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報師恩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五日】我今年八十六歲了,修煉法輪大法十九年了,丁酉年又過了十個月了,我一直想給師父說說心裏話,今天同修代筆幫我寫出以下修煉體悟,感恩師尊對弟子的慈悲苦度。師父使我明白了人活著的意義!

一、堅修大法不動搖

我只讀過幾個月的夜校,得法後一心想把師父的法讀懂記住,克服了很多困難,現在我能獨自讀《轉法輪》及師父發表的四十多本大法寶書,並能用標準音入心學法。每當我學完一本寶書,都沐浴在無邊的幸福之中,深感大法的博大精深,自己永遠也學不夠,使我愧疚的是至今沒有把法背下來。

老伴二零零九年去世後,孩子要求我和他們同住,我對他們說:你們幹好你們的事業,我就願意一個人住,我在心裏想我有師父、有大法,修煉比甚麼都幸福,因為我知道生命存在的意義,今生只是生命長河中的一瞬間,我不過是借一塊地方修煉而已。

八年來我家有學法小組,我最快樂的事就是和同修在一起學法交流,每當我身體上出現病業假相時我就查找自身有甚麼不符合法的地方,有一次吃不下飯視力模糊,我就找到了愛管閒事的心,看不起家屬院內一些老人說長論短。有時過不去關時,我就坦誠的跟同修說出來,同修幫我找出有對女兒不看大法真相資料的抱怨心,對同修有分別心。當放下了親情後,我的身體頓時感到一股熱流通遍全身,很快就恢復了做好三件事的狀態。

今年過年初五開始我全身無力三天不能吃飯,幹家務很困難了,和我住一個樓的妹子明白真相,她說要打電話告訴我兒子,我說你千萬別告訴我的孩子們,因為他們是常人,不相信修煉人出現病狀是假相,不相信是在消業。我就抱定一念堅信師父,強制自己煉功發正念、聽師父講法,一週後恢復了正常。

二、堅持面對面講真相

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十年來我就是面對面講真相,如果沒有同修搭伴我就一個人去講,因為我不會寫字,我就遞給明白真相的人筆和紙,請他們自己寫上三退的名字。

二零一四年我面對面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構陷,被市國安警察現場銬上手銬強用車送入了派出所,在派出所我是零口供,他們看了我的老年乘車卡才知道我是八十多歲的人,就給我打開手銬。在他們強迫我戴手銬時,有個警察手指甲將我的手背劃出了血,另一個警察給我衛生紙,因為流了很多的血,我還自己把衛生紙收拾乾淨,就在他們無理迫害時,我想到師父說:「大法弟子是在證實法,是救度眾生的法徒」[1],我就沒有恨警察的人心,他們給送的飯我也不想吃,六小時後他們要送我回家,我不同意,我要自己回家,我就自己回家了。

二零一五年在講真相中,我與一同修被綁架到另一派出所,在派出所我不配合他們的任何要求,警察要送我回家,我坐下說我不走了,有個女警察要背我回家,我要另一同修和我一路回家,他們不讓,後將同修送去了洗腦班迫害,我回家,非常牽掛同修,和另外的同修長時間發正念解體洗腦班。

現在的修煉時間,是師父給延續來的,我依然要堅持面對面講真相,把真相資料親手贈送給有緣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