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強 講真相救人有智慧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五日】我是個農民,今年六十五歲。一九九九年春天市裏來了三位同修到我住的鎮上介紹法輪功,我於九八年秋已得到了大法書《轉法輪》,讀了一遍後師父就開始淨化我的身體。我一聽說街上來人教法輪功的功法,就帶著妻子參加了學習班。學功後,我和妻子的疑難病症都好了,我萬分激動,急忙勸親戚和鄰居到街上學功。

邪黨迫害法輪功後,我身為教師仍在學校裏對同事和學生講法輪功好。二零零零年夏天,我去北京維護大法,被邪黨非法關押,並開除了教學工作,我見人依然講法輪功好。因為我們周邊幾個鄉鎮學煉法輪功的人數不多,我們鎮上的幾十人剛學煉法輪功三個多月,很多人都嚇得不敢煉了。我們夫妻倆仍然堅持煉功就成了當地人認為的「傻子」和人們議論的熱門話題。

修煉大法後,我明白了當人不是目地,吃苦修煉是為了返回去。再看世人太迷了,真可憐可悲!十多年來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堅持不懈的在各種環境中講真相救人。可茫茫人海中沒得救的人依然很多很多,每當我想到此就流淚。

下面我向師父、向同修們彙報一下近期講真相救人的事例。

一、給鎮保潔員講真相

我家在街頭公路邊,為了吸引人們上門聽真相,我在院裏院外栽了許多花,四季都有鮮花開放。我每年培育出一百多棵月季花,供賞花者討花來聽真相。

今年四月間,我家門前的公路上車輛飛駛,一位鎮保潔員站在我家門前賞花,我向他講法輪功的真相,可他不願聽還誇共產黨的政策好,我就急轉話題說,老哥,咱倆都是闖過六零年大飢荒的大命人啊!一提六零年,老人的臉色頓時變了。我繼續說:「共產黨搞大躍進、人民公社,鼓吹畝產水稻三萬多斤,挨戶砸鍋吃大鍋飯,餓死了多少人呀!」老人突然哭了,說:「那天晚上,幹部帶著幾個人到我家砸鍋,真跟土匪一樣啊!要不砸鍋能煮點野菜湯喝,俺爹、俺娘、俺弟也不會全餓死呀!」

我再講法輪功受迫害時,老人認真聽著,當我講到三退保平安時,老人立即退出了邪黨的共青團。

二、送殘疾人回家

去年秋天的一個中午,一位跛腿的中年男子在我家門前公路邊的石凳上坐著休息。我問他離家還有多遠,他說還有十里路。他說兒子媳婦在外地打工不給他寄錢,所以沒錢坐車。我說:「請進屋坐,吃了午飯我開電瓶車送你回家。」他好像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驚疑的望著我說:「世上還有這麼好的人?!」我笑著說:「俺是煉法輪功的,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我說這幾年集市逢會車不通,我在門前見到老頭、老婆及殘疾人就開著三輪電瓶車送他們回家,不要一分錢,已經送過十多人了。你今天在我門前坐,咱有大緣份,來進屋坐。

中年人吃著飯聽我講著法輪功真相,又看了「藏字石」碟片,高興地退出邪黨團組織。

我推出三輪電瓶車,中年人卻爬不進車廂,我就抱著他的腿往上推,他上車後感動極了。一路上他手捧生命護身符,大聲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來我聽他親戚說他還向親戚講法輪功好。

三、當司機問路時

我家院裏院外栽了七十多棵不同顏色的月季花,去年五月間月季花開的特別多,非常鮮豔。很多年輕人停車站在花叢中拍照片。我妻子忙著對人講真相,贈送明慧期刊《天賜洪福》。有一棵晚開的月季花的花蕾上開出了二十多朵優曇婆羅花,我和妻子悟到門前開聖花是師父對弟子的關心和鼓勵,心情特別激動。

在家時,我一有空閒就到門前的公路上站站,尋找路上的有緣人講真相。當司機停下車問路時,我會給他指明行駛路線後,立即告訴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災難來時神佑平安!多數人都笑著點點頭,也有的說謝謝。

去年秋天的一個中午, 我在路邊上站著。一輛漂亮的轎車停下來,司機問路。司機是位中年男子,幹部派頭。我問:「前邊修橋,你從哪裏來?」他說:「從市裏來。」我告訴他:「你去西邊鄉鎮必須調頭從東邊往北繞」。待他將車身轉過來時,我又上前告訴他詳細的路線。當他要行車時,我忙對他說:「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災難來時神佑平安!」他立即停住車,臉上露兇相,惡狠狠的問:「你是煉法輪功的?」我突然感覺到他是市六一零或政法委的幹部,就笑著大聲說:「快走吧!」他真的一溜煙的跑了。我心裏說:師父,感激您又一次保護了弟子。

四、暑天開著三輪電瓶車去講真相

多年來我趁農閒時經常騎自行車穿越村莊找人講真相,周邊幾個鎮的鄉村路被我記得熟熟的。從前年夏天開始,我在暑天外出講真相時, 改騎三輪電瓶車去尋乘涼的人。有錢人坐在空調室裏避暑或者在屋裏吹風扇,只有一些老人坐在樹陰下或躲在橋洞裏乘涼。我開著三輪電動車外出講真相,好在可以順路捎帶人,坐車的人不但自己能明白真相得救,他還會對家人和親戚們講。

半月前的一個下午,我開著三輪電瓶車往西南行,過高架橋的橋洞時,見一對老夫婦在裏邊坐著。我停車熱情的問:「你倆可坐車?」男的站起來說:「我帶著老伴去市裏看病,買了一大提包藥,錢不夠用的了,車票只能買到你這鎮上,俺倆還有十多里路要走呢。」我高興的說:「我送你們回家,來上車吧!」他倆上車後,女的說:「到家俺借錢給你車費。」我說:「俺不但不要車費還要教你一個健身秘訣呢!」他倆樂極了。女的說:「老弟你快說呀!」我車開的很慢,向他倆講清法輪功的真相後,問他倆入過邪黨組織沒有。他倆說沒文化、沒入過。我就遞過去一個護身符,叫他倆看著字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開著車教著,他們倆在車廂裏高興的大聲念著。我把他倆教會後認真的對他們說:「你們每天真誠的念五、六十遍,大法會保祐你們身體健康的!你們教孫子、孫女念,他們的學習成績就會提高!」男的說:「老弟,我以後會去你家學煉法輪功的!」我把家庭住址又詳細的告訴了他們一遍。

每次外出講真相電瓶車開得慢,我眼睛不時的看著路兩邊有沒有乘涼的人。前天下午我遇到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一個老頭兒頂著烈日在公路邊上站著,我以為他要過馬路呢。當我的電瓶車將要從他面前駛過時,他朝我一笑。我見他朝我笑,就急忙剎車,下車熱情的問:「老哥,你認識我?」他說:「好像在哪兒見過。」我快速的跟他講起真相來,他聽得特別高興,立即退出了邪黨的少先隊。我給他一個護身符,他說:「我剛才在家裏坐立不安,就想來路上看看,沒想到在這兒等到了護身符,俺這一身汗沒白流,謝謝。」我心裏明白有緣人都在盼著得救呢。

有時一個下午能跟三、四十人講真相,有的下午我開車跑了二十多里路才能遇到三、四人。不管遇到人多少,我都盡力去講,因為救人是最神聖的事。

五、給「敲門」人講真相

我向兩高遞交訴狀控告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他們來我家騷擾了七次,第四次派來兩車警察要強行帶人走時,師父點化我去南地摘蠶豆,避過了此難。每次不同的人來我家騷擾,我都把他們當成來聽真相的有緣人,耐心的給他們講真相,他們都有受益。

今年五月間,警察第七次來我家騷擾,這次是派出所的一個民警帶著一名穿警服的女幹部。他倆進屋看到滿屋都是我用詩歌寫的修煉體會,看著笑著。

我對他倆說:「我們煉法輪功的按真、善、忍修煉心性,做善事不好嗎?這幾年集市逢會車不通,我見老頭、老婆、盲人、瘸子遇到困難時,就開著電瓶車十里、八里送他們回家,沒收一分錢,共產黨的幹部誰做這樣的事了?他們只會貪污,現在的人不講良心、不講道德不都是跟幹部學的嗎?上樑不正下樑歪!」

派出所的民警見女幹部接不上腔,忙對我說:「你的毛筆字寫的真漂亮。」女幹部緊接著說:「他家的花開的真鮮豔!」他們兩個到門前賞賞花就走了。

今後,我要時刻想著救人的重任,在修煉的路上再去好勝心、顯示心、時刻保持著對師父對大法百倍的感恩心情,精進、再精進!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