」周圍的人,暴露出他們的人心,讓他們「提高」,就要把她弄走。走過這麼多年的魔難,能在法上認識法的大法弟子都能看清舊勢力的這套手法了。

同修被舊勢力迫害離開了人世,是我們實實在在的損失,而那些因此迷惑和動搖的同修又何嘗不是正處於巨大的魔難中。今天寫出這篇交流文章,是想把這件事中了解到和看到的一些問題談出來,給自己和其他同修提個醒,吸取其中的教訓,警醒自己,在實修中否定舊勢力的安排,避免更多的損失。

聽知情的同修講,這位同修離世前在醫院裏對大家講:她要跟師父走。然而私下裏她對個別同修卻這樣說:我做了這麼多,做得這麼好,怎麼是這個樣子?!聽和她接觸過的另一位同修說:不只現在,兩年前,她只有一些小的病業狀態時就有這樣的說法了,同修當時很吃驚,善意的提醒過她,但當時她聽沒聽進去,後來有沒有改變,同修再沒有和她接觸過,就不得而知了……

聽到了這些情況,我們才明白,原來同修在長期的自我中(這位同修周圍有不少長期依賴她、恭維她、事事請教她的人)、在魔難中、不清醒中,心中已漸漸失去了對師父和大法的正信……同修已分不清這些念頭來自哪裏,當她把這些邪惡強加在她思想中的念頭當成自己的時候,邪惡找到了更進一步迫害她的把柄和藉口,我想此刻,師父是多麼傷心,想幫她又幫不了,那是怎樣的痛心。

這讓我想起了我所認識的好幾個至今在被迫害中、在各種很大的魔難中、在邪悟中放棄修煉還未走回來的同修,都曾有過類似的說法:我做了這麼多事,怎麼落得這個樣子?我修得這麼好,怎麼還會被迫害到?我付出了這麼多,怎麼會被迫害得這麼慘?……

長期把做事當成修煉,不會向內找,不願向內找,在魔難中邪惡更隔開他(她)的理智,使他(她)更加找不到原因和問題出在哪裏?

在迷惑中、在想不通中,有人漸漸的失去了對師父的正信,不會、不願向內找,必然走上向外求的魔道,加上舊勢力有意的引導他(她)看到更多的假相,把受到的苦都看作是偶然的,都當作是對自己的不公。於是,有人覺的師父沒有管自己了,有人覺的師父是不是真有這麼偉大啊?有人甚至開始怨恨師父了……在舊勢力千方百計的瘋狂迫害中,一旦失去對師父的正信,那隨之而來的魔難就沒有誰再容易過得去了,有人口頭也會說:信師信法,要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其內心中是怎麼想的,人看不到,但全宇宙的神卻都看得清清楚楚。

還聽有人這樣說過:怎麼還不結束啊?這沒完沒了的迫害甚麼時候是個頭啊?有人怨其他人不爭氣,修得這麼差,不出來,拖了正法的後腿,「連累」了自己,害得自己跟著倒楣吃苦。有人不敢明說,但語氣中滿是埋怨,怨自己吃了這麼多年苦、遭了這麼多罪……變相的怨師父。為甚麼有那麼多人執著於二零一七年結束,有人每年都在執著於結束,那還不就是覺的自己受夠了,做夠了,覺的自己苦吃得太多了,不幹了,想跟師父討價還價了。

這個人世間太迷,人的一雙肉眼太愚鈍,在這個小小的物質空間中,各種利益太現實,各種誘惑太強烈,各種冤怨太殘酷,這末劫的最後,人世間業力太大太大,各種表現太複雜太敗壞,這迷的人世中就像大染缸,我們分分秒秒都浸泡在其中,分分秒秒都在被污染,要從這樣的環境中修出來,那真的不容易,能修出來也才最了不起。但思想稍不注意,就會隨波逐流,隨之敗壞沉淪。在長期被迫害的痛苦和恐懼中鬆懈了精進的意志,忘卻了救度眾生的大願,把世間的物質假相看重,覺的在人中失去太多,因此不自覺的追求物質利益,貪圖舒適、安逸,很多時候對慾望和利益的看重都超過了成佛的願望,忘記了當初得法時的欣喜,發自內心返本歸真的真願。

當我們執著於自己一時的痛苦而不把更多處於絕境的生命的真正的痛苦當回事時,當我們在思想中和師父講條件時,當我們埋怨慈悲苦度我們的師父的時候……普天的神佛都會怒視這樣的生命,想一想這樣的心怎麼能在新宇宙能有位置和立足之地?把這樣的邪念當成自己不願放棄不願修去的時候,叫師父怎麼幫你?這時候再怎樣口稱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和迫害那不就是欺騙自己嗎?

很多人都在說感恩,說到感恩,先別說師父將來在新宇宙中將給我們怎樣的殊榮和榮耀了(提前走了的大法弟子,他們得到的都是其它生命難以企及的),我們很多人都忘了當初走進大法修煉之前的無望和痛苦了:被那些病痛折磨得痛不欲生,在人中爭鬥不止活得那樣累,被愛恨情仇、七情六慾折騰的生不如死,在苦海中沉浮掙扎沒有希望和未來……

說白了,如果沒修大法,我們中的很多人早在絕症和各種頑疾中離開了人世,在六道輪迴中,在業越造越大中下地獄受苦,直至最後銷毀,在永遠的痛苦中沒有了生命……是師父把我們從地獄中撈起,把我們從地獄中除名,教給我們回天的大法,是師父給我們金光燦燦的神體,在我們只要付出一點點就給我們千百倍不止的回報,給我們這一切的都是最慈悲的師父啊!

我們在證實法中做了那麼一點點,做的時候,如果沒有師父的安排,我們會一事無成,沒有師父時時保護,我們時時都有生命危險。舊宇宙中的冤怨盤根錯節,縱橫交錯,怨力網大得沒邊,在其中沒有任何生命能解開、能消除,若沒有師父來救度,舊宇宙中沒有任何生命與因素能逃脫徹底毀滅的命運,其中也包括我們。證實法中我們做了那麼一點點事,其實都是為自己做的,那還是當初寫在史前誓約中自己要做的,而且我們都為此發過重誓:不兌現誓約必將形神全滅。為自己做了那麼一點點事,算甚麼?!有些人多做一點事就怨天怨地牢騷滿腹。有人做了一點點就目空一切,自高自大,其實別說成就,沒有師父的救度、承受和幫助,就是我們自己生生世世造下的無邊業力都使我們只有下地獄銷毀的份。

怨師父的心太可怕了,太不理智了,老分不清這些邪念,老把這些邪念當自己時,舊勢力就敢對這些生命下狠手,舊宇宙的生命看不到大法弟子修好的已隔開到新宇宙的部份,它們就會覺的這樣的人根本不是修煉人,連好人都談不上,所以就敢幹。雖然它們一參與進來就是錯的,就是罪,毀掉這些生命的舊勢力同樣會被毀掉,但它們這樣幹時,它們佔了理,師父和眾神想幫都無法幫。

有人一直困惑於自己做得好、付出這麼大還被迫害了。當然原因很複雜,但覺的自己做得好,很可能是邪惡在你思想中的欺騙和反映出的假相。往往這樣的是不願向內找的,看到的都是自己的優點,都是比別人做得好,悟得高,那還找得到甚麼呢?想來想去都覺的自己勞苦功高,是應該坐等圓滿的了,一旦出現魔難,那就會迷惑,失落和被打擊得很大。

覺的自己沒有錯,不用向內找的時候,是邪惡的干擾,是邪惡往我們腦子中反映的假相。一有了自滿的心,修煉就會停滯不前,一自大,那就是在魔難中,就是在往毀滅走。

多年來,我們看到一個現象:越是踏踏實實做好三件事,救眾生不懈怠的同修越是謙遜,越覺的自己做的不夠。我想,能夠不斷向內找,真正不斷同化法、在法上不斷提高的大法弟子,真善忍的特性就越在他們身上體現,智慧就越高,就越能看到宇宙的真相,越能體會到師父和大法的偉大,體會到師父正法的艱辛,苦度我們和眾生的不易,就越知道感恩,這時表現出的謙遜是必然的,是生命智慧增長時的必然表現。

同時越能提高,才越能看到以前的不足,超越了現在的層次,才能看到現在層次的不足,徘徊在現有層次中怎能看到現有的不足呢?真正在提高的人才會不斷看到自己以前的錯,不斷一日千里往下滑的常人才老覺的自己是「一朵花」嘛。覺的自己沒有任何錯的修煉人,層次很可能根本沒提高,甚至在往下降,多年來,我們不是看到:那些邪悟走偏的人基本上都是覺的自己比誰都「悟得高」嗎?所以自己思想中老反映出:自己修的好,做得好,付出大,悟得最高的念頭時,那一定要警惕,說明自己的修煉可能已出了問題,那是邪惡在欺騙,是它們想迫害這個修煉人的「前奏」,想讓你自心生魔徹底掉下去。這也是在拼命阻擋你向內找。

在這種狀態中的人,一旦出現意想不到的魔難,就非常容易心理失衡,陷入迷惘,此時邪惡還會在其思想中加強這種失衡:你看,你做得這麼好、付出這麼大還被迫害了,你師父沒管你呀,你師父沒幫你呀……邪惡還會利用常人的嘴來動搖你:你們這些走出來的,做得好的全部都被整了,你們師父怎麼不保護你呢?……這些話在各種黑窩中不是經常有壞人說嗎?就是讓你心理失衡,就是勾起你的妒嫉心,讓你覺的不公平,阻擋你向內找,讓你失去對師父的正信。

多年來,一直有一種說法:「做的越好越被迫害」。這是一種邪說,是一種看表面從而被迷惑,學人不學法的邪悟。

其實,我們真正做得好的時候,邪惡是不敢來迫害的,有師父法身,有護法神時時看護,真正做得好,誰敢來?就怕我們被邪魔欺騙,早已偏離了法,自己還覺的做得好。當然做得不好,也不准許舊勢力參與,因為我們是師父的弟子。就怕我們一直在向外求,在自心生魔的路上不回頭,難大了過不去還怨師父啊。

其實只有我們對不起師父,沒有師父對不起我們的。

不管遇到再大的魔難,只要我們能注意清除自心生魔、自大與強烈的自我,靜下心來讓法入心,排除干擾向內找,就一定能找到魔難的原因所在。只要堅持對師父的正信,就一定能獲得解體魔難的正念。

聽一位同修交流,他曾經在魔難中絕望、消沉和困惑過。邪惡乘機在他思想強加:「師父不幫我」的邪念,想讓他怨師父,從而更進一步徹底毀掉他,但同修再難都要學法,還想得起找自己的不足,學不進去就背,在學法入心時,師父讓他有了智慧,他發自內心有了這一念:只有我對不起師父,沒有師父對不起我的。

同修說:記得當他發自內心發出這一念時,所有不好的狀態立即被強大的能量清除。魔難瞬間灰飛煙滅。後來,同修只要一發現思想中出現怨師父的邪念,立即反覆默念那句話:只有我對不起師父,沒有師父對不起我的。馬上正念就起來,邪惡就被清除。

看是否有對師父的正信,不只是在順利時,有時會在魔難中,在挫折時,這時候就看我們能否主意識很強的排除各種壞思想、思想業和不好的觀念的干擾。而我們主意識能否強得起來,學法入心很關鍵,法能加強我們的主意識,因此越在這種時候,越要下功夫學好法,背也好,通讀也好一定要學進去。還有一定要時時向內找,修自己。關鍵時刻,才會擺放好自己的位置,保持對師父和大法的正信。

不管經歷再大的魔難,再久的魔難都得把自己當修煉人,都得堅信師父和大法。有在病業狀態中的同修說:我也沒怨師父,也相信師父,我也在求師父幫幫我,但為甚麼這麼久還從魔難中走不出來呢。這個時候建議同修靜下心來仔細想一想:

1、自己是不是真的完全相信師父,是不是思想中還隱藏著對現代科學、現代醫藥的依賴,還在思想中給自己留了一條「後路」:萬一求師父不行,還得用各種辦法「治病」?對病的觀念還有所保留。所以任何病的觀念冒出來都得及時清除,任何給你提供「後路」的人和事都是干擾你走正修煉路時的干擾和考驗,都需要看清這是魔難,需要正念否定和清除。

2、我們請師父幫助的基點是甚麼?是為解除現在的麻煩和痛苦,以便求得今後生活中的舒適和幸福?這個基點是從人的角度出發是為自己,還是為了證實大法?我有一個正常健康的狀態是為了更好的證實法救眾生,是為世人和眾生著想,不讓他們被邪惡製造的假相毀掉。這是基於修煉的角度為別人。

修煉這麼久了,是否真的有修煉的概念?是否真的想返本歸真回到天國世界真正的家園,還是僅僅滿足於有個好身體,能過上常人健康幸福的生活?目標不同,區別就太大。師父時時都可以幫助真正想修煉的人,而不能隨便幫一個常人。不同的基點效果就肯定不一樣。

不能等到魔難過去了,我們才能精進,精進沒有條件,修煉沒有條件,從眼下就開始精進,痛苦中也得把自己當修煉人。修去在這個時候冒出的各種人心:比如怨恨、爭鬥等等,別小看了這個怨恨心,不一次次抓住機會堅決清除它,堆積多了,在微觀下比山還大,比花崗岩還硬,它會讓你不怨這個就怨那個,最後遲早是要怨師父的。修去這怨恨心,不陷在具體的矛盾中,看透假相後面的實質,以慈悲對待別的生命,我們發出的正念才強,師父才能為我們善解各種冤怨。

修與不修,向不向內找,使我們時時都面臨兩條路,不向內找,不實修就是走在舊勢力安排的路上。一時走在舊勢力的路上也不可怕,上一刻走錯了,下一刻醒悟了,向內找就能走回來。第一步走錯了,第二步能走回來,第二步也走錯了,第三步還可走回來,以前沒做好,現在就做好,這次沒做好,下次做好。跌倒了,就迅速爬起來。師父一直在正確的路上等我們走回來。

不管我們在舊勢力安排的歧路上走了多遠,只要敢正視自己的錯,只要從內心想改,只要能向內找實修自己的心,就是把手伸給了師父,師父一把就能把我們從死亡之路、毀滅之路上拉回來。

一定要堅信師父,師父的慈悲和洪大的寬容超過我們的想像,保持對師父和大法的正信,是一個大法修煉人衝破各種障礙,走出各種魔難,走正走好正法修煉之路,最終走向圓滿的根本。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