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何對待「敲門行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三日】自二零一七年六月以來,常有陌生人和警察敲門騷擾,為了保護大法資源和家庭資料點,我的做法是:凡是不認識的人,一律不開門,一般敲幾下無人應答也就走了。

七月二十六日上午十點有人敲門,我從貓眼看到是三個警察,也就未開門,可能他們發覺室內有人,就拼命砸門,並惡聲惡氣的大吼:開門!開門!

我看來者不善,就趕緊把桌上的東西收拾了一下,然後厲聲問:幹甚麼的?答:我們是警察,開門!開門!查身份證。我理直氣壯的說:我沒犯法,別來騷擾。身份證沒有,要查到派出所查去。其中一警察說:我們沒說你犯法。我說:既然沒犯法,為甚麼這麼兇狠的砸門擾民?別忘了是老百姓的納稅錢養活了你們,是要你們保這一方平安的,不是讓你們為虎作倀嚇唬人的。又過了幾分鐘,見叫不開門,他們說那我們在外面等。我說那就等去吧。只見一輛警車兩個警察在單元門外守候到下午五點鐘後就撤了。

期間我發正念不許他們進來,同時也想過:如果他們要強行進入,我就告他們私闖民宅。因為大陸派出所的警察多數素質很低,執法犯法胡作非為,人品又極差,上邊叫幹啥他就幹啥,仗勢欺人,根本無理可講。特別是到大法弟子家更是窮凶極惡,亂翻、亂拿、亂拍照甚至明目張膽的搶劫,你若稍有不從,就給你扣個罪名,把你先抓了再說。所以家裏講真相的東西多就不要輕易放他進來。

七月二十九日下午三點,又有警察來敲門,我也沒開門。

七月三十一日晚九點四十分,數名警察又來敲門,問:有人嗎?我在床上發正念未理他,他們就走了。過十多分鐘聽到樓道有人做甚麼,隨後就停電了。夜裏十一點半孩子下班看到配電房的門大開著,只有我家沒電,我知道是他們故意斷電逼我出去,還好我未上當。

這一夜我未睡,心想:我不能這樣任其騷擾,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是助師世間行的大法弟子,我是主角,邪惡算甚麼東西?啥也不是!於是我雙手合十站在師父法像前,請師父加持,請護法神幫助解體邪惡。我今天要堂堂正正的維護大法的威嚴,證實大法的超常。

信仰無罪,有師在有法在誰也動不了我,誰也阻擋不了我修煉法輪大法。我想我應該主動出擊,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和所謂的考驗。

我決定主動找社區民警報案。八月一號早上六點半,在社區服務欄內查到民警某某的電話,撥通他的電話後,我說:「你是某警官嗎?我是某小區某房主某某。這幾天我遇到了煩心事,老有陌生人敲門騷擾。人家告訴我:你一個老太太在家遇陌生人敲門別開,孩子們也說晚上你一個人在家千萬別開門。我不是也害怕嗎?所以昨天晚上九點四十分又有人來敲門,我就沒敢開。接著我家的電就被掐斷了,也不知道是誰幹的這種事,這不就是黑社會慣用的伎倆嗎?你是負責我片區治安的,所以請你幫我處理這事。他說今天上午他有事,中午到我家來。我說那好,你一個人來我等你。」

中午十二點四十分有人敲門,我問:哪一位?回答是民警某某,也就是我聯繫上的那位民警。我馬上開門,請他坐在椅子上,自己在他對面坐下。

我說:不好意思,我活了七、八十歲了,這還是第一次與你們警察打交道。我看你面善笑瞇瞇的,我不害怕了,就直說了:今天早上八點半我找物業管理人員,告訴他們我家斷電了,請他們幫我修理。他們卻很為難,說是派出所讓他們斷我家水電的,要你們警察通知他們才能恢復。這我就不明白了,你們為甚麼三番五次來敲我家的門?我也沒觸犯任何法律呀?找我幹甚麼呀?我想,是因為我二零一五年七月控告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事吧。你看過我的控告書嗎?他說:沒有。我說這事早在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二日社區主任和另一工作人員已經來了解過了,她們很客氣,我也很坦然的告訴她們想要了解的一切,包括戶口本,身份證,手機電話都如實給她們看了,我還把控告書的複印件和我寄給公檢法司社區居委會的信交給她們,看後已經存檔了,此後再未來過。

如果是為此事,我也把控告書和信及江澤民違法違憲殘酷迫害法輪功,特別是下令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發黑財的資料,還有《深思明鑑》特刊,一位紅三代給習近平當局的呼籲書要求抓捕江澤民、曾慶紅等資料給你一份。了解一些事實真相。

他說:我是部隊轉業的,這兩天上面開座談會,聚餐甚麼的,我未上班,可能是其他人幹的。但我要向你道歉,阿姨,對不起,給你生活帶來不便了(他先後三次說對不起)。隨後說是要跟我核對一下有關信息:年齡,工作單位,何時退休,現退休金,文化程度,有何信仰,是否入過黨團隊等及女兒工作單位電話等,接著把事先掌握的信息念了一遍。我說:是對的。他又問有電腦嗎?我指著茶几上的電腦說:有,他說是筆記本電腦,每天看看新聞?我說:是。只見他在兩張表上畫勾叉,又問你煉功你子女知道嗎?他們甚麼態度?我說知道呀!這麼多年怎能不知道?自修煉到現在二十來年了,我沒有一次感冒,沒生過任何病,也就沒去過醫院,沒打過一針,沒吃過藥,沒有躺在床上讓他們服侍我一天,都是我無償為他們服務,洗衣做飯操持家務,實際就是一個免費的貼心保姆,給他們帶來多大的福份呀!上哪去找這樣的好事呀!我修心向善做好人,不給他們找麻煩,家裏遇到矛盾找找自己哪裏做錯了,處處為他們著想,家庭幸福,鄰里和睦。若是你甚麼態度呢?

他說,其實我們也不強迫你們煉或不煉,只是別走極端,好就在家煉吧。

我看他要把兩張表收起要準備走了,就一把抓起來看了一眼,原來是所謂甚麼「×教調查」。我告訴他:法輪功不是×教,政府和公安部公布的十四種×教沒有法輪功,直到現在國家法律也未定性法輪功為×教。邪教之說源自江澤民和《人民日報》評論員文章,那不是法律,恰恰是他們違法犯罪。(註﹕大法弟子絕對不能配合填寫把法輪功污衊為「×教」的表格。)

他說有急事必須走了,我說你趕緊通知物管送電、送水。他說:「阿姨,實在對不起了,我馬上去辦,保證兩點前一切恢復正常。」

一場考驗心性的敲門行動就這樣結束了。我的體會是:面對邪惡的瘋狂,不要怕,要理智。

師父講:「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1]。只要我們正念正行按著師父說的做就沒有過不去的坎。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